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逃避

  林小年从家乡重返省城,因为在家里混得不如意。同样的理由,他四年前离开省城回到家乡。遭遇困难和挫折,总以为换一个环境便是新的开始,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好起来,不只是林小年,许多人都有过类似的一厢情愿。事实上,逃避并不会让情况变得好起来,因为困境还是那个困境,人还是那个人。

  四年前,因为一时冲动,林小年动手教训了好色的辅导员,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他不以为然,省城不好混就混县城,于是揣着一张羞耻的结业证回到家乡,幻想着重新开始。

  眼见儿子白白耗费了四年时间两手空空的归来,望子成龙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父母被林小年气得半死。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摊上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还能怎么办,总不能一刀两断划清界限吧。老实巴交的老两口多希望能帮儿子一把啊,但是农民家庭,三餐温饱的条件,除了为儿子提供一个安身的窝,还能指望他们怎么样呢?

  林小年万万没有想象到回乡后的日子那样难。

  第一难在定位。走出象牙塔,刚刚褪去大学生的光环,他还有一股子天子骄子的傲气。像村里的同龄小伙子们那样接地气地生活,他放不下面子。他不能像张清长那样弄辆三轮车,走街串巷,在县城里做水果买卖,早出晚归,成天跟城管斗智斗勇,玩躲猫猫的游戏;他也不能像李世杰那样,拜个修汽车的师傅学手艺,挨骂受气装孙子,一年到头穿不了几身没有油污的衣裳。张清长说存点钱,以后在县城里租个铺面生活自然好了;李世杰说学好手艺,出师以后自己单干还有谁瞧不起?追求简单而明确,既然念不好书,那就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像张清长和李世杰这样的农家小伙,迈出中学校门那天起便有了准确的定位。但是林小年不一样,跟他们比起来,他多读了四年大学,正因为这四年大学经历,让他有种鹤立鸡群的错觉,觉得自己的人生注定要另有一番作为。折翅的老鹰仍然还是老鹰,这便是回乡之初他对自己的定位。因为这样定位,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像小鸡一样庸庸碌碌啄食,但是折翅后应该怎样猎食,这个问题让他迷惘。他开始写网文,梦想着自己一朝爆红,以一个逆袭者的姿态重新站在洛君梦的面前。然而,世事艰辛,付出必定会有回报,但未必是你急需要的那种——他连写了三个长篇小说,全都扑街了。

  第二难在流言蜚语。针对林小年的流言蜚语打他返乡起便不绝于耳。不过那时候受伤最大的却是他的父母,脸面无光,愧对祖先。林小年满脑子都是网文,有个因此爆红的执念,对村里人的指指戳戳既没有时间理会,也不屑理会,等着啪啪把小觑他的那些人的嘴脸打疼。但是三篇网文都扑了街,唯一可以自欺欺人的遮羞布也被无情揭开,“没个卵用”的非议坐实,林小年自信心崩溃,一蹶不振。在他折腾网文的时间里,张清长在县城里开了小超市,做了个体小老板,李世杰更能干,有了自己的修车铺,当了别人的师傅。

  几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上一次理发还是猴年马月,林小年大有破罐子破摔的倾向。家人为他揪心,亲戚也为他操心。在林小年返乡的第四个春节里,姨妈跟母亲一合计,决定给他说一个对象。同样的年纪,人家张清长去年结了婚,李世杰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

  林小年的第一个相亲对象叫李婷婷,是李世杰的亲妹妹,刚满二十岁,在镇上幼儿园当孩子王。姑娘身材苗条、模样俊俏、活泼爱笑,总之是人见人爱。林小年知道李婷婷,小时候还带着一起玩,但是已经有好些年没见过面了。林小年并不反感相亲,毕竟对方被夸得天上有地上无,而且自知已经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立业不行那就先安个家。他跟李婷婷被安排在媒婆家见了一面。两个人聊得挺好,内容无非是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共同记忆。也许是太久没有跟年轻漂亮异性聊过天,林小年居然在李婷婷身上找到了恋爱的感觉。但是那一次以后他们不再见面,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媒婆给他母亲回复的理由是,姑娘对男生没有感觉。后来他无意间听姨妈说起,李家压根儿看不上他,只是抹不开同村这个面子才答应让女儿出面应付一下,压根儿没有诚心。

  第一次的经历让林小年很失望,但是这种情绪并没有维持太久,然后第二次、第三次……接踵而至,失望渐渐变成了无望。林小年对之后的相亲对象都没有留下深刻印象,长相都普普通通,她们关心的东西还惊人的一致——“你在哪里上班”,“工资多少”,“有没有想过在县城里买房”,千篇一律的皮囊,加上同样势利的灵魂,确实看不出个性来,也就留不下什么特殊印象。

  几次三番,林小年对相亲这件事麻木了。说起相亲,就连他父母的目光也变得空洞。这时候,他们看他的眼神也有些异样,好像是淘宝贝的时候打眼买了赝品全砸在手上了。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这回林小年彻底绝望了。

  姨妈又找人给他说了一个媒,声称这次还不成那外甥的事她也管不了了。姨妈介绍的女孩子叫曾美丽。她家是养猪大户,家境殷实。她的长相,怎么描述呢,跟猪的亲缘关系比跟人近,看过她本人再用“美丽”形容长得漂亮的女人感觉是讽刺。林小年由此落下了阴影,每次噩梦曾美丽都是产生惊悚效果的必要元素。林小年自以为英俊潇洒,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就贱到这种程度了,自尊心遭到碾压。还有更可怕的事,在他明确表明态度——跟曾美丽下辈子都没可能的时候,父母居然偷偷告诉媒婆男方没有意见。

  林小年绝望了,不敢再待在家里,担心有一天,他被当做种猪送到养猪大户曾美丽家直接配种。他不愿意自己的人生葬送在曾美丽手里,必须反抗,挪窝到省城是他可以想到的唯一手段。

第5章 逃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