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人鬼

  第二日。

  梅筱央继续在唐家宅院里面闲逛,一路上不停地搜集关于闹鬼的各种信息。

  根据那些唐家的闲杂人叙述,确实只有一只鬼,并且只在每夜凌晨的时候出现,趴在窗户上,发出骇人的嘶吼。

  每每人们去抓它,或者提前布置好陷阱,它总能凭空消失,这已经成了唐家人的心魔了。

  梅筱央一路沉思,单看这只鬼的行为,很明显不是打算害人,更像是在吓唬唐家的人,像是一种幼稚的报复。

  像是人为扮演的,可是能够凭空消失这一点,或许,唐家还隐藏着什么厉害人物呢。

  “咦!钟叔。你要去哪儿忙呀?”

  梅筱央刚抬眼,就看见钟叔手上捧着一小块包好的红布疾行着。“是梅法师啊。老太爷让我重新把这块玉拿去供供菩萨。”

  钟叔微微扬了扬手中的红布,看样子,里面包着的就是一块玉。“供菩萨?真巧,我也想去拜拜菩萨,我们一起吧。”

  “啊……这,好吧。”

  梅筱央当然不是想去拜菩萨,她只是想借机询问询问钟叔关于梅家内部的事情。

  梅筱央跟着钟叔进入了唐家的佛堂,佛堂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一座玉观音被放在佛龛里供在半丈高的雕花木桌上。

  钟叔把红布放在观音面前,然后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嘴里开开合合,念叨半天。

  “钟叔,上个月开始闹鬼时,唐家可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梅筱央也磕了几个头,这才回头问。

  “事情……未曾啊。唐家这么多年一直隐居云山,连出山捕灵都少的很了……”

  梅筱央左右瞥了眼,又看着钟叔,微笑道,“钟叔,此事事关重大,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扮鬼吓人,你知道的不管是多小的事情也请详细告诉我。”

  钟叔被梅筱央的话震惊了,半响才支支吾吾道,“这……不可能啊。”

  梅筱央目光锐利如箭,她挑眉,“哦?为什么这么说?”“这……我也只是胡说八道罢了。不过,上个月,确实发生了一件事情。上个月唐家的三小姐,唐可从外地回来了。”

  “唐可?是唐家三太太的女儿吗?”

  “这倒不是,唐可是二太太的亲生女儿,但二太太生完孩子就猝了,于是三太太收养了唐可,因为大夫人生了一男一女,于是唐可排行第三。”

  “竟是这般……”梅筱央沉虑。忽然,她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少年,他曾告诉她,他是三太太过继来的孩子。而他也提到了他有一个姐姐,莫非他的姐姐就是唐可?

  “那三太太还有其他孩子吗?”

  “唉,有倒是还有一个,是三太太从外面捡回来的,一个男孩,但品性不好,手脚不干净,被关在西院做劳苦了。”

  “原来如此。我听说,唐家的人是不能够随意出入云山的,唐可是为什么回来了呢?”

  钟叔明显有些尴尬了,抓了抓耳边的头发,为难道,“这个恐怕您只能去问问老太爷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没办法乱嚼舌根啊。”“哦,好的。谢谢钟叔。”

  梅筱央转身往后走,很明显,还有一些事情被唐家的人故意隐瞒了。

  她必须要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起点,就从唐可开始。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梅筱央掏出手机,是雨花,“怎么了?”“二小姐,我们请来的医疗队已经到山下了,我们正要把大小姐送去医院,您要不要来?”

  “姐姐还是昏迷不醒吗?”“是的。”

  “好好照顾姐姐,如果看到秦晴就让她给我打电话。”

  “嗯,好的。”

  “嗯嗯,拜拜。”雨花挂了电话,小桐站在一旁,眸光明灭不定,低声询问,“她要来吗?”“放心,她不来。”

  梅筱央边走边揉眉心,总感觉心里悬着什么东西,她路过西苑,突然听见一阵辱骂声。

  “你以为你谁呀,窑子里出来的杂种!不好好干活,一天到晚尽想往外跑,我今天就要打断你的腿!”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板子弹肉的声音。

  梅筱央往里面扫了一眼,挨打的人正是那天她在祠堂里看见的少年。那少年在深冬季节只穿着一件薄外套,一条脏兮兮的棉裤,头上黝黑的头发冷硬如荆棘。

  他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但背脊笔直。梅筱央面无表情地走进去,打人的男仆一看到梅筱央立即停下了动作。

  男仆或许还没有认出她,梅筱央直接扫他一眼,冷漠道,“梅家的。”男仆悻悻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在梅筱央的眼神意会下慢慢走开。

  那少年听见梅筱央说话后猛的抬起头,原本戾气十足的眸子里涌出一层光芒。

  扑通一声,那少年直直向她跪下,一双生满冻疮的手紧紧抠着地上的泥土。

  梅筱央挑眉,双臂抱起,饶有兴趣地俯视他,这个少年在被打时都没有跪,现在却来跪她,看来,有什么好事要浮出水面了。

  梅筱央赶紧起身把他扶起来,柔声道,“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好好说。”

  唐千玉差点泪如雨下,他握紧梅筱央的手腕,深切哀痛道,“法师!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唐千玉还是没有憋住眼泪,一边哭一边抹,眉宇间是波涛汹涌和悲愤交加。

  梅筱央抽出纸巾递给他,蹙眉,问到,“到底怎么了?你说清楚。”

  原来,唐千玉和唐可从小一起长大,堪称青梅竹马,可是唐可并不喜欢一直待在云山,便在两年前偷偷出山了。此事被唐家人知道了,唐千玉被连累,在唐家的处境愈来愈不好。直到上个月,唐可身负重伤被唐家人抬了回来,唐家人见唐可已经快要死了,便打算以她的身体为试验品,把炼制的灵类毒药灌注到她的身体里。唐千玉知道了就跑去唐家正院闹了个翻天,让他们把唐可交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唐家人直接把他关入西院,打了个落花流水。

  如今唐可被关在唐家的地下密室里,生命岌岌可危。没有一个唐家人愿意救她,唐千玉只好拜托梅筱央这个外人了。梅筱央听完后忍不住咂舌,真是一出姐弟情深啊。

  “你知道的,这是你们唐家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没有办法插手。”梅筱央冷淡地看着他,忽而又道,“除非,你承认,你就是那个在唐家装神弄鬼的人。”

  此话一完,唐千玉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眉毛鼻子整个五管开始微不可察地战栗起来。半响,他垂眸,侧身,“好。”梅筱央抿着嘴角点点头,

  “很好。明天一早,就跟我去见唐老太爷吧。只要你老实地交待一切,我一定会救你的姐姐。”其实,在梅筱央第一次在祠堂看见他时,她就隐隐感觉这个少年不简单。

  第一,谁会明知凌晨是鬼怪出没的时候跑去祠堂呢?原因也很简单,他是故意的,他知道梅筱央会去祠堂查关于梅莘言的线索,所以故意在那里等着她。那个时候,他恐怕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梅筱央可靠不可靠。

  第二,时间对的上,唐家是上个月才闹得鬼,而刚好上个月唐可回来了,要说两者没有关系,那显然说不过去。

  第三,唐千玉会傀儡术。当唐千玉跪在地上手指紧紧抠着泥土时,梅筱央留意了一下,他的双手指骨都有被常年用细丝勒住的痕迹。那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傀儡师特有的标志。这便可以解释为什么每当唐家人去抓那鬼影的时候,鬼影便会徒然消失。那只是唐千玉收回了傀儡罢了。

  梅筱央沉思着往后院走,她相信明天唐千玉会乖乖等着她,因为他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之所以要扮鬼吓人,一方面是为了报复唐家的人,另一方面其实是他已被囚禁,没有办法救她姐姐,他必须要制造噱头让唐家人为他请来外人。可惜最先来的梅莘言不幸昏迷,他急了,这才心急火燎的把一切告诉了梅筱央。

  不过,梅筱央并不认为唐千玉告诉她的就是事情的真相。因为,虽然唐可和他是名义上的姐弟,但唐可毕竟是二太太生的,留着唐家的血,唐家人不会这么狠心拿她做试验品。就算要找人做试验品,他唐千玉可不就是第一人选?还有,关于唐可为什么重伤回来,以及寻妖盘那异常的震动,梅筱央也很想知道,或许,这些事情的真相必须等到明天才有解答了。

  入夜,梅筱央回到了后院,她正要推门而入,忽然侧头看向隔壁杂室。

  那个孩子……被关两天了。天空飘着纷纷扬扬的小雪,给地面铺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月华冰冷,山涧之中松涛阵阵,偶有夜间哀啼的鸟雀扑打着翅膀停在孤枝上。

  梅筱央思虑良久,从房间里拿出一件狐裘披风和一些糕点,然后轻轻推开了隔壁杂间的门。屋子里很暗,像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吞噬开门那一刹那流进的清辉。没有一丝声响,像是个与世隔绝的禁地。

  梅筱央摸索着开了灯。

第四章 人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