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讲‘忍’

  暗室就在季青临书房的下面,十分隐蔽,也完全隔音,沈迈兮是这间暗室的第一个客人。其他人,只要他想调查,没有找不到蛛丝马迹的。

  偏偏是这沈迈兮,能将他最私密的话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他却找不着她的半点痕迹,说她手段高明吧,下毒和陷害何遇之事做的拙劣的很,说她拙劣吧,她知道的事情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她是如何做到的。

  季青临从暗室出来,在书房的书桌后沉思,忽然转身从身后的暗格里拿出一个红色雕花木盒子,匀称细长的手轻轻打开盒子,里边当着的是他那日从梅林捡回来的手帕。

  他凝视了帕子上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暗红色污渍许久,却未曾取出,然后又默默将盒子盖住,拿起盒子往暗格里放去,但是快到暗格时,突然将木盒又收了回来,关上暗格,拿着盒子走了出去。

  临浅院。

  何遇正在屋子里教念予认字,嗓音温柔干净,“忍,你看这个忍字,用刀子剜心,你说什么滋味?”

  “疼。”念予缩了缩脖子,有些怕怕的。

  季青临在门外停了下来,嘴角不由微扬,一个忍字,被她说的这般血淋淋的,这世间恐怕也没谁能做到了。

  “对啊,疼,滋味特别不好受。”何遇很赞同念予的说法,循循诱导道,“所以,能忍者必是意志坚强者,刀子捅在心上也不吱声,不象猪羊之辈,屠宰手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一招呼就吓得哇哇乱叫,没一点修养和境界。故忍者,高人也。 ”

  季清临笑意更深,由浅入深,没发现阿遇倒是讲课的好苗子,于是想继续听她后面还会怎么说。

  念予听完,仰视着何遇,“姐姐,我也要做一个忍者,做一个像姐姐一样的高人。”

  何遇笑着摸了摸念予的头,“世人都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有时候,往往是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念予不解地看着何遇,“那到底是该忍呢,还是不忍呢?”

  何遇刚想开口,就听溶月在门外道,“参见王爷,王爷为何站在门外不进屋?”

  季青临站在门外,干笑两声,“本王这不是刚来门口,还未来得及进去吗?”

  “王爷何时有站墙角的习惯了?”何遇朝着门外笑道,“也不怕冻着。”

  季青临进了屋子,将盒子随手待在了矮架上,褪去披风,随手递给溶月,然后在炉边将寒气散去了一些,这才往何遇跟前走去。

  “我竟不知,阿遇还有当夫子的能耐,字讲的极好。”季青临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你不知道的,多的去了。”何遇挑眉,很是得意,目光落在了季青临放在矮架上的精致红木雕花盒子上,“盒子里是什么?”

  季青临一伸手,溶月赶忙将盒子双手递给了季青临。

  “给你。”季青临将盒子给了何遇。

  何遇打开盒子,就看见了里边的帕子,白色帕子上绣着一支红梅,一看就觉得华贵。再细看,那绣法竟然和溶月给她的那个绣着栀子花的帕子很像。

  何遇拿起帕子,“我帕子挺多,怎么送我帕子呢?咦,这暗红色的是什么?”

  “我的血。”季青临语气淡淡道。

  溶月在看到那帕子时,眼睛蓦然睁大,世上一模一样的帕子定有的,可是那暗红色的污渍和位置,她却清楚的明白,这世间找不到第二条一模一样的!只是这帕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谷小蛮说
特意告诉小宝贝们一声,pk晋级了,谢谢所有翻书,评论的小宝贝!   庆祝一下,从今天开始,凡留言的小宝贝均奖励18潇湘币!长期有效,么么哒!

第八十一章 讲‘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