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笼中鸟

  就在林小年去了包装厂的当晚,余大成的女朋友洛君梦突然回来了,比计划提早了两天。余大成暗自庆幸:好险,好险!

  洛君梦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瘫在沙发里,一动也懒得动。余大成笑容满面,讨好似的帮洛君梦按按捏捏,一开始挺老实,慢慢变得不安分起来,双手试探着往敏感区域摸索。洛君梦疲惫不堪,一点兴致也没有。

  “手拿开。”

  “别这么残忍嘛,都一个星期了。”余大成装起可怜样,想要博取同情。

  “手拿开!”洛君梦态度很坚决。

  余大成无比失望,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挪开,移到洛君梦的太阳穴位置,学着同事廖菲的样子帮洛君梦轻轻揉着。洛君梦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女神,五官玲珑精致、肌肤吹弹可破、体态婷婷婀娜、打扮清新时尚,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都足以令人怦然心动。余大成偷偷瞄着洛君梦的胸口,伴随着呼吸均匀的起伏,被撩得口干舌燥。

  “怎么提前回来了呢?”余大成闭上眼睛,再不转移注意力一定会燥得流出两管鼻血。

  “别提了,说起来就冒火。”但她还是忍不住说了起来,“跟我们一起的不是有个作家吗,简直是个累赘,飞机一落地就状况不断,先是高原反应,好不容易高原反应消失了,他又开始闹肚子,还反反复复发烧,吃药都不管用。”

  “应该是水土不服。”

  “领导不放心,只好安排我陪着大作家提前返回。哎,我真苦命,从头至尾就像个私人看护,好好的一场旅行就被这个病秧子给毁掉了。”

  “作家是男的还是女的?”

  “简乙凡,挺有名。”

  “奇奇怪怪的名字,究竟是男还是女呀?”

  “男的。”

  “老头?”

  “也不算吧,四十来岁。”

  “那他……”

  “有完没完,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不行吗?”

  洛君梦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余大成还守在身边。

  “墙上的镶着我们照片的挂件哪去了?”从进门那一刻起洛君梦就觉得屋里跟离开前有些不一样,却又说不清哪里不一样了,这阵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墙上少了装饰的挂件。

  “我看挂太久都蒙了一层灰,就把它们取下来,打算擦干净再挂上去。”

  “真的?”洛君梦水汪汪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彩,用食指尖对着余大成,一脸狐疑地说,“为什么不挂回去?是不是撒谎?趁我不在扮单身骗靓妹回家过夜了,有没有?”

  余大成捧着洛君梦的手,委屈地说:“借我一个胆儿也不敢呀!今天刚从墙上把相架取下来,放在房间里还没来得及擦呢。你不在这几天,我还真带了一个人回来——不过放心,不是女人,是个男人。”

  “百分之百的男人?”

  余大成愣了愣。洛君梦扑哧笑了。余大成这才恍然大悟。

  “我的口味没那么重。”余大成一本正经地说,“那个人你也认识。”

  “谁呀?”

  “林小年,还记得他吗?”

  余大成害怕林小年见到洛君梦,但是他并不担心洛君梦知道林小年,他甚至希望见到洛君梦听到林小年的名字后无动于衷的表情。果然,洛君梦愣了三秒才想起林小年是曾经的大学同学,她对林小年有一些破破碎碎的印象,但是并不深刻,毕竟那时候喜欢和追求她的人排着长队,她并不特别在意其中任何一个。

  “你跟林小年关系很好吗?可是这些年好像都没听到你提起过他。”

  “我跟他算不上要好,尤其是毕业后他回了县城,彼此间更没了交集。他突然来省城,我也很意外。他找不到工作,后来还被逼婚,在家乡实在混不下去了。可是在省城他没有地方可去,除了我,他不知道还可以联系谁,所以我收留了他两天。”

  “没想到我们同学里还有混成这样的。”洛君梦不由得皱起眉头,“那他现在呢?”

  “去了城西,在工业园找了个工作。”

  听说自己的同学好赖在省城有了落脚处,洛君梦也就释然了,并不想关心其他。余大年看到洛君梦是这种态度,更加安心了。

  小别胜新婚,余大成和洛君梦在床上一番折腾,余兴之下,余大成紧紧搂着洛君梦的娇躯,一句卡在喉咙里一年多的话脱口而出。

  “我们结婚吧。”

  跟林小年一样,余大成早在大学里就偷偷喜欢洛君梦,只是他一直把这份单相思隐藏在心底,直到毕业以后,他才开始大张旗鼓地展开追求。洛君梦不是省城人,大学里学业表现平平无奇,所以毕业之初她只是在省城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找了份文员的工作。余大成拍着胸口向洛君梦保证,一定帮她在省城找一个铁饭碗。他自己不行,但他父母行。他的父母都是机关干部,虽不是什么要职,但在省城多少有点人脉。老两口在儿子软磨硬泡下终归还是出手把洛君梦送进了市文联工作。帮洛君梦落实了工作以后,余大成和洛君梦已经进了一大步,为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余大成把心一横,在洛君梦工作单位附近的楼盘买了现在这套房子,首付的钱找父母要了一部分,又找姐姐借了一笔。余大成以租客的名义把洛君梦请进自己的房子,然后顺理成章地把她发展成了女朋友。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一切都发展得顺风顺水,这个过程耗费整整四年时间。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为了洛君梦付出太多太多,但是像现在这样软玉在怀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相应的回报。此刻,他觉得两人应该再往前走一步,不仅要得到她的爱、她的人,还要给她套上婚姻的枷锁,那她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余大成的话让洛君梦有些意外。

  “你这算是求婚吗?一点诚意都没有。”洛君梦想要搪塞过去。

  “我明天就卖钻戒和玫瑰,再弄一个浪漫的仪式。”

  “我还不能答应你,再多给彼此一点时间,好不好?”

  洛君梦还不想结婚,说不清原因,就是本能的抗拒。她感激余大成,他帮自己找到文联的工作,给自己一个栖身之所,让她在省城可以过自尊、富足的生活。他心里有余大成,所以她愿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第二次、很多次给予他。她跟他过着夫妻般的同居生活,但是却不愿意成为他的老婆,至少现在还不愿意。她就像一只没有被驯化的笼中鸟,心里还有一片自由的蓝天。

第10章 笼中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