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像,真像

  季青临看进何遇眸子里,唇边洋溢出一抹宠溺的笑意,摇了摇头,似是有些无奈,去青楼,能学到什么好东西。

  “去把东西收来,给点银子将人打发了。”季青临对守门的侍卫吩咐道。

  守门侍卫面露难色,“那位姑娘说,牌子虽是平定王府的,但是她还是要见了牌子的主人,才能物归原主。”

  季青临看向何遇,“你不是出去转了一圈?怎么忘忧馆的人却找上门了?”

  何遇干笑,“那个,不就是去忘忧馆去转了一圈嘛!去哪儿转不是转呢?”

  季青临无奈且无语,他对侍卫道,”去告诉来的人,就说府中并无人丢牌。”

  “别呀,我出去拿就是了。府中的牌子若是落到别人手里多不好……”何遇说着人已经飞身跑了出去,快的让季青临都来不及叫。

  府门口,忘忧轻纱覆面,站在府门口的石狮子跟前,见何遇出来,赶紧上前,将玉牌双手递给何遇,有些不安道,“我来,可会给王妃添麻烦?”

  何遇微微一愣,愣过之后倒也觉得忘忧能猜出她是王妃,倒也没什么稀奇的,一来她识得她是女儿身,二来这玉牌是平定王府的,平定王府除了季青临,就她一个女主人了,旁的婢女哪敢去青楼。

  忘忧见何遇不说话,便又赶紧解释道,“本来是怕来了给王妃惹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我这种出身的女子,大家都是避之不及的。可是我想着若是不送过来,也怕王妃丢了东西着急。所以……”

  “忘忧姑娘多虑了,我还要多谢忘忧姑娘送来玉牌过来呢。”何遇笑着打断了忘忧的话,如若可以,谁不愿意做一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呢,所以,她倒不会因此低看忘忧。

  忘忧抿唇浅笑,“承蒙王妃不嫌弃。王爷是出名的痴情男子,时过境迁,他总算是觅得良配,走出过往。王妃性子纯真,定能与王爷百年好合。”

  说完微微屈膝行礼,转身入了她的小轿。

  何遇站在原地,心里感慨,陆离的事果然是人尽皆知呀!何遇看着忘忧走远的小轿,摇了摇头,转身甩着玉牌,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往院内走了去。

  ***

  转眼又过了十日,这段时间里,季青临除了好好养腿外,就是时不时撩一撩何遇。而何遇则是看着各种各样的话本子取乐,与季青临斗斗嘴。

  前天,太皇太后从香山礼佛回宫,加之季青临的腿已好了许多,因此便今日携着何遇进宫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一并将之前欠皇太后的请安补上。

  去的时候,太皇太后恰巧午休,何遇和季青临便先去了皇太后的宫中。

  坤宁宫。

  何遇和季青临进了殿内时,太后正拿着剪子修剪花枝。

  “儿臣拜见母后。”季青临坐在轮椅里垂首请安。

  “儿媳拜见母后。”何遇在季青临身侧屈膝行礼。

  太后转身,笑着将手中的剪子放在了宫女端上来的托盘中,伸手在空中虚扶了一把,“我儿快些起身。”

  何遇起身,那日拜堂时,太后虽在,但是何遇却顶着盖头什么都看不见,此时见太后皮肤白皙紧致,一双桃花眼妩媚娇慵,却又不失华贵,笑起来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明明已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如同三十四五,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端庄大气,和蔼可亲。

  何遇不知,这样身处权利巅峰的女人,怎会是表面这么无害的。

  太后那日也是为曾瞧见何遇的容貌,于是此时细细打量了一番道,“文静乖巧,淡雅标致,真真是个惹人疼的孩子,难怪青临这般心疼你。”

  何遇本来有些拘谨,没想到在太后看来成了文静乖巧。

  季青临看了一眼何遇,强忍住笑,“母后不知,乖巧这词与她素来无缘。”

  话音刚落,何遇就瞪着季青临,手悄悄伸在他身后,在他背上轻拧了一下。

  季青临像是没感觉到疼一般,笑的更加厉害了。

  两人的小动作被太后看在眼底,慵懒的眼底闪过一丝恍惚的神色,似慌乱,又似是诧异,最终归于平静,只剩一丝了然。

  初看不觉得哪里像,但是这一举一动,让人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昔日的她,像,真是像!

  

第四十章 像,真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