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你太心急了!

  溶月揽着念予肩膀的手紧了又紧。

  “娘,疼……”念予仰着头看向自己的娘亲。

  念予慌忙松了手,“对不起……对不起,娘不是故意的。”

  “爷,谷渊来了。”

  叶羽的声音传了来,溶月拉着念予赶忙把门让开。

  谷渊直直进了屋子,走到季青临跟前,把过脉后,才松了口气,用内力顺了顺季青临体内的气息,收手后才看着季青临凉凉道,“你也太心急了吧,这几天都忍不了?火气攻心,体内气息自然乱了。”

  季青临一阵干咳……这都被他看出来了?

  谷渊转身又看向一头雾水的何遇,“如今季青临搬回临浅院了,你也注意些,莫要撩拨他。否则,对他恢复不利。”

  何遇越听越懵,“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些。”

  季青临突然又是一阵咳嗽,这傻媳妇,谷渊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说清楚点就是,你们夫妻不要有亲密举动,再清楚一些就是在你夫君没有恢复之前,勿要同房!”谷渊清清楚楚地说道,本想给他们两人留点面子的,但是何遇却要他说清楚……

  叶羽和溶月闻言,眼中一片了然,原来刚才在屋子里面,他们……嘿嘿嘿……

  叶羽暗暗想,爷也太疯狂了,身子这样也还有心思想那些事……佩服,佩服!

  何遇的脸顿时红到了巅峰!臭谷渊!绝对是故意的!只是他这医术也太厉害了吧,这都能把脉把出来!

  谷渊给了何遇一个我就是这么优秀的高冷脸,转身走出了屋子。

  其实,把脉只把出季青临体内气息不稳,是他适才不经意看见了季青临坐着的轮椅处掉落在地上的话本子,那话本子刚好呈翻开状态,图的内容很是羞羞,他自然便知道原由了。

  这对夫妻真是好兴致!谷渊感慨道。

  谷渊离开后,叶羽和溶月也很识相地退了下去。

  何遇满脸羞愤瞪向季青临,“你离我远一些,脑子里整天乱七八糟的,想的什么呀!”

  季青临无奈的笑了笑,还不是她扑倒过来导致的,适才他看那有颜色的话本子时都没什么反应……这般想着,季青临摸了摸鼻尖,笑的有些痴!

  ***

  夜间。

  何遇抱着被子和枕头要去软榻上,却被季青临勾住腰,“阿遇,为夫好不容易回来,你怎舍得去软榻,留为夫一人独守空床!”

  “你没听谷渊说让我离你远一些吗?”何遇有些脑瓜子嗡嗡的疼,“季青临,你就作吧!到时候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

  何遇说着就挣扎着想要挣开季青临的怀抱,但是她又不能过于用力,毕竟季青临的胳膊刚恢复,但是就在两人你挣我拉过程中,季青临的手不经意碰到了何遇心口取血的位置。

  “呃……”何遇一声闷哼,顿时疼的直冒冷汗,整个人玩着腰,直吸凉气。

  “阿遇!”季青临被吓着了,赶忙松了手,他明明没用力呀,但是看何遇蹲在地上,低着头颤抖的样子,也不是装的!季青临急的从床上弯腰伸手去扶何遇,“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控制好力道,伤着哪儿了?”

  何遇低着头,抬手在空中止住季青临的动作,示意他不要管她。

  伤口本就没长好,被这么一碰,感觉似乎又裂开了,很疼,撕心裂肺的疼。

  季青临的手僵在半空,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收了回去,但是却焦急不安,不知他到底伤到何遇哪儿了。

  就在季青临自责之时,突然听到了何遇的忍俊不禁的笑声,“被我骗到了吧!”何遇抱着怀里的杯子枕头起了身,脸上是得意的笑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额角还挂着几滴汗珠。

  “阿遇……”季青临凝神看着何遇,苍白的脸色,中气不足的笑声,虽然她极力的掩饰,但是他却看得出,她此时很疼!

  “好了,你别啰嗦了,我就要睡软榻。”何遇说着转身咬牙忍痛往软榻上走去,她尽量让自己走的轻盈一些,免得季青临有所察觉。

  季青临看着何遇缓慢的步伐,眉头拧成了一团,他不知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刚刚鼻尖似乎隐隐约约有血气的味道。

  何遇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心口处,白色的里衣已经隐隐约约渗出了一些血迹,她背对着季青临放好枕头和被子,便钻进了被窝,蜷缩着身子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第五十七章 你太心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