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为什么?

  “何族?“何遇冷声问道,虽知道沈迈兮的话不足以为信,但是手还是不由地握紧。

  “何族?”沈迈兮憋笑道,“自然是你龙人族呀,我的小傻瓜,你是不是觉得季青临杀了你全族,唯独留你一人,对你百般呵护,千般宠爱的,对你爱的痴狂呀?”

  何遇冷眼看着沈迈兮,重新细细地打量着她,“你好不容易逃脱,不急着走,却到我这里来跟我说这些,无非就是想挑唆我和季青临的关系罢了。”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沈迈兮挑眉,走至桌前倒了杯水,正欲端起。

  何遇一伸手,杯子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四平八稳地飘至何遇的眼前,“我的东西,你别碰。”何遇说着抬手握住杯子,浅抿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置在了一旁的桌上。

  沈迈兮却丝毫不惊讶,转身对何遇道,“你这术法,可千万不要让季青临知道了,不然……”沈迈兮没有说完,却也不打算说下去,岔开话头道,“我说的这些,是真是假,你问问便知,比如你的贴身婢女木樨,或者慕远侯夫妇,亦或者你的守护者夜辰。”

  木樨?她……她也知情?木樨自幼与她一起长大,她自认为她们情同姐妹,木樨是她在这世间最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事瞒着她?

  “我们还是回到第一个问题吧,暮雪阁的人到底是谁呢?”沈迈兮侧头看着何遇,一脸的幸灾乐祸,“等着你的又是什么呢?”她目光看向何遇微微隆起的肚子,摇了摇头,“啧啧啧,可怜啊,可怜。”她看着何遇的肚子,就像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般。

  何遇顿时怒上心头,目光含着杀意看向沈迈兮,沈迈兮就像受到极大的吸力一般,整个人就像刚才的茶杯,直直飘向何遇。

  何遇一把扼住她的喉咙,“郡主,等着我的是什么,我暂且不知,但是等着你的是什么,我觉得,应该很清楚。”她冷声道,“还有,不要将你适才的那种眼神再看向我腹中的孩子!”

  沈迈兮在何遇手里四号没有还击的能力,她涨红着脸,拼命寄出一句话,“暮…雪阁的…女子是…盛浅予!”

  盛浅予?怎么可能,盛家当年满门抄斩,盛浅予跳下城楼而亡,这是多少人亲眼所见的事实?盛浅予怎么可能还活着?

  何遇的手不由松开。

  沈迈兮退开一步,猛吸了几口气,捂着脖子气喘吁吁道,“是啊,盛浅予怎么还活着呢?”

  当年的事情,何遇也只从不同人的口中听到不同的版本,到底当时是什么一种情况,她也无从知晓,所以,季青临今日的反常,是因为盛浅予回来了?

  “你可知你的婢女溶月曾是盛浅予的贴身婢女?”沈迈兮很是欢喜地问道。

  何遇抬起头看向沈迈兮,溶月?念予?念予!何遇突然想笑,念予,盛浅予,起名字起的这般念念不忘,倒也是主仆情深。

  “此时,她可能正在暮雪阁和她的主子叙旧呢。”沈迈兮嘲讽道,“你做了这么多,又算什么呢?”

  “够了!”何遇厉声制止,“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不过是想看戏霸了。”沈迈兮笑的真诚,“看你们的大戏。”

  “小姐。”伴随着木樨的声音,门吱呀一声开了,“粥好了,小姐。”

  沈迈兮见是木樨,挑眉道,“王妃,您的婢女来了,你不如直接问她吧。”沈迈兮说完直直走了出去,出去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木樨。

  木樨与沈迈兮目光对视时,心里不由一慌。

  何遇也没有拦沈迈兮,而是看着木樨,看着她将粥碗放在桌上,看着她将勺子放入碗中,才语气轻轻道,“木樨,你是何时认识季青临的?”

  “不就是那次在凤栖山山门外嘛。”木樨觉得她家小姐怪怪的,低头摆弄着小菜,不敢抬头看何遇。

  何遇看着木樨强作镇定的样子,心里一凉,“是吗?难道不是比那更早吗?”

  木樨摆弄小菜的手一顿,然后有些手忙脚乱,“小姐说什么呢?木樨有些听不懂了。”

  “木樨,你不适合撒谎你知道吗?你每次一撒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何遇长叹了一口气,眸光也黯淡了下去。

  木樨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何遇,都快哭了,“小姐,不管木樨是因为什么在你身边,但是木樨待您的心,从头至尾都是真的!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王爷让我在你身边,也是担心你……也是方便知道你在凤栖山过的如何,再无其他。”

  “起来吧。”何遇伸手将木樨扶了起来,她算是知道她在凤栖山上的糗事是谁说给季青临听的了,“木樨,季青临八年前屠的南方一蛮族,到底是什么族?”

  木樨见何遇问别的,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是龙人族。”

  何遇顿时大脑嗡嗡作响,龙人族……真是龙人族……为何她还活着?为何季青临将他养在身边?为什么?

  

谷小蛮说
各位小宝贝们,本文7.15中午11:00上架,届时会搞活动,具体内容还没想好,敬请期待……

第八十六章 为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