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突变

  当何遇再次睁开眼时,她已在临浅院屋子的床上。

  何遇看了眼屋子里点的灯,嗓子有些发干,“我睡了多久了?”

  “一夜又一天了。”木樨眼睛红红的,像小兔子的眼睛一样,她将何遇扶起来靠在床上后,转身去给何遇倒水,趁着何遇不注意偷偷抹掉眼泪。

  何遇异常安静,安静的吃饭,安静的吃安胎药,安静的睡觉。

  只是每每半夜醒来时,手不自觉抚上季清临平时睡的那一半位置时,才恍然想起,季清临自从那日开始,就没来过她屋子了。

  整个人突然就会异常清醒,屋外的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都听的异常清楚。

  第三天时,何遇终是问道,“季清临最近……在做什么?”何遇侧头看着木樨的背,眼中一片沉寂。

  木樨身子一顿,转身有走过来将药汤递给何遇,眼神飘忽,“王爷……王爷在宫中尚未回来。”

  “咳咳咳!”何遇被汤药呛的伏在床边直咳嗽,脸都咳的通红。

  木樨眼睛更红了,泪汪汪的抚着何遇的背,“小姐,你慢些喝。”

  许久,何遇才缓了过来。

  “叶羽呢?可在?”

  木樨抿唇,过了一会儿,才在何遇的目光下,红着眼眶说,“小姐,您就别问了。你养好身子要紧。”

  “什么叫我别问了?”何遇看着木樨,她太了解木樨了,她向来藏不住话,“木樨,连你也要骗我吗?”

  木樨闻言,眼泪顿时就止不住了,“小姐……整个京城都在说,你那日将迈兮郡主推下钟楼后,王爷很生气,要休……休了王妃,娶迈兮郡主。”

  何遇只觉胃里的汤药似是要翻腾上来,她强压住胃里的翻涌,苦笑道,“休……我?”

  “小姐……你放心,你是皇上亲自赐的婚,也是皇上作证王爷此生只娶你一人的。皇上肯定不会允许王爷娶其他人的!”

  何遇沉着眸子,一言不发。

  木樨突然带着哭腔道,“可是王爷这是怎么了,平日里都和你恩恩爱爱的,怎么现在就……他为了娶迈兮郡主,在这大雪中已经在金銮殿前跪了三日了,求皇上……”

  何遇终究是忍不住将刚喝下去的药汤全部吐了出来,趴在床边朝着痰盂干呕了好久。

  “我取了七日的心头血将他医好,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在这寒冬积雪上作践自己表深情吗?”何遇心中涩然。

  “小姐……”

  何遇倒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木樨却是眼泪汪汪,她不明白,平日里都好好的王爷,怎么进了一次宫就变成这样了。

  “木樨,帮我重新熬碗药吧,刚喝的全吐了。”何遇平静的跟没事人一样。

  慕远侯夫妇得知消息后,深夜来到平定王府看望何遇。

  刘氏看着面色很差的何遇,心疼不已,“我和你爹也不知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们知道传言不可信,你平时虽贪玩,但你心地善良,绝不会对人下狠手。娘知道你受委屈了。”

  刘氏话一说完,慕远侯就连连点头。

  何遇苦笑,虽说慕远侯夫妇非她亲生父母,也有可能是季清临安排在她身边的父母,可是他们都愿意相信她,而季清临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与她一生一世的人,却不信她。

第六十九章 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