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秘密

  而梅筱央也是今天才看清他的面目,恐怕他很早以前就对他心怀不轨了!

  梅筱央目光沉沉地盯着他看了半响,倒是令妖灵少年微微有点受不住,颔首道,“姐姐?”

  梅筱央呸了一声,狠狠道,“闭嘴!别叫我姐姐!听来恶心!”

  妖灵少年目光闪动,笑意顿无,小心道,“你是不是还在为昨晚……”

  “我操你妈!”梅筱央破口大骂,提起昨晚,她就想立即拿一把砍刀把这个人千刀万剐。

  妖灵少年深深吸一口气,目光痛苦,沉默三秒,然后转头虔诚而认真地看着她,道,“姐姐,你听我说,首先我要对你道歉,昨晚是我不好,对不起。然后我想告诉你,我很喜欢很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每一次你看我,轻轻牵着我,我都视为精神寄托。我深深知道,我已经喜欢你到不可救药了……姐姐,我想和你在一起,永世。我想一直陪伴着你,为你分担一切,保护你,爱护你,你可不可以试着接受我?”

  妖灵少年的话语神情真挚而温和,像冬日里的暖流缓缓流过心脏,其中的款款深意,不言而喻。

  绕是梅筱央那翻滚的情绪也慢慢收归平静。她看了他一眼,又撇过头,安定心神,轻声道,“我可以原谅你,但从此以后我们保持距离比较好。”

  梅筱央说完便起身,借着月光去到隔壁房间。隔着墙壁她轻轻低头,他的话语很真诚,她可以感受得到,但是他是妖灵,人妖殊途,而且她一直把他当做小弟弟,从来没有往喜欢那方面想,他们本就不该交织在一起,何况他竟然趁她酒后亵渎……

  妖灵少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丝毫未动的排骨面,没有笑意,也没有苦恼,沉静如水,也如窗外那静谧的落雪。

  第二日,梅筱央是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她头疼的厉害,走到了客厅只见唐无缺抱着两米长的粉红豹边磕瓜子边看电视,看见梅筱央起来朝她打了个招呼。

  梅筱央环视一圈,去厨房的冰箱里掏出一盒蛋糕和一杯果汁,问道,“茗凰呢?”

  唐无缺打了个哈欠,幽幽道,“主卧里睡大觉呢。”

  “嗯,她起来了就叫她把钱给我打到这张卡里面去,还有你的!也是。”

  唐无缺嗯嗯两声,又专注得去看电视。

  梅筱央奇怪地盯着他,“你不用去上学吗?唐老太爷这么放心你?”

  唐无缺乐活地接住梅筱央扔给他的一盒酸奶,笑嘻嘻道,“要呀,不过正在办理入学手续,等几天,我就到央姐你的学校去了。咋们很有可能一个班哦。”

  梅筱央差点喷出果汁,赶紧起身收拾书包,顺带瞪了他一眼,正走到楼梯口,和一个人迎面而撞。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外套,黑色长裤,微长的黑发蓬松柔软,他眼神沉寂地略显阴霾,安静挺立的模样就像远山的雪松。

  妖灵少年目光停在正准备换鞋的梅筱央身上,梅筱央也看他一眼,随即沉默地换鞋,两人之间弥漫着冷到极致的气氛。

  倒是唐无缺看见妖灵少年极其兴奋,摆手大喊,“小哥哥!你穿黑色真酷!快!快过来坐!”

  妖灵少年目光转动,看了一眼唐无缺,径直走过梅筱央身旁,如一阵风,带来一丝清香,啪一声,关门消失。

  梅筱央面无表情,默默继续手里的动作。

  “wtf?怎么啦?”唐无缺满头雾水。

  梅筱央冷着脸急急忙忙赶公交,到了学校没有走大门,直接找操场后面矮墙翻进去,把书包扔到座位上就下楼给李若兰打电话,两人如约到学校小花园里碰面。

  几天未见,李若兰又瘦了一圈,整个人面黄肌瘦,邋里邋遢,身上的校服已经脏的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了。

  梅筱央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酸臭味,她抑制住自己想要捂住鼻子的冲动,只是蹙眉看向她,“你这幅样子怎么过德智体美?”

  李若兰拘谨地低下头,不敢看她,只是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

  梅筱央暗暗翻了个白眼,压住内心莫名的焦躁,轻声问,“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李若兰这才抬头,极为复杂地看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开始脱衣服。

  没错,就是脱衣服,一件一件,直到只剩一件内衣。

  梅筱央错开眼睛,我勒个去,虽然现在是上课时间,小花园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但学校还是有监控摄像头啊,一个女生毫不避讳地脱衣服她也是第一次遇见。

  “你干嘛呀……”梅筱央没有看她,语气里带着丝丝不耐烦。

  李若兰鼓起勇气直直看着她,低低道,“梅学姐。这个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秘密。”

  她的语气简直要哭出来了,这令梅筱央朝她瞥去一眼,而只是这一眼后,她便被眼前的场面深深惊住了。

  李若兰的全身,被一根根细密的银丝紧紧缠住,那些银丝就如一张渔网,覆盖满她的全身,肿胀的菱形包块看起来恶心而可怕,少女的眼泪颗颗滴落……

  梅筱央赶紧脱下外套罩在李若兰的身上,又拿纸巾给她擦眼泪,蹙眉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若兰双眼含泪地看着她,开始讲述一个离奇又令人心生寒意的故事。

  两个月前,李若兰还是一个正常的如邻家少女一般的女生,梳着高高的马尾辫,穿着散发着洗衣粉清香的校服,如一朵淡淡的雏菊,干净美好。

  然而就某个黄昏,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她背着书包,因为害怕打湿书籍,于是就走一条平时很少走的小径。

  因为那里昏黑,远处隐隐约约有几缕黑影掠动,是穿着黑色衣裳的几个男男女女,她本不以为意,哪知道,他们看见她后大惊失色,转而又变成浓浓的狠戾,其中一个人道,“把她做掉。”

  又有一个声音,“不行!不能在这里打草惊蛇。”

  第一个声音道,“米瑞,交给你了。”

  李若兰诧异而惊吓地瞪着他们,突然,银光一闪,她闻声倒地。

  天空的小雨不停地打在她的身上,直到她被冷醒。

  “目标完成绑定。滴——请求告知——滴——执行。你已经被捆绑AJK0321系列绞丝,根据你昨天的行走的路线已完成制定密码,请接下来保持输入正确密码,否则你将受到割裂惩罚。”

  脑海里,一个突兀而冰冷地声音响起,李若兰捂住脑袋,“谁?!你是谁?!”

  “我是AJK032101号绞丝内的智能电流。”脑中那个机械般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若兰睁大眼睛,智能电流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她脑中说话?

  突然她动了动,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急忙提起衣服,只见裸露出来的腹部上覆盖了一层类似渔网般的银色锋利的丝线。

  李若兰大惊失色,又看手臂,大腿,脖颈,几乎全身上下都被缠满了绞丝,那些绞丝如织网,把她的皮肤勒起一个个菱形包块,不感其物,只感其痛。

  “啊!!!”她大声尖叫。心中思绪情绪如骤雨风暴,顷刻间她简直无法呼吸。

  她试图扳开那些银绞丝,但那只是徒劳,它们在她身上若隐若现,随着她的扳弄而收紧。“啊!!!把它们弄走!弄走啊!”

  “已绑定的程序除自爆外无法自行解开,请不要试图反抗,否则将受到惩罚!”

  智能电流突然出声。冰冷的语气如暗夜里的魔鬼。

  李若兰失魂地倒坐在地上,泪水混合着雨水不停地冲刷苍白如纸的身体。

  “所以……从此以后你就一直按照它制定的密码活着?”梅筱央满眼担忧地看着她。

  “是的。它复制了我昨天行走的路线,把它设定成绞丝密码,每一天,我都要走同样的路,不能差之分毫,否则,它就要割裂我的皮肤。”

  梅筱央细细查看那些若隐若现的银丝,它们几乎镶嵌在了李若兰的皮肤里,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伤痕遍布她的身躯,就如同被千刀万剐了一般。可想而知这两个月来她是承受了多大的精神折磨和肉体伤痛。梅筱央只觉心惊胆战,难怪第一眼看见她时,她就如同一具死而不化的尸体一般,步履僵硬,是因为路线不能差之分毫,校服头发脏乱不堪,是因为她根本就无法梳洗,不管在哪里,甚至睡觉,她都必须战战兢兢,因为一不小心,她的身体就会七零八碎,四分五裂。

  想想都是一身寒意。

  “梅学姐!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

  李若兰扑通一声跪在了梅筱央的面前,泪如雨下,死死拉住她的裤脚,哀声祈求。

  梅筱央心里不是滋味,这些密密麻麻的银丝,诡异古怪,她拿它没有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找到给她捆绑绞丝的人,才有机会救她。

  “你可看清楚了那天你遇见的人?”

  李若兰低下头,流着泪摇头,边哭边说,“没有!那天很昏暗,下着雨,他们都带着银面具,穿着统一逢黑色衣服,不知从哪儿来的……”

  梅筱央叹气,她也是一头雾水,或许,那些人是什么秘密组织的人吧,还是高科技集团,不过,为什么他们要如此对李若兰呢,难道说,她是撞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梅筱央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李若兰都回答一概不知,她终是叹气,安慰她,“虽然目前我们没有一丝线索,但我会想办法的,你先好好生活,我让我的朋友暂时来照顾你起居,放心,我会帮助你的。”

  “谢谢你!梅学姐!谢谢!谢谢!”

  梅筱央把李若兰送回她的教室,然后一个人踱步到操场上,天空是蓝天白云,远处有少年们在打篮球,她倚在围栏边,静静地远望。

  最近真是多事之秋,林岳森那里都还没有处理完,李若兰这里又出现了新问题。

  真不敢想象,这些全部都是送一封情书引来的。

  她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或许,是时候该选择一个搭档了。

第十九章 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