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信还是不信

  第四天午后,何遇喝过药后没多久便觉得迷糊起来。

  安胎之药,多为安神。所以自从喝药后,何遇变得异常的嗜睡。

  就在她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床前,何遇半睁眼睛,只是看着,什么也没说。

  “阿遇,才三天不见,你消瘦了。”温润的嗓音缓缓响起,季青临坐在床边,手抚上何遇的脸颊怜惜地轻轻摩挲。

  何遇鼻子突然一酸,眼睛也跟着有些发酸,“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信你。”季青临毫不犹豫,他皱眉看着何遇,“可是,皇宫之中的事,岂是你一句‘不是你或者你没有’能解释的清楚的?”

  确实说不清楚,可是她当时那么说,也不指望能说清楚,她只是奢求季青临能清楚,能相信她而已。

  何遇定定看着季青临,“我费心血为你医好的腿,为的就是让你在雪地上给别人表深情吗?”语气听不出喜怒。

  季青临却眯眼笑了,“阿遇吃醋了。”京城中传他要取沈迈兮的话他也听到了。

  “那日在钟楼上,沈迈兮跟我说了许多事情,关于你,关于她,关于我。”何遇答非所问,一脸你欠我一个解释的摸样看着季青临。

  季青临却是十分坦然地问,“那阿遇对她说的,是信呢,还是不信呢?”

  “信一半,疑一半。”何遇也不加掩饰地如实回答,沈迈兮说的话当时在气头上觉得没有破绽,当她回府冷静下来后再想,却有诸多可疑之处。沈迈兮说季青临一早就为了医腿而在八年前为她寻慕远侯为父母,为他日后取血做打算。可是季青临的腿,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早被谷渊医好了,何至于为此在八年前就做好谋划?

  就算八年前就谋划好了,随便设个局救下她的命,在顺势受个伤,以她的脾气,自然会报恩,取血不也水到渠成?何苦非要扯来皇上赐婚,陪他们演这场戏?

  如果沈迈兮说的是真的,她和季青临情投意合,情深似海,又何故在季青临面前演那么一出苦肉计呢?现在想来,分明感觉是在拿自己的命在赌!

  何遇觉得,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而季青临和沈迈兮的目光交留中,缺点那种感觉。何遇将沈迈兮说的那些话一句不落地给季青临重复了一遍。若果是真的,她绝不会挡着他们。

  “这些话,漏洞百出,阿遇也信?”季青临好笑不已,眼中没有一丝丝的心虚。

  何遇侧过身子,一手撑头,看着季青临淡淡笑道,“既是如此,还请王爷解释一下,为何你我私下说的话,做的事,沈迈兮为何会一字不差的说出来?为何她说的你对她的承诺,与你给我说的一字不差呢?”

  季青临敛了笑意,神色严肃认真,“这也正是我纳闷之处!如此私密的事,她如何知道!”

  何遇白了季青临一眼,“难不成她长了千里眼和顺风耳?”

  “也许呢。”季青临若有所思。

  “你就没什么解释的?”何遇冷着脸问道。

  季青临想了想,“没有。”

  “那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满大街的传言是怎么回事?”何遇没好气道,他究竟是无所谓呢,还是算准了她能将此事看破呢?

  “阿遇觉得,这传言是谁放出来的呢?”季青临不以为然地一笑,褪去外袍钻进了被窝,适才他进屋时取下了披风,又坐在床边将身上的寒气散过了一些,这才褪去外袍钻进了心心念念的被窝。

  

第七十章 信还是不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