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朋友

  钟叔把梅筱央和妖灵孩子引到唐老太爷的书房,此时,唐老太爷正在书房处理唐家内事。

  梅筱央见到他直接就开门见山,道,“唐老太爷,我可以治好唐大少爷的疯病,但前提是您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包围整座唐家祖宅的结界是以什么来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的?”

  此问一出,唐老太爷明显惊诧一下,但随即恢复那张严肃刻板的表情,“这个结界是以唐家男儿的正阳之气和膜兽躯体幻化而成的,有什么问题么?”

  梅筱央瞬间脑中雪亮一片,她抑住内心繁多的推测,继续道,“第二,请问唐家佛堂内的那尊白玉观音像是您亲自带进唐家的么?”

  唐老太爷做出思考状,良久才道,“要说是其实也不是,现在摆在那里的是第二尊玉观音,是我让飘儿带回来的。”

  “什么意思?请告诉我这尊玉观音完完整整的来历。”

  唐老太爷蹙眉,然后朝着身边的一个男仆说了几句,只见那个男仆匆匆离开书房,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着朴素冬衣的女子走了进来。

  梅筱央打量她一眼,知道她是曾经给她带过路的女仆飘儿。

  飘儿低垂着脑袋,苦着脸向唐老太爷问好。

  “飘儿,你把佛堂里的那尊玉观音的来历老老实实给梅二小姐讲一遍。”

  提到玉观音几个字,飘儿的神情明显闪烁不定,随即,才低声道,“因为唐大少爷的身体虚弱,所以老爷准备去观音庙求一尊观音像回来供着,可惜,那尊观音像不小心被我打碎了,于是我就去观音庙再求了一尊,现在佛堂里面供着的就是第二尊佛像。”

  “第二尊……你确定这尊佛像是在观音庙求的么?是谁给你的?”

  飘儿目光闪烁,嘴里吞吞吐吐。

  梅筱央蹙眉,冷冷道,“说实话!”

  唐老太爷也紧蹙眉头,厉色道,“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飘儿!老实说出来!”

  飘儿生性胆小,被两个人一吼,立刻藏不住事,低声道,“这尊玉观音是我从一个道士手上买的。他说他有一模一样的玉观音,而且灵气足,我就……”

  唐老太爷一拍桌子,暴怒道,“什么!你怎么做事的?!哪里来的道士你从他那里买?!难怪我说无缺的病怎么愈来愈严重,都是你这个混账买了假货!”

  飘儿被骂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战栗道,“对不起!老爷,我当时是被鬼迷心窍,只想快点带回来一尊玉观音回来……”

  “你、你、岂有此理,脑子里全是草包!”

  飘儿哭丧着脸,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梅筱央这时说话了,她看向飘儿,询问道,“那个道士是什么人?你在哪里遇见他的?”

  飘儿勉强抬起头,嚅嗫道,“他就站在云山山麓下,周围是密林,穿着一身白衣,背着一个背篓,遮住了面容,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混账!你脑袋里装的是泥浆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如此敷衍了事?!是条狗都知道认人吠呢!”

  飘儿越发哭丧着脸,简直就要哭出来了。

  梅筱央示意唐老太爷稍安勿躁,然后平定心神缓缓把自己内心所想告知于他。

  梅筱央认为,唐无缺是种了一种特别的催魂术。此催魂术的种子就种在那座玉观音像内。它借小玉观音像进入唐无缺体内,每到夜晚,施法者催动咒语,它就会在宿主体内作恶。轻则令宿主神智癫狂,重则可被完全洗脑,成为傀儡。

  众人听完梅筱央的话都忍不住唏嘘,这样看来,唐无缺变成如今的模样还是唐家人自作孽咯?

  唐老太爷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缓了一下呼吸又道,“我们唐家世世代代都有包围整个宅院的结界,此结界可御任何妖魔鬼怪,你倒是说说,为什么那邪物可进入这里却不惊动结界?”

  梅筱央沉吟一下,好整以暇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没有什么是完美无瑕的。正如您所说,此结界是以唐家男儿的正阳之气转化而成,那么那催魂小鬼正好就是吸阴鬼。吸阴,则属阳,结界只会把它当做自己的一部分,而至于为什么它会独独找上唐无缺呢,那恐怕就是因为他嗜龙阳吧。嗜龙阳,他本身就阴气甚重,需要阳刚之气的男子气息来融合,而吸阴鬼看见如此阴气甚重的人自然是缠着他不放了。”

  这时,曾若烟从一旁的帷幕边走出来,看着梅筱央质疑道,“照你的说法,那什么吸阴鬼好阴气,那么唐家女眷多的是,唐家其他男子男仆也多的是,它为什么偏偏缠着我的缺儿?!”

  梅筱央点头,这是一个问题,可也很容易解答,“因为年龄。唐家几代人中,唯唐无缺一辈是正直青春年少,体内所有精气都是充盈而蓬勃,并且,他是正宗唐家血脉。所以,被当成目标很正常。”

  此言一出,唐家人皆沉默了,良久,唐老太爷才道,“可是,那个道士的动机是什么?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梅筱央摇了摇头,无奈道,“我们自然不可得知了,或许,他是想要把唐大少爷变成他的傀儡,然后从内部迫害唐家吧。”

  唐老太爷沉默思考,良久目光阴鸷,吩咐周围的仆人,“去!把佛堂里的玉观音砸烂!还有无缺身上佩戴的那个通通砸碎了扔到乱葬岗去!”

  “还有,去把那座观音庙的僧侣都抓起来问个遍,第一尊观音像就是从那里求的,怕也不是个好东西,顺便查查那个道士是什么人,是哪所道观的,带着这个混账一起去!”

  唐老太爷不怒自威地眼神盯着跪趴在地上的飘儿,飘儿赶紧连连跪谢。

  最后,还是梅筱央带着唐家家仆亲自销毁玉观音像,又喂了唐无缺吃几粒安神魂固本元的药,这才算把除鬼一事完成。但梅筱央留了个心眼,她认为,那个来路不明的道士是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他或许还会以其他方式迫害唐家,于是她在唐家留了一个法阵,一旦有任何邪祟动静她就会直接感知到。

  当晚,梅筱央依旧在唐无缺的西院休息。

  唐无缺已经醒了过来,神情和平常一样,他谈笑着拉梅筱央一起听曲品茗,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梅筱央心领神会地让妖灵孩子一起跟着。

  一间不大不小装饰古典规矩的阁间里,紫烟缭绕,白色的帷幕在房檐下轻轻晃动,四角飞檐下均挂着铜黄色的风铃,被雪风吹的叮铃作响。

  屋内冒着热腾腾的白气,一个小火炉摆在众人中间。唐无缺吩咐家仆给梅筱央和妖灵孩子倒茶,他说这茶乃是雪域峰底下一片土壤肥沃的茶园里中出来的,常年被冰雪覆盖,却长得极其茂盛,都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神仙茶。

  对此梅筱央不置可否,她不懂品茶,但不排斥喝茶,其实她心里感觉这茶跟普通的绿茶铁观音也没差啊。

  “梅法师,你们二位接下来还要到哪里去降妖除魔呀?”

  梅筱央抬眼皮瞥他一眼,淡淡道,“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重要的事?!那太好了,既然非常重要那一定很缺人手了,您看,可不可以带上我呀?”唐无缺笑眯眯地说。

  梅筱央一口热茶差点喷出来,她强行放慢呼吸,蹙眉看向他,“唐大少爷,您这是一天到晚太闲了么,听说您是在A城的贵族学院里上学呢,怎么会有时间再此闲扯?”

  一个普通,哦不,也不算太普通的学生而已,是家庭作业布置的不够多么?还是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现在不实施了?

  话及如此,唐无缺突然一拍脑袋,眼睛闪亮,欣然道:“对哦,差点忘了,请问,梅法师,您是在哪里上学的呀?我让我老爹把学籍改到您那里去。”

  唐无缺颇有狗腿子的样子,惹得梅筱央太阳穴突突地跳。

  “你这人真是……老实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无缺眨眨眼,看了一眼她身侧安安静静岁月静好的妖灵孩子,然后半低头,羞赧道,“我……我想和你们做朋友。”

  梅筱央一口热茶噎住,半响才神情奇异地看着唐无缺,心里暗道,做朋友?怕是想跟某人做某朋友吧。可是人家说想和你做朋友,怎么说也不能直接冷酷拒绝吧,梅筱央叹气,慢条斯理道,“交朋友很好。古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希望我们的相遇也会像这样心有灵犀……”

  “不不不……梅法师您误会了,我只希望我们可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同赏雪品茗,同听曲闲谈呐。”

  梅筱央气的想笑。

  此人绝对有故事,脸皮竟然修炼到如此之厚。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拿出杀手锏了。

  “您的父亲恐怕……”

  “不不不……梅法师多虑了,就在两个时辰前,我已向老爹说明志愿,我老爹欣然同意,说是跟着梅法师有大好前途……梅法师,您不会拒绝我吧?”

  梅筱央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这边唐无缺就插嘴了,得,她的杀手锏也没用,这个唐家大少爷怎么就跟一块牛皮糖一样呢?还有那什么大好前途,她有吗?有嘛?

  虽然梅筱央心里发笑,但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微微冷了神情,缓缓道,“唐大少爷,您毕竟是唐家的大少爷,身份特殊,我们梅家一向不喜外人掺和事务,请你谅解。”

  接下来,梅筱央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一个人到底可以不要脸到什么程度,如果不要脸也有吉尼斯纪录的话,那唐无缺称第一,谁他妈敢称第二?

  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个宁静和谐的梅园被他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梅筱央连同妖灵孩子都连喊苦不堪言,遂勉强同意带着他,但他只能跟普通任务,一旦有任何家族牵连的他都不可以接触。

第九章 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