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城咒在线阅读

重城咒

孙麒麟瑜

科幻·未来世界·32.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8-10 23:03

「这是一个黑色的白天,时钟敲响,铛!铛!铛!……十二声,是正午。然而,天空却不见高高耸立在中央的太阳……明明没有乌云,漆黑的头顶上却在下雨。是雨吗?不!那是血,黑色的鲜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黑夜少年

  黑色!

  黑色!

  黑色……

  这个世界好像只给人们留下了这无限的乌黑。

  天空中,地面上,一切的一切都只剩下黑色了……

  哗啦~哗啦~

  大雨倾盆而落,地上本该发白的水泥路就像是受到了上万颗墨色球的浸染,变成了与天空一样的乌黑色。

  抬头一看,原来天空往下落的雨正是黑色的,这黑雨将地上的一切都染成了乌鸦般的颜色。

  那雨与正常的与有所不一样,这黑色的雨像粘稠的汽油一般,落到地上也完全不发弹起来,就紧紧地贴在了地上。

  “啊!该死的,这鬼黑油!”

  这时候。一个肚子胖得如同大水缸一般的中年大叔被他口中说的鬼油拌得在地上摔了一个囫囵,他手上拿着的那亮黄色的折叠伞也随之掉在了地上。

  一阵风吹来,拖着蘑菇状的伞头转了几圈,但可能因为伞柄圆形的手把太重了,所以没风能将它吹起来,只是吹转了几圈,便像玩腻了的玩具扔在了一旁。

  那中年胖大叔却也因为地上的黑油一连几次的想站起身子,却滑倒在了地上,他那肚子上的肥油像极了软绵绵的果冻,一摔就塔塔的弹成了好几层,:“靠!这鬼油,你个王八蛋的……”

  他就这么坐在地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坐着坐着就对着天空开始一顿的臭骂,还不停的向天比划着中指:“唉~”

  不知道是不是骂够了,那胖大叔竟呜呜的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的。呜~呜~”

  那哭声越来越大,哭着哭着,他就从怀里摸出来一块方布,想着该是用来擦眼泪的,但他没想到,那方布已经被黑雨油浸成了黑色。

  他一惊,只好用手一把的抹了自己的脸,扒下了一手的黑油,他又放眼看了看自己的肥胖的身子:半坐在黑油上油腻腻的,雨水沾得自己一身,他那棕黄色的工装短裤也被浸染成了油黑色。

  “靠!”他大叫一声,尽力了支起了自己的身子,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他又开始对着天空怒吼。

  “汪!”

  而这次他骂的更凶了,那语言根本无法入耳,骂得连在一旁的狗也抓狂了起来。

  似乎连这只狗也无法容忍那咒骂,疯狂的吼叫,但胖大叔就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继续的指着黑色的天空暴骂。

  就好像他和这天空有几辈子的血海深仇似的。

  一旁的路人十分稀少,唯一能够看到的几个也都躲着他,绕过了他走过马路,他们明显看见并听见了,那胖大叔对着天空乱骂,也没有人上前阻止,不仅没有人阻止,竟然还有人暗暗的竖起大拇指……

  他就那样站在马路上骂了好一会儿后,眼睛酸酸的,泪水从眼睛里落了下来,那眼泪从眼睛缓慢流下像一道笔直的桥,将他脸上那满满的黑油分开成了两道明显的白线,但是那白线却没一会儿就被落下的黑雨盖住了……

  一旁路过的人见他这又哭又骂的模样毫不在意,似乎他们十分明白这胖大叔的行为,不停的穿过他,马路上,好几十把乌黑的伞将他隔成了一个环状的圆圈。

  他在这圆圈里不停的大闹,闹了好一会儿,累了才动身去拾起地上的亮黄色伞,但是当他拿起伞后,看了看又马上扔回了地上。

  原来,那把伞已经被黑油浸透了,一整拿起来那黑雨就顺着伞,流到了他的手上。

  他拼命的甩了甩手上的黑油,但是总没有甩掉,就气愤的用脚往死里踩那早已经变成黑色的伞。

  那承受不住这胖子重量的伞,便发出了卡拉卡拉的声响。几脚下来,这伞便被“分尸”了,但那胖子好像还没有过瘾,还是不停的踩着,似乎不把这把伞踩成碎片,他就不走了。

  这场闹剧闹了好一会儿,那胖大叔才挺了挺自己的胖肚子,看了看地上这被踩的乱七八糟只剩下骨架的黑色伞,十分满意的抬了抬头。

  “呸!”的往那上吐了一口口水,才准备离开了,可是没等他走几步,便大叫了一声。

  “啊!”

  随之而来的,那胖大叔带着自己厚重的身子啪的一声倒在了面前的黑油滩里。

  “叮,叮叮,叮叮~”在一旁的地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螺母,那螺母上沾满的暗黑色的血。

  看来很明显,就是这从天而降的螺母,砸中了胖大叔,在他的肚子位置上,能正好看见了,有这螺母大小的洞口,像是烧焦一般,印着六角形……

  鲜红的血液不停的从那洞口砰涌而出,这红色融入了地上的黑油,竟分不出哪一堆才是血,哪一堆才是黑油……

  然而。一旁的路人,还是不停的来来往往,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倒在地上的这个胖子,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地上的这个胖子当成人了。

  他们就好像看到了是路边的石子,理都没有理,一连连自然的走了过去。

  “汪!”这个时候刚才那只抓狂的野狗跑了过来,本来会以为上演一出感动的场面,但是那狗却一口的咬住了那胖大叔的左手,并开始撕扯着,这可怜的小东西,看来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瘦的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这可怜的胖大叔,便被这小狗一口一口的咬着,可惜那小狗也没有将一块肉啃下肚,那路在地上的螺母又在这飞了起来。

  砰!

  六角螺母穿过了野狗的胸口,那小狗对天长啸了一声,和刚才的胖大叔一样倒在了黑油滩上,就再也没有站了起来……

  这两具一人一狗的尸体,就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马路中央。

  那击穿了小狗胸口的螺母,则飞回了天空,消失在了一片朦胧的黑色云层中去。

  在不远处,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在高处面如死灰的的看着这一切的始终,似乎他早已看惯了,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死了人的伤感。

  这个少年没有拿着雨伞,只是穿了一件雨服,那黑油雨便顺着这雨服流到了地面……

  那雨服将下落的黑油全部都隔在了外头,却也还是将那本是深蓝底的雨服给染成了黑色。

  不知道那男孩站在那里有多久了,在一旁的人根本没办法透过雨服看透男孩的脸,甚至在这黑色的雨中,他的模样也是朦胧的。

  “小凡,小凡!你在哪?快回来!小凡……”看样子就远处的叫唤,是叫那少年的,大少年一听到声音,立刻转过身子对天大喊道:“姐!我在这,马上就回去。”

  他讲话的声音十分平静,丝好没有十七八岁的孩子那应该有的活力,反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块万年寒冰,丝毫散发不出任何的感情。

  “江逸凡!你刚才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你吓死我了!”

  江逸凡脸还是一样的平静,丝毫没有表情的改变,但他心里却是满是内疚,:“对不起!雅姐,我错了。”

  “小凡,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一声不响的跑出去,你...你要是也出什么事了,我,我就......“

  江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江逸凡两眼一酸也哭了起来,两人在这朦胧的黑雾中“呜呜“痛哭了起来。

  “走,咱们回家。“

  江雅脱下雨服的手套,露出白嫩的玉手,同时用背后的身子挡住了下落的雨,擦了擦江逸凡的眼泪......

  家中。

  现在的人类几乎都住在了地底下。

  说是家,他们口中的家也不过是一个小地方,一个勉强可以住人的地方:一张大小正好能挤下一个人的两层床就将整个房间占去了二分之一,但这也算是人类住宿中非常豪华的一个了。

  那用来吃饭的桌子也是用能卡在墙上的设计,一般在吃饭的时候按下墙上的按钮,一块透明的板就会从墙上弹出。

  “姐夫,我们回来了。“

  江逸凡一进门脱下身上的雨服就会习惯性的走上几步,对着床头旁上的照片拜上一拜,每当江逸凡拜的时候,他的姐姐江雅总会在一旁说一句江逸凡听了无数遍的话:

  “彪哥,你放心,我们都过得很好。“

  每当这个时候江逸凡总会去安慰江雅,“雅姐,你别伤心了,姐夫......他也一定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桌子上放了一张投影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从他的衣着上不难看出--他是一位军人。

  那淡黑色迷彩军装显得十分显眼,满是胡渣的嘻嘻笑脸的背后是一架新型的武装用飞机......

  而当我们仔细看就能看到,在照片下面摊着一本巴掌大的小本子,那深绿的封面上烫着几个耀眼的金色大字“烈士证明。“

  “小凡啊!你姐夫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还拜什么拜啊!“

  门外传来的声音江逸凡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他叫郑明,一个街头小混混,自从江彪,也就是江逸凡的姐夫牺牲后就常常来骚扰江雅。

  “江雅姐啊!我说你也真是的,江彪都死鬼这么久了,还想他干嘛啊!人嘛死就死了呗,你总要往前看的嘛,好军人不难找,但像我这样的好男人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

  “呕!”

  这话说出口江逸凡差点就吐了出来,他白着眼上下打量着郑明:长的是挺高的,但却瘦的出奇,一整根竹杠似的。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他头上总留着一头翘起来的又高又尖的头发,还是染着紫色的。

  每一次都让江逸凡觉得好笑。

  “飒!”

  突然,在郑明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躲开!”

  紧接着,一盆黑油随声音泼了过来,站在门口的郑明便受了黑油的洗礼。

  “哦!这不是郑明吗?真对不起啊,我刚才没看见你。”

  “我靠!又是你,田志勇!”

  郑明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一泼了,但是他在那一刻下意识护住的竟然是那发紫的头发,所以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染成了黑色。

  他气急败坏地指着田志勇身后大骂道:“田志勇你个王八蛋,你家离这隔了一条三十几米的大马路,你泼油泼到这?”

  田志勇嘻嘻的笑着,手上拿了一个大盆,:哟!郑明啊!这怎么能怪我呢,我看见你这头发,以为是什么鬼东西呢,就想泼水冲一下,谁想到是你呀!”

  “噗!”

  这话弄的江雅差点笑了出来。

  江逸凡就趁着这个时候,偷偷的拿起满是黑油的雨服,给田志勇下了一个信号,让他躲开,后对着郑明的头就是一甩。

  “啊!我的头发,江逸凡!你小子知道我这头发花了我多少钱吗!”

  那黑油一沾上他的头发,那笔直的头发立刻就倒了下来,:啊!我的头发!”

  郑明大叫着飞快的跑了出去,但好像忘了什么似的,又跑了回来:“你们给老子......”

  没等那家伙讲完,江逸凡拉着那雨服就往他头上甩去,那雨服本来就脏,加上刚才甩的时候又沾上了地上的黑泥,就更不要说了。

  这时郑明一心就只想着自己的头发,完全没有发现正向自己飞来的雨服,没一会儿,江逸凡他们便听到了清楚的“啪!”的一声。

  随后,郑明便在他们的笑声快速的跑开了。

  不过也难怪,自从江逸凡的姐夫牺牲后,就不停的有人来找江逸凡的姐姐说亲,但是她却一次也没有答应下来。

  就连这个田志勇也好几次的追过江雅,但也没成功。

  江逸凡其实也知道田志勇的心思,而且他也幻想过,如果田志勇成自己的姐夫会怎么样怎么样。

  田志勇与江逸凡一家打小就认识,他早年结婚生下了一个江逸凡差不多大小的儿子叫田盼。

  可惜,他老婆在生下田盼后就去世了,他便单身了多年。

  江逸凡自小就和田盼是好朋友,也非常清楚田志勇的为人,所以他自然想他们在一起。

  但,江逸凡怎么想没什么鬼用,主要还是得看江雅......

  而江雅却一直都忘不了江彪,:“谢谢了,志勇哥。”

  “小雅,跟我还客气什么,等一下......你有......”

  这田志勇也是够胆小的了,邀个请也说不出口被江雅一句:“什么?”就将到嘴边的话缩了回去,“没...没事。”

  看样子他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胆小,低得头慢慢的走回了对面。

  就当田志勇走回去不久后,田盼从对面的门冲了出来大叫道:“逸凡上学了,等下该迟到勒。”说罢就冲了出去。

  江雅也催他,“逸凡,听到没有,快点啦。”

  江逸凡回了一句“哦!”也冲了出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未来世界小说

重城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