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似曾相识

  第二日,清晨,云山的晨曦云雾缭绕,阳光似流动的碎砂金一般穿过叆叇雾气,偶有鸟鸣之声打破寂静山涧,皆是一派静谧空灵之样。

  梅筱央一睁眼就看见妖灵孩子坐在桌边,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热腾腾的白雾在他脸庞缭绕,他静静地低垂着眼眸,细密的睫毛轻轻翕动,就像一个精致的SD娃娃一般。

  他倒是很喜欢喝茶,她心想。

  妖灵孩子注意到梅筱央的床帘被撩开,他便起身为梅筱央倒了杯热水,梅筱央惊奇的发现,水温正好合适。

  “你怎么在这儿?”梅筱央披上红艳的披风,捋了捋淡金色的长发坐到了梳妆台旁。

  妖灵孩子走到她背后,从镜子中看着她,微笑道,“姐姐一向这个时间点起床,我想第一眼就看到姐姐醒来。”

  其实他是想让她第一眼就看到他。

  自从妖灵孩子和梅筱央那一晚彼此和谐谈话后,梅筱央就对他改观了许多,至少不会再冷言冷语了,前提是他不做出任何越矩的事情。

  梅筱央沉吟,还没有说话,妖灵孩子就抢先一步道,“姐姐我帮你梳头吧。”

  梅筱央挑眉,“你会么?”

  “会。我看过姐姐梳头的样子。”

  说罢,他轻轻拢了拢她的长发,指尖穿过她那如粼粼碎金的发丝,那柔顺带着温热的触觉缠绕指骨,缱绻地拂过他手腕处那隐隐发烫的红斑,他只觉喉咙里有一种舒痒快要溢出。

  梅筱央透过镜子看着他,他专心致志地为她梳头,手上的动作很温柔,他的指腹滑过她的头皮,令她泛起一阵舒麻。

  “喂。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梅筱央黑莹莹的眼眸直视镜中的他,她总觉得,他对她有一种难言的执念。她不知道他是只这样对她,还是曾经也这样对待过别人。毕竟妖灵这种生物,一旦成为人类的同伴,那便是一生的忠贞。

  “因为我喜欢姐姐啊。姐姐很好,对我也很好,从来没有人像姐姐这样对我。”

  妖灵孩子抬起头看着她,理所当然地笑道。

  梅筱央心里有些心虚,她曾经那样对他竟然在他心里算很好?她都不敢想象他以前过的是什么生活。

  “你……可以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吗?”

  梅筱央谨慎道。

  妖灵孩子猛的抬起头看着她,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他似乎不敢相信地看着梅筱央,姐姐这是在问我我的过去?

  一种温暖的热流包裹住心脏,他那清秀的面容上透着和煦的神采,“姐姐我……”他的话刚刚开头,梅筱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打破两人之间的气氛。

  梅筱央低头查看,是一个陌生来电。

  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

  “梅筱央。你姐姐现在在我这里。”

  此人开头便直接扔出重磅炸弹,令梅筱央措手不及。

  “什么?!你是谁?你挟持我姐姐想要干什么?”老套的问话。

  电话那头久久不说话,久到梅筱央已经不耐烦了,他才慢条斯理道,“世伽酒店819号房间,我等你。”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梅筱央重重一拍桌,这个人根本不回答她任何问题,她也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梅筱央赶紧给秦晴打电话,可惜连打三次都是无人接听。

  她深呼吸,强迫自己要镇定。妖灵孩子把对话内容听地很清楚,他蹙眉看着她,冷静道,“姐姐不要着急,现在我们并不清楚那边的情况,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提前做好应付不测的准备。”

  梅筱央点点头,又道,“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不行的。此事已经牵扯到玄门世家,让警察介入就会引起巨大的社会舆论,到时候情况会变得极其复杂。”

  梅筱央顿然,确实如此,而且那个人既然可以变出假的雨花和小桐,就证明他已经为劫持一事蛰伏良久,并且连姐姐都被不是他的对手,普通警察根本那他无法,反而会引起社会轰动。

  “那……又该怎样呢?”梅筱央思虑,现在无法联系秦晴,姐姐不知情况,哥哥远在他国,梅家事务处那里的亲戚她一个都不熟,也不想去淌这深水,唯一的办法就是……

  “唐无缺。”梅筱央和妖灵孩子异口同声道。

  两人的眸光交织在一起,彼此都心有灵犀地轻轻笑了一声。

  ——

  一间宽大的奢华套房内,一个衣着高贵的男人慵懒地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

  他整个身子都陷在皮面料的沙发里,手上还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他轻轻吐出一口烟雾,然后抬了抬眼皮,看向墙壁上挂着的石英钟。

  房间内还有三个女人,其中两个就是假的雨花和小桐,另外一个则是昏迷不醒的梅莘言。

  男人按了按人中,轻轻闭上眼睛,似乎很是劳累,雨花靠近他,问他需不需要按摩,男人摆摆手,示意他不用。

  就在此时,房间门被敲响了。

  很有礼貌的三声扣响。

  雨花了然地去打开房门,站在门口的是独自一人前来的梅筱央。

  雨花把梅筱央领进室内,然后便在梅筱央暗流涌动的眼底下恭恭敬敬退至一旁。

  梅筱央环视周围,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上衣冠整齐的梅莘言。还好,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色魔禽兽。

  她直视以一种极其懒散地姿态倚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冷冷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也已锐利地目光回视她,两人都没有躲闪,半响,男人慢条斯理道,“你比我想象的要勇敢一些。”

  梅筱央垂眸,颔首,“谢谢。不过我没有时间跟你互相吹捧,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梅筱央的话自带霸气有木有,瞬间就占得主动那一方。

  男人好整以暇地微微坐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把手上的烟头递在半空。

  “麻烦帮我扔一下,谢谢。这里没有烟灰缸。”

  梅筱央太阳穴突突的跳,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走上去接过他的烟头,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找到垃圾桶。

  “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梅筱央再次站到他面前。

  男人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微微有点郁闷地道,“你怎么长那么高?我不喜欢仰视别人,来,在这里坐下。”

  梅筱央真的有打他的冲动,明明是他自己非要坐着说话,还嫌她高?简直比三八婆还麻烦。

  但是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梅筱央就算再不耐烦也还是听话地坐到了他身旁的椅子上。

  “嗯。要不要喝点什么?白开水?茶?还是酒?”

  男人指尖轻轻点了点横在两人之间的几案,礼貌询问道。

  梅筱央摇头,冷漠拒绝,“不必。”

  男人沉吟一下,嗯了一声,这才开始缓缓步入正题。

  “你知道,我的确挟持了你姐姐。但那也是无奈之举。你姐姐破坏了我在唐家设下的阵法,还想把我留下的东西连根拔除,我自然是不会要她如愿,带她走只是一个小小的报复。”

  男人说的理所应当,就像在说我要去吃个饭,睡个觉一样。

  “我相信姐姐做什么事情都有她的理由,恐怕你做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梅筱央隐隐可以猜到,这个男人就是给飘儿玉观音的道士,也是唐家闹鬼一事的幕后黑手。

  “嗯。听我说完。我没有想到,最后破坏我的计划的人居然是你,梅筱央,梅家二小姐。于是我换了一个思路,我想以你姐姐的性命来要挟你,替我完成我的心愿。你看,怎么样?”

  原来,梅筱央之所以可以很快就破除唐无缺身上的催魂术,那是因为姐姐已经提前为她扫清了更复杂更难解的障碍。她只是替姐姐竣工罢了。

  这个人说话很直白,不咄咄逼人,不凶狠恣睢,是那种人模狗样的斯文败类。

  梅筱央冷冷一笑,怎么样?她有选择么?

  “你的心愿是什么?”

  男人似乎很满意梅筱央的态度,淡然一笑道,“很简单。我要唐可的心脏。”

  隐隐之间,一切仿佛回到了源头,唐可,只出现在唐千玉扮假鬼吓人的故事里,而现在现实却告诉她,这一切竟然有如此紧密的关系。

  这仿佛就是缠绕交杂在一起的毛线团的线头,找到它,就可以慢慢理清一切了。

  “你要唐可的心脏做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唐可?”梅筱央疑惑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梅小姐,唐可就被关在唐家祖宅的地下室里,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得到她的心脏,我只要结果。”

  男人边说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呡了一口,抬眼用一种目光沉沉的眼神盯着她。

  梅筱央也不甘示弱地回视他,心里却百转千回,她盯着她半响,忽然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男人灿烂一笑,笑容中带着少年的稚气,他摇头晃脑道,“不不不……我们不只是在哪里见过,而且……我们的关系也是十分亲密的。”

  梅筱央瞅着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会相信他的话?而且,她也只是微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已。

  “你不用再瞎想了,我是你爸爸。你我的好女儿你可答应我了?”

  男人那张稚气英俊的面容上透着戏谑的笑意,他把酒一饮而尽,重重扣上酒杯,迎着梅筱央直步走上前。

  梅筱央大声骂道,“我艹!我是你祖宗!你给我滚远点!”

  男人把梅筱央堵在墙角,周围的雨花和小桐都熟视无睹地背过身。

  梅筱央推了他一把,男人的身高很高,她才刚好抵在他的胸口处。

  梅筱央炸毛了,辱骂之声不绝于耳。

  “你就是这么跟你爸爸说话的?嗯?”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语气间依旧是调笑揶揄的意味。

  “我数三声,你要是不给我滚开,我就让你从此以后断子绝孙。”

  梅筱央已经冷静下来,强迫自己回视他恶意满满的目光,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危险的冰冷。她真的敢这样做。

  男人颔首,嗯了一声,放开了对她的禁制,退后几步,抱臂靠到另一面墙上,淡淡道,“好了。我也玩腻了,现在就让雨花陪着你去唐家吧。记住,我只给你两天时间,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哦。”

  梅筱央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转眼看向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姐姐,闭眼缓缓道,“好。我答应你。事成之后,我希望看到姐姐清醒着并且未伤分毫。”

  “嗯。当然。”男人点点头。

  于是,假的雨花和梅筱央就再次前往云山唐家祖宅了。

第十章 似曾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