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和以前一样

  何遇被季青临突如其来的承诺说的愣住了,虽然之前在马车上季青临也说过这话,但是当时只是假设,如今,他当着她的面这般深情款款的承诺,加之他整个人此时脸色苍白,病态脆弱,说出这么一番话,莫名的让她心中一动是怎么回事?

  但是为什么是她?他们本就不熟,被一旨圣旨扯到一起,她父亲虽是侯爷,虽尊荣却无实权,再说他已权势滔天,也无需贪恋她家权势,以他的权势声望,以他神仙颜值,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所以,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和纠缠是为什么呢?何遇很理智地思考了一番,却始终得不到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

  “皇上驾到!”

  屋外传来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

  季青临闻声放开了何遇。

  何遇赶紧起身站在一边,准备接驾。

  两个太监推开了门,一身明黄的季青玄进了屋子,由于逆着光,所以何遇看不清他的脸,只见他身形修长,气势威严。

  “皇兄恕罪,不能给皇兄行礼了。”季青临躺在软椅里说。

  季青玄拿手做了个让他继续躺下的手势,“二弟有伤不便,无须多礼。”说着目光停在了何遇身上,忽而一笑。

  何遇不知季青玄为何笑,只是见他瞧她,便赶紧行礼道,“何遇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从未说过的一句话,却说起来异常顺口。

  季青玄与季青临有着五分相似,但是季青玄的五官更为英朗,看起来更硬汉一些。而季青临的面容是那种软硬适中,看起来很舒服很好看的那种。

  “免礼。”季青玄坐了下来,看了看何遇,又看了看季青临笑道,“朕今日来,到是打扰你们了。”

  “皇上误会了,臣女是来与王爷商量退婚之事的。”何遇赶忙解释道。

  季青玄闻言眼神怪异地看了眼季青临,接着就是一掌拍在了桌上,本来和颜悦色的脸顿时大变,“朕金口玉言赐的婚,岂是你们私下商量着退的!”

  看着季青玄勃然大怒的脸,季青临突然有些想笑,难为皇兄为他演戏了。

  “皇兄息怒……”季青临忍住笑,装作惶恐的摸样道。

  “皇上,臣女不敢私下退婚,只恳请皇上能收回皇命,平定王值得更好的女子相配。”何遇不卑不亢道。

  季青玄冷笑一声,“皇言一出,绝无收回的余地!圣旨已下,你若不嫁,便是抗旨不遵,按我朝律例,要满门抄斩!你执意抗旨,那朕便依了你!皇家的威严,朕的威严,没人可以挑战!”

  满门抄斩?是呀,赐婚也是圣旨,抗旨就是要满门抄斩的呀。何遇犹如被人浇了盆冷水,一腔的希望顿时被浇灭了,她到是忘了,皇家的尊严,皇上的尊严,哪是能让人随便挑战的。

  季青临看着何遇失落的模样,心里很是心疼,但是如今她不愿嫁他,是他计划之外的意外,如果皇兄的威逼能让她乖乖嫁他,那么再心疼他也愿忍着。

  “朕的皇弟难道配不上你?朕问你最后一遍,你是嫁,还是不嫁?”季青玄龙颜不悦地冷声问道。

  慕远侯府上上下下一百三十八口人,她哪能因为自己便让他们陪葬?

  何遇皱着眉头道,“嫁,我嫁还不行吗?”何遇心里委屈,明明是他无故赐婚在前,如今她不嫁,倒成她的错了,还要灭她满门,果然有权就是任性!

  “季青临,我若嫁你,适才你说的那些可作数?”何遇幽怨地看着季青临,话刚说完,就心下一惊,这皇上不会又要怪她直呼他皇弟的名讳了吧?

  这般想着,何遇赶紧偷偷看了看季青玄,见他并无异样,脸上甚至还挂了一丝笑意。何遇不由感慨,果然皇上都是如同话本子里说的一样喜怒无常的!

  季青临发现何遇正小心翼翼偷看季青玄脸色时,心下好笑道,早知道这招这么管用,他早就用了。

  “我适才说的,当然作数。不如,当着皇兄的面我再说一遍,让皇兄做我们的见证人可好?”季青临笑问道。

  何遇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之前就怕季青临是王爷,躲不了因为自身责任而被皇上塞人,如果皇上能做见证人,这可真是消了她的后顾之忧了。

  “如果皇上能做见证人,自然是极好的!”何遇点头答应。

  季青玄见他们都愿意,他也不扭捏,满口答应,“便如了你们的愿。”

  “我季青临,此生愿意聘阿遇为妻,漫漫余生,只此一人,青丝白首,共度此生!”季青临将之前说的话又一丝不变的重新说了一便,“今日请皇兄做个见证,如若我日后违背此誓言,孤老终生,永失我爱!”

  啧啧啧,这誓言可真狠,何遇由衷感叹,只是她心下愈加疑惑,季青临为何对她这么好呢?愿此生只她一人,还发重誓,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皇命不可为?还是他当真就是这般不可自拔的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何遇想着不由得意一笑。

  但是转瞬就被理智推翻了,这不应该呀,他什么世面没见过?她又不是什么倾世容颜……算了,反正嫁都要嫁了,也不管这么多了,好在要嫁的人长得这么好看,对她也还不错,目前也满足了她一夫一妻的要求,就先这么着吧!

  季青临见何遇低着头,一阵疑虑,一阵欢喜,又一阵疑惑,最终满意地笑了后,他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落地了。

  “皇上来找王爷定是有事,那我便不打扰了,这就退下了。”何遇说着就往屋子外面溜去。

  见何遇溜走,季青临和季青玄不由相视一笑,“这丫头,自小就怕朕,现在也是一样不惊吓。”季青玄说着便笑了起来。

  “是啊,以前也就皇兄说的话阿遇还能听一番。别人都拿她没辙。”季青临也是笑着说。

  季青玄眉头微皱,有些担心道,“适才是不是太严肃了,会不会把丫头给吓着了。”

  “皇兄多虑了,就她的性子,你也就只能唬她一会儿。”季青临无奈地摇了摇头。

  季青玄也是无奈地笑了,忽而又敛了笑容,叹了口气,“你与这丫头历经磨难总算是在一起了,实属不易,堪称绝世良缘,朕为你们感到高兴!愿你们以后喜乐安康,福泽绵延,再无磨难。”

  “多谢皇兄,我与阿遇能有今日,也多亏皇兄。”季青临很是感慨地说道。

  季青玄摇了摇手,起身背对着季青临道,嗓音有些愧疚之感,“谢不敢当,当年朕趁人之危,为自己谋求利益,二弟不怨恨朕,朕已知足。”

  季青玄说完默默走出来房门。

  季青临看着季青玄的背影,目光越来越飘忽,似是飘回了八年前。

  

第十七章 和以前一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