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愿赌服输

  一路走下来,季青临怀里的花是越来越多,而何遇总是在收到玉佩的下一瞬便被人要了回去,何遇不由暗衬,今天还真是魔怔了不成?

  何遇正想着呢,一个小娃娃上来拉了拉何遇的衣角,奶声奶气道,“姐姐,你背上有张纸。”

  “什么?纸?”何遇反手在背上一摸,果然摸到一张纸,她拽下纸来拿到眼前一看,只见那白纸黑字写着,‘已有良配,勿扰!’

  何遇狠狠地将纸揉成一团,往前一扔砸向了季青临的后脑勺,难怪已有男子送上玉佩就会回头来道歉收回玉佩!原来是这纸的缘故,想起出府时季青临拍她的背,想来是那时就已经贴上了!

  季青临只觉后脑勺被砸了一下,不疼不痒的,扭头就看见何遇对她怒目而视,再看了看砸他的‘凶器’,有些眼熟……于是朝何遇笑着走了去。

  突然一蓝色锦衣的谦谦公子越过季青临走到了何遇眼前,他手里还拿着一把花束,看得出来也是受欢迎的,哪知他直直地将自己手中的玉佩递给了何遇,脸上带着羞怯的笑意。

  何遇看了眼季青临,笑眯眯地准备伸手去接,手还未挨到蓝衣公子的玉佩,便被季青临往手中放了一块玉佩。

  “这位兄台,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你怎可如此插队?”蓝衣公子看着季青临往何遇手中放的玉佩,抬眼看着季青临说道,“即便你我同时都想将玉佩赠与姑娘,也得问问姑娘愿意收谁的才是!”

  季青临眉眼一挑,“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赶紧将你的东西拿走,本……本公子心情好,饶了你的狗命!”

  “天子脚下,你说话怎敢如此放肆。你以为你是平定王呀?”蓝衣公子皱眉,文质彬彬道,一看就是一个读书人。

  “放肆?你说放肆?”季青临不由怒了,给他的女人送玉佩,还说他放肆?放肆这两个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用过了。不过他有一句说对了,他还就是平定王!

  季青临好笑地看着蓝衣男子,但是眼眸已开始发冷,何遇上前拉住季青临的胳膊,朝蓝衣男子尴尬笑道,“我这兄长这不太好使,你别介意哈!”何遇指了指脑袋,然后拉着季青临就跑了。

  “阿遇你放开,我倒要问问他,我怎么放肆了?”季青临边走边嚷,但是身体却是很诚实地跟着何遇走。

  总算是走到了远离人群的地方了,何遇握着手中的玉佩,看了看季青临的花,“游戏结束了,多少朵?”

  季青临面向何遇,向她伸出手,手心向上,做了一个讨要的手势。

  何遇以为他是要玉佩,便将玉佩往他手上放去,季青临却摇了摇头。

  不是玉佩?她低头看了看她手中还有一朵花,便将话给了季青临。

  “刚好520朵。”季青临将何遇给的花放进了花束,“阿遇,有了你给的这一朵,才是520,多一朵,少一朵都不行。”

  何遇这才反应过来,“好你个季青临,你又坑我!”

  “我何时坑你了,你送我鲜花,我赠你玉佩,这不证明你我心心相映吗?”季青临说着将一大捧五颜六色的花递到何遇面前,柔着嗓音道,“娘子,回家插花了。”

  何遇被季青临的一声娘子叫得心里痒痒的,却又感觉甜甜的。

  季青临牵着何遇,手里抱着鲜花,两人慢慢悠悠地往平定王府走去,微风徐徐,鸟叫虫鸣的,何遇突然觉得,人一辈子也不过如此了。

  ***

  平定王府,临浅院。

  何遇插完花,已是深夜,直到在季青临炙热的目光注视下,她才想起,这些花,不是战利品,而是她战败的象征……

  她,还欠着季青临一个奖励呢!

  “阿遇,休息了。”季青临嗓音轻柔诱人。

  何遇突然觉得气氛有些暧昧了,她还想再插一阵花呀!

  季青临的腿才好了三天,今天便开始浪起来了,他半卧在床上,身着一件长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多了几分媚态。

  “我突然觉得花插的不好看,我再重新……”何遇话没说完,季青临已经到了何遇跟前。

  “阿遇,我说了,我若赢了,我要你。”季青临说着将何遇逼进了软榻,手伸向何遇腰间去拉扯腰带,坏坏地笑道,“今晚,你愿赌服输,任我……”

  何遇见过冷峻的季青临,温润的季青临,沉着冷静的季青临,慌乱无主的季青临,唯独没有见过这般坏坏的,痞痞的季青临!

  偏偏是这样坏痞坏痞的季青临,让她心跳的厉害,慌了神,失了魂。

第六十一章 愿赌服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