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离婚

  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离婚这件事被陈宏建搬上台面。

  在余素琴生活中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陈宏建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突然回家了。当日思夜想的人真真切切出现在她眼前时,余素琴才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兴奋,更多的是眼下的不知所措和对将来的惴惴不安。她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昨夜又喝多了些,她很庆幸自己还能走出一条曲线准确摸到门把手。陈宏建笔直地站在门口,跟往常一样玉树临风,相较之下,余素琴有些凌乱、有些不堪。一个连家门钥匙都没有的男人,估计早已经没有回家的打算。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六神无主,举止失常,但是对面的陈宏建却那么镇定自若,俨然高高在上的胜者。可不是,他是围城内外的胜利者——没有她,他照样活得人五人六;没了他,她却活得一塌糊涂。两人目光相接的刹那,余素琴有股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我们谈谈吧!”陈宏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余素琴埋下头,侧转身子让到一旁,让陈宏建进屋。

  “你等下,我进去换一身衣服。”

  屋子里乱七八糟,尘埃在朝阳的光束中乱舞。空气中,除了熟悉的玫瑰味儿,还混杂着一股酒精味儿。余素琴最近过着什么样的日子,陈宏建一目了然。他把客厅沙发上的乱丢的衣物拨到地上,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云淡风轻地环顾四下,看不出内心的波澜,只是耐心地静静地等着余素琴出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余素琴才重新出现在陈宏建的视野里。她把睡衣换成一身得体的连衣裙,乱蓬蓬的头发梳理得规规矩矩,还精心化了个淡妆,虽然那深深的眼袋没有办法遮掩,但整体上乍一看比起先前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等得不耐烦了吧?”余素琴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来,自嘲说,“现在的我,不多花点时间来收拾自己还真不敢见人了。”

  “我无所谓。”

  不知道陈宏建是无所谓多等一阵,还是无所谓余素琴用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他话语中的冷淡态度显而易见,着实让余素琴心里难受。

  “那个姓林的年轻人是你故意安排到厂里来的吗?”

  不料陈宏建会把话题扯到林小年身上,余素琴愣住了。

  “难道不是吗?”陈宏建洋溢着将余素琴把戏看穿的优越感。

  “是,我特意把他安排到厂里,因为我弟要我帮他同学这个忙。这个林小年刚到省城,无亲无故,没有门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所以……”

  “够了,我不想听你乱七八糟的解释。”陈宏建打断余素琴,“我当我是傻子吗?你无非是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厂里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陈宏建那自以为是、颐指气使的模样让余素琴特别生气,怒气难遏,大声说:“监视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陈宏建努努嘴,摇摇头说,“不过,到这时候,你做什么,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徒劳无益的花招——我们已经完了。”

  余素琴一惊,尽管两个人早就开始冷战,但是直到今天陈宏建才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他介意林小年的存在,也许只是他拿来摊牌的借口。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余素琴特别后悔答应弟弟把林小年送进志宏包装厂。

  “什么叫完了?”余素琴鼓起勇气,死死瞪着陈宏建,泪花在眼眶中打着旋。她多么希望陈宏建念及几年夫妻情分,不那么铁石心肠,虽然明知道那只是奢望,陈宏建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

  “我们离婚吧,这么耗着没意思。”陈宏建平静地解释什么叫完了。

  “不离,”余素琴愤然而起,冲陈宏建嚷道,“我觉着这么耗着挺有意思!”

  生意场上摸爬滚打惯了的陈宏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余素琴这点架势吓不倒他。他拈着地板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平淡从容地对余素琴说:“这就是你说的挺有意思?不瞒你说,这么耗着对我没有多大损失,我可以照常过我现在的日子——上班谈谈生意,下班聊聊女人,生活一样有滋有味。我不会一个人伤心喝闷酒,也不会把自己生活的环境弄得一塌糊涂。”

  “无耻!”余素琴咬牙切齿。

  陈宏建无耻地含笑点了点头。

  余素琴的心凉透了,陷入沉默,就那么僵住。陈宏建也不说话,为了下半辈子,他愿意这么耗着,哪怕是需要一整天的时间。用一天换半辈子,他算过,大赚。

  两个人都不说话,一直僵持到下午,总归还是余素琴绷不住了。

  余素琴低声问:“你说吧,怎么离?”

  “我们拟一个离婚协议。”陈宏建问,“你先说说你的条件?”

  余素琴想了想,说:“我要这房子……我还要包装厂。”

  这套房子和包装厂原本是两人共同拥有,根据余素琴对陈宏建唯利是图性格的了解,他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些权益。她提出这样过分的条件,无非是想要为难陈宏建,让他知道这个婚没那么好离。说到底,她还是不愿意离婚,房子和厂子或许是她最后一张王牌。

  这个条件似乎真的戳中了陈宏建的要害。他在客厅里踱着步,仿佛很难下定决心。看到这样的场面,余素琴看到了一线希望。

  “除此以外呢?”陈宏建的眉心生出两道竖纹。

  “我就要这两样。”余素琴补充说,“我要这两样的全部,百分之百。”

  “行吧,我答应你。我们把离婚协议拟好签字,然后尽快找个时间把房子和工厂的所有权都转到你的名下……我都不要了。”

  惊讶之余,看到陈宏建无比坚定的离婚决心,余素琴无可奈何。

  几天以后,余素琴和陈宏建正式办理离婚手续,斩断八年情缘。各分东西前,余素琴问了陈宏建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非得分手?既然已经离了,给我一句真心话吧!”

  “因为我们之间缺一个孩子。”陈宏建顿了顿说,“我还有三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第15章 离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