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你们认识?

  溶月拍了拍手上的土,苦笑道,“王爷,奴婢老了,您还是和当年一样风姿卓越,容颜不改。”

  “你们认识呀?”何遇惊喜地问道,能与季青临说上话,还能让季青临记着的,看来溶月不是一般大环人家的婢女,应该是权贵家中的婢女。

  季青临未开口,反而是溶月急急开口道,“溶月当年是……太后身边的宫女,因犯错被太后贬出了宫,所以自然是识得王爷的。”

  竟是太后身边的宫女,这倒是何遇未曾想到的,“哦,原来是这样。”

  “小姐,院子里太阳大,您快和王爷进屋吧。”溶月看了看太阳,催促道。

  季青临点了点头,“阿遇,我们进屋吧。”

  何遇确实觉得也有些人,于是点了点头,对溶月说,“溶月,等凉快些了你再种吧。本来身子才好,别累着了。”说完就从叶羽手中接过轮椅,推着季青临进了屋。

  溶月看着何遇的背影,眼中神色复杂,三分怜悯,三分无奈,三分感慨。

  “溶月姑娘。”叶羽走到溶月跟前,“当年你不是离开帝都了吗?王爷给您的银两,足够你后半身衣食无忧了,为何你又在此,还成了王妃的婢女?”因为之前季青临的警告,叶羽对何遇的态度尊敬多了。

  溶月叹了口气,“我本是要离开帝都的,结果半路遭山匪打劫,钱财被一洗而空,还身受重伤,被草街村的一个猎人救下,与他做了夫妻,本也和和睦睦,哪知我生下念予在月子中时,他说去给我打只野鸡补补,哪知竟遇见了大虫……被村子里的人抬回来不久就离世了。”

  这些事,溶月未曾向人提及过,如今一说,眼中已是泪水旺旺。

  “这些年苦了你了。“叶羽叹了口气,“那你为何不来找王爷?你知道王爷会帮你的。还有你说的孩子念予呢?”

  溶月摇了摇头,用手背沾了沾眼泪,“王爷对我恩深义重,怎敢再来添麻烦。因为坐月子时夫君离世,我也从此身体一病不起,一个多月前,念予卖花遇见了小姐,我本时日无多,想将念予托付与小姐,但是小姐却将我与念予一起接入府中,并治好了我的病,还教念予识字下棋,小姐的恩德,我无以为报,唯有身旁伺候以报恩德了。”

  叶羽抿了抿唇,听溶月说了这么多,除了对溶月的不幸感到痛心外,对何遇也重新认识了一番,她倒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自私……

  “娘!”念予跑的满头大汗地进了院子,手里还拿着后花园摘的花,小脸红扑扑的,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叶羽,又看了看他身上的佩剑,有些害怕地止住了脚步,站在原地怯怯地看着叶羽。

  “她就是念予?”叶羽问溶月。

  溶月点了点头。

  “真是个漂亮的小娃娃。”叶羽看着念予,见她似乎有些怕,向来黑着的脸努力挤出一些笑容,朝念予招手道,“念予,快过来,舅舅抱。”溶月比他大上几岁,按姐弟来说,念予叫他舅舅没错!

  叶羽不知道,他不笑还好,一笑着实吓人,虽然他已经极力在挤出笑容了,但是僵硬的脸部肌肉让他看起来却有些狰狞,加之他因为紧张,手不自觉地扶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念予看着眼前狰狞地笑着的叶羽,嘴一瘪,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了,手里的花也掉在了地上,她哭着看了眼地上的花,哭的更伤心了。

  溶月有些尴尬地看了叶羽一眼,赶忙上前蹲下揽住念予的背,柔声哄道,“予儿,别哭,舅舅是好人。”说着拿出帕子擦着她豆子般大小的眼泪珠子。

  念予听着娘亲的话,抬头又看了看叶羽那有些狰狞的笑脸,怎么看也是凶凶的,依旧低头小声哭。

  “予儿,小姐在屋子里休息呢,你会吵到她的。”溶月知道这样说保准管用。

  果不其然,念予顿时就不哭了,湿漉漉的大眼睛打量着叶羽,“娘,他真的是舅舅?”

  “对呀。”

  念予仰头再次看向了叶羽,此时的叶羽早就收起了笑,看起来就是一个冷冷清清的小伙子,还有些清秀好看呢。

  “舅舅笑起来太可怕了……”念予看着叶羽,带着还未散去的哭腔道。

  笑……起来太可怕?叶羽只觉自己心口受到了沉重的,无以修复的巨大打击!

  

谷小蛮说
要疯了,单机的感觉好痛苦!小伙伴们有事没事的评论区冒个泡呀!给小蛮一些动力呀!而且,评论的宝宝全部给打赏哟!

第五十五章 你们认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