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可能不是亲生的!

  凤栖山离帝都不远,第二日午后,何遇和季青临一行人便到了帝都,入了城门。

  何遇投过车窗帘子看着繁华的帝都,这人来人往、喧嚣热闹的街市,她觉得从未来过,却又莫名熟悉。

  季青临看着何遇的侧脸,因为逆着光,所以他看过去宛如一张完美的剪影,这一路过来,她倒是出奇的安静,不知道又在心里筹划着什么鬼点子。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去我家应走左边这条街道。”何遇突然开口,她隐约记得她家就是应该走左边的街道才是,这马车怎么走了右边?

  季青临扫了眼窗外,脸色忽然一变,语气有些生硬道,“没错,侯府就是走右边。”

  “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何遇说着转头看了季青临一眼,眼中有些不解,她不就是记错了路吗?他至于这般冷着脸说话嘛……

  桃李巷住的多是达官贵族,因此行人比较少,马车一路畅通无阻,不一会儿马车就在侯府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爷,侯府到了。”叶羽在马车外禀告道。

  叶羽话未落音,何遇已经穿好了鞋子,起身出了马车,因为她隔着窗户看见她父亲、母亲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真是的,不就回个家吗,至于这么煽情嘛~

  侯府门前,左右两只石狮子硕大雄壮,高高的台阶上面,慕远侯和夫人刘氏站在侯府大门口望眼欲穿,见马车停下,赶紧下台阶迎了来。

  慕远侯夫妇老来得女,三十岁才生的何遇,如今也都四十六了,但是却都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的的样子,慕远侯夫人皮肤紧致,五官精致,衣着华贵,看起来十分的慈眉善目。

  “娘!爹!”何遇跳下马车往慕远侯和慕远侯夫人方向欢快地跑了去,边跑边说,“爹,娘,你们在里边候着就好了,干嘛在门口来接我,让我挺……不……适应的……”何遇说话间眼睁睁地看着她爹笑呵呵地与她擦肩而过,理都没有理她。

  何遇看向刘氏,比划着自己的眼睛小声的问,“娘,我爹眼睛是不是不太好使了?”

  “傻丫头,乱说什么呢。快来让娘亲好好看看。”刘氏拉着何遇的手,眼中满是欢喜,可是接下来问出的话去语不惊人誓不休,“这一路,你与王爷相处的可好?”

  “王爷?什么王爷?”何遇一头雾水,她爹眼睛不好使了,她娘怎么也说胡话了?

  刘氏笑而不语,只是目光看向了马车那边。

  何遇跟着刘氏的目光看了去,只见慕远侯正笑呵呵地向季青临说,“王爷亲自去接小女回来,真是辛苦了,有劳,有劳!”

  “岳父大人说的哪里的话。”季青临说着扫了一眼台阶上一脸懵的何遇,瞬时间笑的灿若桃李。

  王……王爷?

  岳父?

  何遇转头看向刘氏,一幅被雷轰了的黑人问号脸,“娘,他是平定王?”

  “对呀,你不知道?”刘氏吃惊地看着何遇,转瞬吃惊的神色被八卦的笑代替,“哎呀,这王爷还真会玩。”

  “……”何遇看看自己的母亲,再看看台阶下与季青临相谈甚欢的父亲,欲哭无泪,“你们,你们就这么将我卖了?”

  刘氏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何遇胳膊上,一脸责怪道,“你个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这是天赐良缘,你们费尽周折才走到一起,怎么能说是卖呢!”

  还费尽周折……何遇摸着被打的胳膊腹诽,一张圣旨的事,费什么周折了……

  木樨此时也走了来,向刘氏行礼道,“木樨见过夫人,问夫人安好。”

  “木樨呀,快过来,过来。”刘氏一脸八卦地看着木樨,招手让她过来。

  “是。”木樨答应着走到了刘氏身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刘氏八卦地凑到木樨耳边,“木樨,小姐和姑爷这一路上相处的可好?”

  “娘!你不用凑那么近,声音那么大!我都听见了!”何遇此时觉得有些奔溃,“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呀!就这么想将我嫁出去呀!”何遇说着转身气冲冲地进了大门,别人家嫁女儿都哭丧着脸,她家的这两个倒好,高兴的跟给傻儿子娶媳妇一般!笑的嘴都合不拢!

  真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她当着季青临的面说‘大将难免沙场殒,古来征战几人回’,他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第八章 可能不是亲生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