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你是我的人

  何遇因落水,肺部还是觉得有些疼,晚膳也未用多少,只喝了两口清粥就没在吃了,见季青雅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便让木樨看着,她起身去了雪雅斋。

  本来心怀愧疚的她,不敢去看季青临如今的模样,但是不去看,她心又憋的慌,所以还是决定去看看。

  雪雅斋。

  何遇在门口徘徊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往屋子内走去。

  屋子内,季青临面色如土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没了眼中的柔和,整张脸显得冷峻,威严,疏离。

  何遇坐在床边,抬手轻抚上他的眉眼,原来,他不是天生就那般眉眼柔和的,想着他的一瞥一笑,何遇才明白,他的脸本是天生的冷若冰霜,只是因为眼中的柔光,唇角的淡笑,才让他看起来温润如玉。

  何遇只觉光线一暗,转头就看见谷渊从门口走了进来。

  “谷渊,他怎么样了?”何遇站起身,担忧地问道,手因为紧张不自觉地握在了一起。

  “五脏俱损,静脉具断。”

  短短的八个字,何遇直觉犹如雷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你落水,他动用内力入水救你,寒毒侵入五脏六腑,后又不怕死地催动内里,一路轻功带你到城门口,在马车上,还用内力给你暖身子,这一系列下来,不是作死是什么?”谷渊语气淡淡,他连生气都生不起来了。

  “到底是爱到了什么程度,判断从不会失误,章法从不会乱的季青临,竟然为你乱了章法,失了判断和分寸?你不过是落水而已,并无大碍,他至于那般失了分寸,连自己的腿,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了?”

  何遇抿唇不语,耳边回响着谷渊的话,到底是爱到了什么程度?动用内力会有什么后果,他岂会不知?但是他还是做了。当时叶羽也在,完全不必他亲自动手救她的。

  季青临,你到底为何对我这般好?何遇在心里暗暗地问。

  谷渊见何遇抿唇不语,一脸哭色,也不忍心再说,“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龙人族的心头血,能生筋脉,肉白骨,起死回生。他用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

  何遇脸上哭色不减,不过就是血,多少起点作用她是信的,能那么神奇,她是不信的。

  “他何时能醒?”何遇看着季青临,问道。

  谷渊看了看窗户外面的星辰,“后半夜吧。”

  “那我在这等他醒来。”何遇说着坐在了床边,她要在这里守着他,等他一睁眼就能看见她,她要等他一睁眼就臭骂这个大傻瓜一顿!

  谷渊眸光深深,动力动唇,“明日还要取血,注意自己的身子。”

  “谷渊,取血之事,你知我知,千万不能让季青临知道,他若知道了,定是一口都不会喝的。”何遇看着谷渊说道。

  谷渊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屋子,替他们关上了门。

  深夜,当季青临一睁眼,就觉得手上一片温软,他垂眸一看,只见何遇趴在床边上已经睡着,手还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阿遇…”季青临轻声唤她。

  何遇本就睡的浅,她抬起头看向季青临,眼睛突然一红,“你醒了。”

  季青临全身也就脑袋能动,他微微点了点头,“地上凉,快起来。”

  何遇低头起身间一滴眼泪掉下来砸在了季青临的手背上,“你个傻子,你瞧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何遇语气中满是心疼,喉咙都有些哽咽。

  季青临多想将眼前梨花带雨,娇嗔的何遇拥入怀里,可是他此时连个指头都动不了,而且五脏六腑都破裂一般的疼。

  “阿遇,你看看,我眼中有什么?”季青临眨了眨眼睛。

  何遇以为他眼睛不舒服,刚忙凑到季青临脸跟前,认真地看着季青临的眼睛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呀。”

  “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季青临笑问。

  何遇往跟前又凑了凑,“我再看看。”左看右看,还是什么都没有,“我去叫谷渊来给你看看吧。”

  “傻子,我的眼里有你啊,只有你,你没看到吗?”季青临眼中带笑看,目光柔柔地看着何遇。

  何遇闻言看向季青临的眼睛,目光柔和,里边有她的倒影,他不似睡着了那般容颜冷峻,整张脸因为他的目光儿温润如玉。

  何遇笑,“看到了,我眼中也只有你啊!”两人本就离的近,何遇说话时的气息呼在季青临的下巴处,像羽毛轻撩一般。

  季青临眼中笑意愈浓,这是何遇第一次回应他,岂能不叫他心生欢喜。

  何遇看着季青临此时虽惨白,但是却因为笑容异常好看脸,何遇觉得她着魔了,就连季青临扬起的唇角她都觉得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何遇凑近,轻轻地如柳絮一般在季青临唇角印上了一吻,笑意盈盈地抬头,眼中古灵精怪地挑了挑眉,得意道,“季青临,你,我何遇盖章了,以后就是我何遇的人了!”

谷小蛮说
【小剧场】   夜晚,何遇拿着鞭子和蜡烛进了屋子,兴致勃勃道,“夫君,今晚,我们玩点有意思的。”   季青临搓了搓手,还带着些许小兴奋,期待地点了点头。    结果,何遇这货给季青临表演了一晚上的鞭子灭蜡烛………

第四十九章 你是我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