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主动照顾(新修)

  “爷,谷渊来了!”叶羽如一阵风一般跑进了屋子,身后跟着一身黑衣的谷渊,他手里还提了个小药箱。

  何遇看着谷渊,正是那日给季青临缝合伤口的黑衣男子。何遇赶忙起身让开,好让谷渊给季青临瞧病。

  谷渊看了一眼季青临,立马伸手点了季青临身上的好几处穴位,让寒气不再蔓延,“将箱子里的白瓷瓶给我。”

  何遇赶紧从箱子里找到白瓷瓶递给了谷渊。

  谷渊接过瓶子,从里边倒出了一颗黑褐色的药丸子,塞到了季青临嘴里。然后这才卷起了季青临的裤腿,露出已经发青发乌的膝盖,冷声道,“你这腿还要不要了?我说只能站立六个时辰,你当我是开玩笑?”

  季青临淡淡道,“不是有你吗?”

  “老子是医者,不是神仙,你再这般折腾一两次,老子也是治不了的!”谷渊弯腰边从药箱里取工具,边怒道,待他找到刮骨用的小刀后,点燃了蜡烛,将小刀置于蜡烛火焰上翻烤时,冷声道,“下面场面过于血腥,会引起观看者的不适,请到外边去。”

  何遇闻言看了看季青临,又看了看谷渊手上的小刀,默默转身往屋子外走去。

  叶羽此时更是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吭地出了屋子。

  屋子外,何遇与叶羽还有木樨站在门外等候。

  屋子里时不时地发出季青临隐忍的闷哼声,让人光是听着就觉得十分痛苦。

  “你家王爷的腿……伤的很严重吗?”何遇转身看着黑着脸的叶羽,皱眉问他。

  叶羽看了何遇一眼,眼中满是愤恨之色,“严重?爷那次差点连命都丢了,你说严不严重?”

  “……”何遇郁闷,又不是她伤的,叶羽为何对她这样怒气冲冲的……但是想着他许是担心自家主子,所以情绪有些失控也是正常,因此便也没有和他一般见识。

  木樨就没有何遇这般善解人意了,她顿时不依地对叶羽道,“你朝我家小姐冷言冷语做什么呀,你家王爷旧疾复发,又不是我主子原因!”

  “木樨!”何遇看了一眼木樨,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叶羽冷笑,“与你家小姐无关?如果不是她三番两次要逃婚,我家王爷至于旧疾尚未恢复,便着急成婚?如果不是为了她的面子,我家王爷至于让谷渊给他施针,暂时强行站起来,带疾强撑导致旧疾恶化?”

  何遇此时才知道叶羽竟对她意见这么大,便也没说什么,因为他说的也是事实,只是听叶羽这么一说原因,何遇心里有些闷闷的,很不舒服,何况谷渊适才也说了,季青临要是再这样折腾一两次,他也治不了!季青临何苦为她做到这一步。

  何遇转过身走到门前的台阶处,一言不发地坐在了台阶上,听着季青临从屋子里传出来的闷哼声,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叶羽见何遇这般,觉得也是自己话说重了,但是却又不好意说什么,转身走到另一边的台阶处,靠着柱子自己生气了闷气。

  许久之后,屋子里传来谷渊有些疲惫的声音,“叶羽,让人将药浴准备好,然后抬你家王爷过去。”

  “好。”叶羽站直身子,答应了一声便打算去让人准备。

  何遇叫住叶羽,“叶羽,季青临行动不便,让人把木桶抬过来,在这里药浴方便些。”

  叶羽看了何遇一眼,淡淡说了句,“好。”然后就转身快步走开了。

  “让人进来收拾一下吧。”谷渊在屋子内说道。

  何遇赶忙让木樨带着婢女进去收拾,她也跟着一起进了屋。

  谷渊刚洗完手,擦了擦手,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

  何遇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昏迷过去的季青临,担忧地问谷渊,“让人将他抬过去,是因为在这边泡药浴有什么不妥吗?”

  “并无不妥,何况他此时不宜挪动,只是他说怕药味熏到你,坚持要去我雪雅斋罢了。”谷渊说的风轻云淡。

  何遇却听得心里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他怕熏到她,就忽略了自己吗?为什么他总是事事要先考虑到她?她此时甚至觉得,她不值得季青临这般的好。

  季青临再次醒来时,已是药浴了两炷香的时间了。

  “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何遇见季青临一睁眼,就赶忙站起来问道。

  季青临摇了摇头,看着何遇手足无措的紧张模样,强忍住药物腐蚀膝盖骨的疼痛,缓声问,“阿遇,刚刚可是吓着你了?”

  “季青临,你何苦呢?”何遇为他觉得不值。

  季青临却是扬了扬泛白的嘴唇,露出一抹苦笑,“阿遇,新婚之日若我都不能与你比肩而立,那太委屈你了。”

  “你又不是我,怎知我委不委屈?”何遇坐了下来,声音有些闷闷的,与其让他今日受这么多疼痛,她倒是愿意让他大婚那日坐轮椅上。

  季青临霸道地说,“我觉得委屈了,那便是委屈了。此生我绝不会让你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又来……何遇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人说起甜言蜜语真的是一套一套的,而且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

  何遇眼珠子一转,挑眉得意一笑,“你就说吧,你承诺的每一句话,我都要拿小本本给你记着,你若是实现不了,我看你怎么办!”

  季青临见她没有岔开话题,也没有回避,而是想着他日后实现不了,说明她目前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忍着疼挤出一抹笑意,回道,“好。”

  “吹牛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何遇笑着拿手帕拭去季青临脸上被药气呼着凝结的水珠,“哦,对了,谷渊说你要药浴七天,你要向朝廷告假吗?”

  “自然是要,叶羽呢?”季青临问。

  “在外边呢,我帮你叫进来?”何遇指了指外边。

  季青临点了点头,腿上钻心的疼让他几乎说不话来。

  何遇出去叫叶羽进屋,而她却去了小厨房给季青临熬粥。

  “爷。”叶羽看着坐靠在浴桶中的季青临,“王妃不在外面,忍不住的话可以喊出来。”这种药浴,他是知道的,划开皮肉,刮掉被寒气侵蚀掉的腐骨,不缝合,就这么浸泡在药汁中,一直到再次挂掉表层的腐骨,然后才缝合。

  这种似是有一万只虫子在膝盖处撕咬的疼和痒,很少有人能忍耐的住!季青临被寒气伤了膝盖时做过一次,叶羽全程都在,所以此时,叶羽知道,季青临在忍,在拼命的不让自己在何遇面前露出一丝狼狈。

  

第二十五章 主动照顾(新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