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引剑江湖决

引剑江湖决在线阅读

引剑江湖决

落魄剑仙

武侠·传统武侠·16.2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6-12 19:43

“我笑尽了天下英雄,如今回首看来,自己也只是个小角色罢了。”从边关退伍回乡的战士孙豫横,渴望挣脱束缚摆脱命运的杀手沈霄,心中藏一人的绝世痴儿司徒若曦,慈悲善良的白衣小僧渡禅心,风尘中追求真理的女神捕曲倩衣,涅槃重生的剑道天才叶南歌,惹尽平生无常事的领头人张喻。七个不一样的人,七种不同的境遇,每个人都是主角。风起时,走进了这唯美洒脱的江湖,再难脱身。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残军归故里

  放眼窗外的春景,萌发的生机和蓬勃的朝气,怎奈闺中的人儿依旧高兴不起来。

  院中的梨花白如雪,经风吹拂,花瓣就似雪花一般飘落,任由大地承接。此时的院落真的很美,连空气中都带有一丝丝芬芳的气息。墙角那一排粉红色小花在摇曳着,似乎连它们都已沉醉其中。

  苏月雯轻轻撩了撩罗裙,缓缓起身,此时的她又想起了那个曾经与她擦肩而过的少年人。不知是眼前幻觉还是心中念想,她再次看向窗外,看向院门外时,那里居然站着一个旧忆里熟悉的身影,而且无比真实。

  “是他回来了?”

  微风是那般柔和,拂过脸颊,如同情人的抚摸。曾经深爱过的两个人,若干年后又再次相见。你站在我面前,我的眼中却已没有了你。

  苏月雯与他保持着三步的距离,没有再过多靠近。

  或许是因为世事的无常,才弄得现在的处境。

  此时的苏月雯,双眼中夹杂着怜悯,心神在微微颤抖。

  眼前男子右边长袖空荡,左边耳括遗失,脸上布满了沧桑,更多的却是无奈。

  孙豫横见苏月雯迟迟不说话,浅浅一笑“这么多年未见,你过得可还好?”

  面对孙豫横的询问,苏月雯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般麻木,我能有什么不好,有了该有的,自然甚好,倒是你……”

  苏月雯看了看孙豫横空荡的右边长袖,又看了看孙豫横缺失的左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孙豫横自然看得明白她在想什么,也不待问,自行解释道“我参军后去了战场,这右臂和左耳都是在战场上被敌人砍去了。”

  闻言,苏月雯皱起了眉头。

  可以想象得到战争的画面是何等残酷,但战场之上生生死死早已是不定数,根本顾忌不了太多。苏月雯再次说不出话来,久久矗立不语。

  孙豫横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凝固的气氛,缓解眼前尴尬“我听闻你早已出嫁,只是不知夫家是谁?”

  苏月雯回过了神,略显无奈地开口回应“舒家家主舒典正是夫君,不过我却不是正室,只做了偏房。”

  孙豫横心里早已将苏月雯放下,可听到了她亲口所说,还是难免有点失落“舒家是玉霜城的第一大家,更是百年的武林世家,难怪你之前说该有的都有了。”

  苏月雯自嘲道“对呀,我想要的富贵都有了,所以当初离开了一无所有的你,所以当初抛弃了一个最最爱我的人。”

  孙豫横不敢再直视苏月雯,思索片刻后又道“他待你可好?”

  苏月雯略显疲态“好与不好都已与你无关,你也不用再多问。”

  她都这般说了,孙豫横已经不知该如何搭话,落寞地看了看眼前的人儿,说了句“好好照顾好自己。”

  待孙豫横转身离开了数步后,苏月雯看着这落寞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你不该回来的。”

  战场上退伍的军人啊,你曾经守护着国家的疆土,数年后回到故乡却发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不算偏僻的巷口,那家小小的面馆依旧生意兴隆。孙豫横还怀念着这里的味道,索性点了两碗面,畅快吃了起来。

  “味道还是一样。”

  在面馆里的西南角坐着一对男女,他们是亲兄妹,那兄长的名号更是江湖上广为流传的墨辞阁书绝赵书航。

  墨辞阁,武林正道内的第一大门派,武儒兼顾,阁主萧景瑞更是德高望重,是正道领袖的代表人物之一。阁内人才济济,其中琴棋书画四绝更是出类拔萃的天骄。

  赵婷儿看到了孙豫横,在兄长耳旁小声说道“那人的外貌着实难看。”

  赵书航不悦,呵斥道“小姑娘家,休得胡言乱语。”

  被兄长呵斥的赵婷儿顿时嘟起了嘴,一脸不高兴,畏惧兄长的她看向孙豫横的眼神里满是厌恶。

  孙豫横察觉到了赵婷儿异样的目光,但他并不在乎,吃完面后便付钱离开了面馆。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着,一边观察玉霜城的变化,一边追忆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

  “你听说了吗?暗影流光一共派出了六位银牌杀手要杀那舒家家主舒典。”

  “听说了,那舒典正邀请一些高手准备应对。”

  “你说是谁出价要杀舒典?”

  “我怎么知道?那舒典武功卓绝,又不是善茬,仇家多了去了。”

  “这玉霜城好久没出现过这种大新闻了。”

  “舒家沉寂时间太久,都会憋出些事情来,这次也不例外了。”

  ……

  络绎不绝的人群,喋喋不休的话语,此时听罢入耳,孙豫横缓缓摇头。

  舒家在玉霜城名气不小,那舒典的武功似乎也很高,又邀请了诸多高手,仅仅是六个银牌杀手似乎还不足以威胁到他,毕竟这若大的玉霜城基本都是这舒家的地盘。

  不管闲言碎语,不管身外琐事,听听就够了。

  傍晚时分,红霞沾染了西方天际,浊日逐渐隐落于西山。

  因为家中已经没有了亲人,以前的房屋也没有人打理,现在甚是脏乱破旧,孙豫横只能在城内的运来客栈暂时居住一晚。

  简单的人,简单的房间,一套桌椅,一张床。

  “咚咚咚”

  夜里,有人在敲击他的房门,力道很小,但声音却很清脆刺耳。

  打开房门,房门外站着的是一位身穿青衣的小丫头。

  “夫人想请先生到府上一续。”小丫头并不拘泥于弯膝作揖的形式,可她的恭敬态度毋庸置疑。

  孙豫横不明所以“你家夫人是谁?”

  “苏夫人。”

  孙豫横思索道,莫非是苏月雯?似乎玉霜城内也只有苏月雯知道他回来了,认识的人里也只有苏月雯能称作夫人,可夜里打扰总归不好,便推辞道“如今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去拜访。”

  小丫头摇着头,不依不饶道“不行不行,夫人吩咐了,必须将先生请去,不然我就得挨那家规之苦。”

  孙豫横看了看眼前小姑娘的表情,做不得假,虽不愿为难她,但深夜去拜访有夫之妇似乎也说不过去,陷入了两难之境。

  小丫头等不得他犹豫,直接拉起了孙豫横的手。

  她双手的力道很小,孙豫横很容易就挣脱了“男女有别,既然如此着急,那你可以前面引路,我随你去。”

  小丫头笑嘻嘻地回道“那正好,那跟紧我别走丢了。”

  小丫头在前方引路,没有回头,只是无奈叹息道“先生其实不知,虽然嫁了富贵人家,但夫人的生活并不像眼前那般华丽。”

  孙豫横不解“那是为何?”

  小丫头没有回答,孙豫横也不便再追问,一直跟着她来到了一座大宅院的后门。

  “夫人就在里面,一切的疑问,先生进去便知。”

  孙豫横轻轻推开了木门,走进了鹅卵石堆砌的小道。那青衣小丫头并没有跟进来,显然是苏夫人刻意吩咐过。

  幽静的小道,周围蛙声跌宕起伏。

  循着小道一直走,直到一座四柱红漆的凉亭出现在眼前。

  灯火黯淡,人儿孤寂。

  苏月雯一个人独坐在油灯下,持针穿线。

  油灯被有透明的无顶灯罩保护,所以不会受到夜风的影响。

  她其实已经发现了孙豫横的到来,但她依旧默不作声,继续小心翼翼地缝着手中的彩帕。

  孙豫横不知道苏月雯这么晚找自己来的目的,也不会去打扰她,就静静地站在凉亭外,默默等待。

  终于,苏月雯完成了缝制,将彩帕拿在手中,缓缓起身走到了孙豫横身前。

  苏月雯微微一笑,在这夜色内的她异样动人“这手帕赠你,权且留个念想。”

  “谢谢!”

  孙豫横伸出左手去接,不料苏月雯却乘机抱住了他。

  闻着怀中沁人心脾的香味,孙豫横的内心莫名惶恐不安,下意识地推开了怀中人儿,后退了数步,那彩帕也掉落在了地面。

  苏月雯自嘲道“你是不是已将我当成了那荡妇一般的存在。”

  孙豫横默不作声,一切的变化来得都是那般突然,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苏月雯转身,背对孙豫横,褪去了上衣,露出了伤痕累累的后背。有的伤口已经结疤,有的还是鲜红。

  孙豫横微怒“是他干的?”

  苏月雯苦笑“在这若大的玉霜城,除了他,还有谁敢招惹我。”

  孙豫横问“他待你不好,为什么不离开他?”

  “离开?呵呵……”苏月雯笑得很凄凉。

  “他舒典便如同这玉霜城的天,我逃得了吗?他在外面是闻名的大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残忍的禽兽。”

  孙豫横调整了呼吸,开口道“此时只要你想离开,谁都挡不住你。”

  苏月雯重新穿上了衣服,转身看向孙豫横的双眼,他的眼神竟是如此坚定,没有夹杂丝毫谎言狂妄。

  本以为苏月雯会答应,可她却摇了摇头“你走吧。”

  孙豫横迟疑“为什么不愿意离开?”

  苏月雯没有回答他,而是弯下腰,伸出白晢如玉的手,将地上的彩帕捡起,再次递出。这一次再没有任何出奇的举动。

  孙豫横接过了彩帕,莫名其妙说了句“我听闻有人和暗影流光做了交易,但六个银牌杀手,是无法杀死舒典的。”

  苏月雯皱眉“你怀疑是我雇的杀手?”

  孙豫横没有接话,转身原路返回。

  出了院门,他又看到了那个青衣小丫头。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啊兰,兰花的兰,静美清香,嘻嘻。”

  小丫头真的很活泼可爱。

  “先生见到夫人了吗?”

  “见到了。”

  “那先生现在要离开了?”

  “灰蒙蒙的天,不回去睡觉还能去哪里?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夜愈发深沉了。

  一匹赶路的马,一位驾马的人,穿梭在林间的山路,他要去往的正是那玉霜城。

  “黑灯瞎火地赶夜路,你也不怕遇见了索命的仇家。”黑暗中传来了冰冷的嘲讽声,犹如寒潭彻骨。

  驾马的人束缚住了马匹,向四周呵斥道“哪里的毛头小儿,不要装神弄鬼,速速滚出来受死。”

  “哈哈哈哈,说你一句还不高兴了,我若补你一刀,你岂不是要到阎王那里去投诉我。”藏身黑暗中的人儿在笑,潇杀阴冷。

  马上的男子勃然大怒,拔出腰间佩刀,运转功力挥刀。

  “嘭嘭嘭”

  四周激荡,沙石草木飞起,马儿更是惊吓长啸。

  “好内力,可惜了,心态不好,境界不够。”

  话语落毕,一支箭破空而来。

  马上男子挥刀击箭,可一箭刚落,又是三箭袭来,暗中人竟会三箭齐发!

  男子飞身下马躲避,三支箭都射在了马儿身上。

  “嘶……”

  马儿发出了最后的哀鸣,然后倒在了地面。

  “送你入地狱!”黑暗中的人好生狂妄。

  一道寒芒在林间闪过,男子的头颅直接离开了身体,鲜血飞溅。

  一人一马,在顷刻之间,尽数陨落。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引剑江湖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