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逼迫

    沈迈兮的一番话在太皇太后眼中便成了乖巧懂事,而她的一番话恰恰又提醒了太皇太后,沈迈兮和季清临身上可是有先皇的旨意未领,沈迈兮喜欢季清临,她看的出来,而沈迈兮自幼在她身边,对她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沈迈兮见太后陷入沉思,又装作纯良无害的样子勉强笑道,“还好地上有刚扫起来的积雪,我掉了上去,并无大恙,您就不要动气了。”

  而太后确实一转身看向桌边的季清临,“临儿,君无戏言,先皇之前给你赐婚,如今你却又另娶他人,你置先皇的颜面于何处。依哀家看,还是择个良日,将迈兮娶了。”

  “皇祖母,使不得。父皇赐婚之事,我与迈兮已经达成合意,自行解决。我与阿遇也是皇上赐婚,名正言顺。”一旁的季清临开腔道,语气坚定。

  太皇太后斜眼扫了眼季清临,“即便你与那个恶毒女人是皇帝赐婚,可是你与迈兮丫头被先皇赐婚在先,没有先皇哪来的当今皇帝?”

  太皇太后说着一拍桌子,怒道,“先皇赐婚,岂是你等私下商量一下就取消的!你将先皇的威严置于何地!使不得?哀家说使得就使得!立马写休书将那毒妇休了!”

  “母后切勿动怒。”皇太后赶忙开腔道,“小辈们的事儿,怎能让您闹心呢?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免得惹的母后心烦。”

  何遇那丫头她看着挺好,如今又有了身孕,她做母亲的,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觅得所爱,幸福美满就好。

  “馨慈,你糊涂啊。”馨慈是皇太后的闺名,太皇太后气的都有些发抖了,“先皇的旨意他都敢不遵从,这是欺父灭祖!这是要翻天了!你袒护他,将来你百年之后,如何去见先皇?”

  “皇祖母!这世间多的是强娶,孙儿还没见过这般要强嫁的!何况我与她早就说好,这事谁也不提!如今皇祖母逼着孙儿休妻,这又是什么道理!”

  季清临的一番话说一经说出,沈迈兮顿时眼眶红红的,似是要哭。

  “混账!”太皇太后将手重重地拍在案几上,“反了你了!你即是觉得先皇的指令不够让你听命,那本宫的先皇血书可能让你这目无先祖的好孙儿听命?”

  季清临目光一紧,先皇孝顺,当年先皇病逝之时,留给太后一血书,里边内容大概是,太后凭此血书可下达一命令,皇亲国戚,满朝文武,必须遵从,即便是易储,也不得例外!

  皇太后在柜子上的暗格里取出一个木盒子,取出里边的血书,不容置疑道,“传哀家的旨意,命二王爷季清临与迈兮郡主速速完婚,以慰先皇在天之灵。此事由皇帝督办,不得延误。”

  “皇祖母!”季清临大声叫道,声音很是不满,“先皇的血书,你竟这般用了?”无限权力的血书,让当今皇帝时刻担心的血书,竟然就被这么任性的用了?

  太皇太后却不回答季清临,而是转眼看向沈迈兮,“丫头,你可愿意。”

  “迈兮不敢拂了先皇和太皇太后的美意。”沈迈兮红着眼睛柔声道。

  “我季清临,此生只倾心于一人,生死不移!”季清临起身,没有看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直直地走出了屋子,孤身一人往皇帝勤政殿的方向走去。

  勤政殿门口,朱红色的殿门紧闭。

  传旨太监对着清临陪笑着说道,“二王爷。皇上有要事处理,不便见您。”

  “是不便见,还是不愿见?”季清临声音冷硬,穿,传旨太监悄悄抚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弯着腰不敢正眼看季清临。

  季清临一把推开传旨太监,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勤政殿。

  “微臣参见皇上。”季清临入门二话不说便跪在地上。

  季青玄停下手中的笔,看了季清临一会儿,“二弟!”他上前扶起季清临,“这事皇祖母拿先皇血书压朕,朕也不敢违抗!”

  季清临面色一冷,嗓音低沉道,“既然皇上不愿,那微臣就跪到皇上同意为止。

  季青玄也很是为难,若只单单是先皇之前赐婚的旨意,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了。可如今太皇太后拿出先皇血书,这就不一样了!

  先皇血书,是先皇当着满朝文武立的,就算易储也没人敢不同意,太皇太后竟用血书来逼季清临娶沈迈兮!这对季青玄而言,如若季清临遵旨,那便是天大的好事,他再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于公于私,他都是希望季清临能遵旨的!

  可是季清临为了能与何遇再次相遇,付出了多少,他是最清楚的,他不是无情的人,他也很纠结为难。

  “你又何苦逼我。”季青玄看了季清临许久,才低声说出这么一句话。

  季清临不语,起身出了勤政殿,跪在了勤政殿前,背挺的直直的,如同一尊雕像。

  殿外忽起风雪,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第七十二章 逼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