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大发现

  一晃眼在志宏包装厂呆了十来天,林小年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可做,田厂长把他当做老板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或者觊觎他厂长职位的篡夺者对待,时时刻刻对他保持警惕,从不教他任何有用的专业知识,仅仅把一些琐碎的日常事务安排给他,比如收拾收拾办公室、在办公室和车间里往来传个话、谁要请假帮忙写个请假条,等等。

  林小年不傻,一眼看穿了田厂长的小心思。他默不作声,既不跟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为伍,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在他看来,格局是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及其重要的品质,而田厂长一点格局没有。他就像一只猫,跟田厂长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冷眼冷静地审视着他的工作和行为。

  很快,心明眼亮的林小年在田厂长身上发现一些问题。开小灶,偷偷摸摸躲到自己办公室吃,厂里人都心知肚明,小事一桩,不值一提。损公肥私,通过记阴阳账,联手客户一起来坑公司,这件事兴许是个新鲜的重大发现。

  林小年发现田厂长有问题,那是一次偶然。

  那天晚上,林小年像前几日一样,跟着杨德顺去上夜班。由于囊中羞涩的原因,他发现与其到夜市漫无目的地逛,不如在车间里看看印刷品和纸箱是怎么加工出来的,这样更容易打发时间。工人们进入车间往往不会第一时间进入工作状态,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抽抽烟、吹吹牛、聊聊八卦那是工作前的预热。

  杨德顺把林小年拉进自己的圈子,跟几个喜欢抽烟的臭男人蜷缩在纸皮上。尽管头顶上就是严禁烟火的警示牌,底下几个烟民还是大模大样的抽。除了林小年和杨德顺,今天的圈子里还有金狗、徐彪和一个外厂的货车司机。杨德顺递烟的时候称呼老司机为肖师傅,看得出他们之间很熟悉。肖师傅是裕群食品厂的人,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拉一批加工的包装纸箱回食品厂。他跟车间里几个烟民都很熟,每次过来都要磨叽半天,烟抽好了,牛皮吹爆了,这才催着装货走人。

  “毬,你们厂生意做得不错啊,包装箱一次比一次印得多,这回直接两万个。”杨德顺开玩笑说,“等这个厂混不走了,拉兄弟一把,在你们厂混口饭吃。”

  “好说,好说。”肖师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烟熏牙,神情颇为得意,仿佛自己真能帮这个忙似的,完全把自己只是个开车师傅的身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吹了一阵牛,不知不觉间金狗已经把话题扯到女人身上。

  “彪哥,你有没有觉得珍珍的屁股变大了不少?”金狗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撮女工,情绪有些低落,“以我的经验推断——八成有了男朋友,被祸害了。”

  “就你,二十几年就交了左手和右手两个女朋友的人,好意思谈经验?只要你不去祸害人家,珍珍就好好的!”徐彪一巴掌拍在金狗脑袋上,这群人都喜欢拍狗头。

  “顺哥,今年嫂子怎么还没来?你儿子应该早放暑假了吧?”金狗就是一个欠扁的家伙,不惹那茬就来惹这茬。

  杨德顺扬起手就要再打一次狗头,却被金狗闪躲开了。

  “毬,闭上你的乌鸦嘴。”杨德顺庆幸地说,“眼看七月都要过完了,婆娘还没提说要来省城,估计今年没打算来!多亏年初一烧了高香。”

  除了家里的老婆,杨德顺在这边还有个同居的女人,叫汤虹,看模样要比杨德顺小上十岁,林小年见过好几次,样貌普通,身材很好。汤虹也是园区的外来民工,在一家电器厂上班,跟杨德顺搭伙过日子已经三年,据说她在老家也有自己的家庭。杨德顺吹嘘自己有一手泡妞的本事,无非是搭上汤虹这条船,除此以外,也拿不出其他具有说服力的例证。

  那天晚上跟几个烟民在一起的时光,除了吃够了二手烟、蹉跎了一小时生命,林小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收获。第二天,另外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头一晚的闲扯成为揭开田厂长真面目的重要线索。

  事情要从陈宏建来厂里说起。这是林小年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老板。陈宏建四十岁上下,身高跟林小年差不多,更魁梧一些,五官很立体,器宇轩昂,跟林小年想象中的油腻商人形象大相径庭。林小年听余大成提起过他姐和姐夫的关系很紧张。今天亲眼见了陈总,终于明白余素琴为什么栓不牢这个男人。风流倜傥,事业有成,野心勃勃,这样一个还算年轻的优质男人被一个女人独有,算不算暴殄天物呢?

  陈宏建来到田厂长的办公室,并没有正眼瞧林小年一眼。

  “裕群食品厂的纸箱都运走了吗?”陈宏建一进来就问这件事。

  “这一批订单是五千个,昨晚上肖师傅全运走了。”田厂长回答。

  五千?林小年心里咯噔一下。明明是两万个,田厂长糊涂了,还是睁着眼说瞎话?

  “你把账记好,数量不要录错,知道吗?”看样子陈总很在意这个客户。

  “放心,保证不会错。”田厂长笑脸迎合着,然后转脸责备起林小年,“小林,你怎么回事呢——陈总来了老半天了,你也不知道倒杯水!”

  不过是进门后几句话的功夫,生生被田厂长说成老半天,林小年真想赏这个马屁精一脸唾沫星子。

  陈宏建摆摆手,让林小年不用去倒水。他这才留心眼前眉目清秀的高个儿年轻人,居然还是个生面孔。

  “什么时候招的人?”他问田厂长。

  “前几天余总送过来的,让我带着。”

  一听是余素琴安排过来的人,陈宏建的眉间立刻多了三条竖纹。

  “陈总你好,我是林小年,跟余总只是见过两次,不熟。我跟她弟弟余大成是大学同学,余总卖弟弟的面子才我把我介绍到厂里来。”

  林小年本想澄清一下跟余素琴那层算不上关系的关系,解除他对自己的芥蒂,不过看陈总的表情,这样的解释似乎太过苍白无力。

  “小林,请你回避一下,我有点事需要跟田厂长单独谈谈。”

  陈宏建的话客客气气,但是林小年却觉得异常刺耳。当你不被欢迎的时候,被请出去和被赶出去其实没有本质区别,最大的不同是前者达到目的的同时还保持了风度,让你输得更彻底。

  把两万的货做成了五千的单,无论是失误还是有意为之,田厂长难辞其咎。出于正义感,作为包装厂的一份子,林小年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件事反映给陈总,也许还能挽回厂里的损失。但是,在他被请出办公室的那一刻,他放弃了。

第11章 大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