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做天下第一妒夫(新修)

  季青临柔着嗓子道,“哪是罚她,母后怀她时中过毒,导致她自由体寒,而这冰华雪鱼是寒凉之物,她万万是吃不得的,此时罚她去拔草,不过是让她晒晒太阳,出身汗,将冰华雪鱼的寒凉之气尽快发散出来罢了。”语气中满是无奈之感。

  “原来如此。”何遇明白季青临的苦心后,也是松了一口气,既然不是鱼的事,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不过,何遇有些好奇地问,“你让青雅去拔草,她竟然还识草药呢?”

  季青临突然笑的十分灿烂,如同绽放的桃花一般,“她哪里认识什么草药。”

  不认识草药,却让她去药圃拔草,那岂不是让她去捣乱的?何遇歪着脑袋问,“你和谷渊有仇吗?”

  季青临放下手帕,随口道,“昨日他不是给我拿药来着,我自然得谢谢他。”季青临说的情真意切。

  何遇却是挑眉看着季青临,腹诽道,啧啧啧,原来还惦记着谷渊将止疼药放在桌子上故意没及时喂给他的事呢?真是记仇,睚眦必报呐!

  “咦?谷渊人呢?”何遇说着四下张望了一番,因为季青临今日是在谷渊这边药浴的,但是却未见谷渊的人影。

  “被宰相府请去给梁知夏瞧脸去了。”季青临说着看了何遇一眼,神色很是微妙,“听说宰相府的大小姐一夜之间脸上以及脖子处红肿长疮,这短短五日之内寻尽了能人异士,皆医治无效。旁人都说是恶疾,我怎么觉得是中了毒呢?阿遇,你说呢?”

  “我有什么好说的?还不是她竟然想让我断子绝孙,比起她的阴毒,我对她已经算是小小教训了。”何遇说的理直气壮。

  季青临听到‘断子绝孙’这四个字,顿时脸色大变,就像是晴空万里突然来了一场暴雨,他嗓音冷的,“断子绝孙?”

  “冷欢草你知道吗?”何遇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

  冷欢草?他怎会不知,他母后当年怀青雅时,就是被冷欢草的气味所害,险些早产,幸好发生的及时,他记得当时太医说,冷欢草气味香浓,若有身孕之人长闻,轻则流产,重则一尸两命,如若未怀有身孕的女子长闻,则会难以怀孕,长久以往,便会丧失怀孕的能力。

  “你确实下手太轻了。”季青临眼中寒光不减,他若是早知道这事,绝不会让谷渊去给梁知夏瞧病!何遇是他的王妃,给她下药,就是无异于给他下药!

  何遇倒了杯茶水,边喝茶,边从开着的窗户看着季青雅蹲在药圃里,狠狠地拔着药圃里不知是草还是药的植物。

  谷渊恰好回来了,一进园子就看见季青雅在祸害他的宝贝药,上前似是对季青雅说了什么。由于太远,她也听不清,但是看谷渊的脸色,很是难看。

  季青雅抬起苦巴巴又愤怒的小脸,朝谷渊怒冲冲地说了什么,然后谷渊就疾步朝屋子里走来了。

  “季青临!让你的妹妹快些住手!”谷渊黑着脸,咬牙道。

  “你前些日子不是说药圃里长草了,她这不是正好给你帮忙?”季青临一脸风轻云淡,似是真帮了什么忙一样。

  谷渊黑着脸,一双冰冷的眸子定定看了季青临几秒好,忽然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扫了何遇一眼。

  何遇被谷渊这般看的有些怪怪的……正想谷渊何故这么看她呢,就听谷渊不缓不急地地开了腔。

  “王爷这么一说,我突然也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话说当年大将军……”

  “叶羽!让长公主歇着。”季青临厉声打断谷渊的话,朝屋外喊道,脸色异常的难看。

  谷渊也没再往下说,甩袖转身出了屋子。

  何遇很是奇怪谷渊适才看她的眼神,因此目光一直跟着谷渊出了屋子。

  只见谷渊走到苗圃边上站定,看了看也刚从药圃里出来的季青雅,低头从怀中摸出个瓶子,倒出一颗暗红色的药丸在掌心,递给了季青雅。

  季青雅摊开两只手,似是让谷渊看她手上沾着土,不能拿药。

  谷渊嫌弃地看了看季青雅的手,然后皱着眉头面无表情地捏起药丸,送到了季青雅嘴边,季青雅低头一口就吞下了药丸,然后笑眯眯地仰头看着谷渊。

  谷渊却是瞥了季青雅一眼,然后看着他药圃里被季青雅祸害的草药,脸黑了又黑,然后挽起袖子,拿起药圃边上的工具,进了药圃,蹲下身子开始在季青雅拔出来的‘草’中翻找草药,然后重新种下去。

  季青雅倒是难得地蹲在一边,双手撑着脸,安静地看着谷渊种草药。

  “谷渊这随身带药的习惯可真是不错。”何遇收回视线看向季青临。

  季青临勾唇一笑,“哪是随身带药,青雅自幼多病,幼时便被莫虚山上的墨慈师太带上了山,她的病一向是谷渊瞧的。所以她的药,谷渊一向是随身带着的。”

  “青雅小时谷渊已经能给人瞧病了?”何遇很善于抓住八卦的重点,“青雅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那谷渊如今年纪几何呀?该不会也和润行老头一样,年过半百而容颜不老吧?”

  “这世间能有几个润行?”季青临说起润行时,眼中的神色怪怪的,但是只是一瞬,快的让何遇都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季青临神色如常道,“谷渊与我同岁,今年二十有四。他是难得的医学奇才,师从药王谷的药王缪寒,十四岁时便出师了。”语气中不难听出敬佩之意。

  何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谷渊和青雅两人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很是舒服,原来认识多年了。

  “阿遇对谷渊很感兴趣呢?”季青临笑容灿烂,但是让人看着却很是发毛。

  何遇白了季青临一眼,“谷渊真是可怜,瞧完妹妹的病瞧哥哥的,还要忍受某些小肚鸡肠的人的妒意。”

  “那谁来可怜我?”季青临可怜兮兮地说道,“自己的娘子眼神一直落在旁的男人身上,怎能不让人生妒?”

  何遇真不敢相信这话是季青临说出来的,他杀神的称号到底是怎么来的?买萝卜送的吗?

  “妒夫,当真是妒夫……”何遇咧嘴摇头道,然后端起茶杯喝起了茶水。

  季青临风轻云淡道,“如若阿遇一直这般对其他男子兴趣浓厚,那我定当要坐实这妒夫的名号,做这全天下的第一妒夫!”季青临神色认真,丝毫不像在开玩笑。

  

谷小蛮说
哈哈哈,前一个题外说错了,是东宫的男主叫顾小五…………看至此处还没有收藏的小仙女们,记得收藏呀!么么哒~~~

第二十八章 做天下第一妒夫(新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