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9 靳爷这人,软绵绵的

  南城土地爷说的话,谁敢违逆。

  上官俊自认倒霉,朝上官小意恼瞪眼,又见靳爷没有说什么,就让身后的人提着她撤了。

  周少先可不走,靳爷可是这南城里最特别的存在。

  身家数不清,帅得人神共愤,气质出挑是没话说,但二十好几却对女人不感兴趣,对男人……好像也不太感兴趣……

  总之,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太感兴趣。

  人生格言。

  内涵,低调!

  可是,爷啊,你该内涵时,可是一点不低调。

  譬如现在,怎么好意思拽住上官俊说,尽快把世纪酒店挂在你的名头上。

  你缺那点儿钱吗?

  所以,江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南城最赚钱之一的世纪酒店。

  “你多大了?”靳时煦问她。

  “十七,快十八了。”江笙不知为什么自己强调了这一点。

  “哦,那先把酒店放在我头上,收益我会告诉你,等到十八岁,再过户你头上。”

  “……哦,好。”

  江笙觉得这靳爷真是太好了,不仅帮她,还处处为她着想。

  可是江笙啊,你忘啦,如果不是这位爷跑到你的休息室,你就没这一遭了,毕竟,你也不缺钱啊。

  ……

  世纪酒店最顶层一间格调极奢的房间里,上面挂着“闯入者滚”四个大字的木牌。

  上官俊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里摆了许多先进机械,有两个人在两台电脑旁噼里啪啦的敲着,听到声响,回头,神色凝重,“小少爷,没查到。”

  一听这话,上官俊狭长的眸子都快挤到一块儿去了,“不是说IP显示在这酒店,这么近你们都没找到?”

  “对方的IP上有加密程序,我们发出去的信息不过一两秒就被那边删掉,一破解就自动衍生出另一态加密程序……环环相扣,我们……”其中一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很是沮丧,最后蹦出一句,“能弄出这套操作,对方真的很厉害!”

  上官俊听得头疼,算了。

  上官俊想了想,拿出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

  虽然说,他真不想给这个人打电话。

  怵得慌。

  “嗯。”

  那边接了,鼻音微重,却该死的低沉迷人,幸好,他上官俊很直。

  “我手上有个委托人,在查三年前的案子。”上官俊顿了下开口。

  那边没有回音,意思就是示意他继续说。

  “更奇怪的是,对方只是为了从这起案子里找一个人,但是不给我们名字,只给我们大概的画像简图,我找了很久,那个委托人今天应该到过世纪酒店……”

  “到过?”

  那边声音沉了一分,上官俊一手拍在旁边的椅子上,又狠狠的抓了把头发,“没影儿,没查到。”

  “呵!”

  靳时煦唇角溢出一抹笑,毫不吝啬的点评,“技术真烂。”

  电话挂掉。

  靳时煦朝一旁的周少先点了下头,眼睫一抬,继续看向豪华大厅的对面。

  那里坐着一个温细的人儿,雪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那么傻萌无害。

  就是她的身旁多了一道障碍。

  “江笙,是真的?你竟然和上官家有了交集,更重要的是那位靳爷还帮了你,把上官家的酒店都给了你……你确定你不认识靳爷?”

  江笙正拿着一杯果汁。

  透明的玻璃杯,里面放着紫幽幽的葡萄汁,插上一根透明的吸管,一口一品的吸着,微微凉冰的,感觉特好。

  吸管是她找服务员要的。

  她还记得那个男服务员看着她的脸,足足痴痴了愣了三秒才回过神来。

  她忽然真的意识到,她真的长得挺好看的。

  “江笙……”

  江太太面带愠怒,她说半天了,这个慢半拍的女儿到底听到没有。

  “不认识,酒店在靳爷头上。”江笙一幅和靳爷很生分的样子,声音软软。

  江太太注意着江笙面上每一道表情,然后不知是松口气还是叹气,“也对,你虽然长得好看,气质不错,可那位靳爷听说是个……”江太太一摆手,心头莫来由的烦躁,“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抓不住,上官家的小少爷如果能攀附上,我们江家就……”

  就什么,江太太没说下去,眼底忽然光芒骤亮。

  世纪酒店如今挂在那位靳爷头上,那是不是说明,他们江家就和靳爷扯上关系了。

  江家是不是就要派出代表去和靳爷接洽,算收益?

  江笙做不了这事,就她这性子,那烂成绩……

  江太太心头很快打好了一盘大主意,心情好到爆,还好心情的从一旁果盘里拿出一块火龙果温柔的给江笙,“来,江笙,你看你瘦的……”

  江笙蹙眉。

  她不喜欢吃火龙果,最最讨厌。

  那些黑籽密密麻麻像魔鬼。

  她没接,江太太这会儿心情好得无与伦比,也没和她计较,环顾四周,直接和一众富太太们交谈去了。

  反正在这一个星期内,她已经把江笙给介绍出去了,再去巩固一下。

  没多大会儿就有许多复杂深讳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江笙不喜,秀致眉头微微蹙着,关注太多,她没法儿去把世纪酒店处处都逛一遍,寻找子叶哥哥的踪迹。

  贼烦!

  ……

  “爷,你和这火龙果有什么仇?”靳爷耳边响起周少先那风流调笑的声音。

  靳爷扫了一眼。

  周少先立马收住笑意,又百般讨好的,指指靳爷身旁的一盘惨烈的火龙果,“看看看,都把人家扎成简筛子了。”

  “面目可憎,该扎。”

  靳爷双手一松,往沙发后慵懒一靠,说不出的清贵霸道。

  靳爷的霸不是穷凶极恶,相反,软绵绵的。

  却软得你希望他给你来个干脆的穷凶极恶。

  一张脸优雅清贵又霸气天然,完美的结合,便成了莫测的深邃,没人看得清他心里想些什么。

  周少先每看一次这张脸,就嫉妒得要死,又心甘情愿为他赴汤蹈火,千般被虐。

  “爷,纪小姐来了。”

  保镖兼司机兼属下这时拉着个人过来。

  是名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身运动装,斜背着个包,老大不乐意的样子,一被推到靳时煦面前,顿时就焉了吧唧的,声音都低得没边儿,“……爷。”

  “滚。”

  靳时煦鸟都不鸟她。

  挡着他看风景了。

  “好嘞,小的这就滚,咦……”

  纪晓越这小脚步刚退开转身,小脸骤然复杂万分,呐呐又恨恨的,“江笙!”

  

小当家说
申明一下,没有漏洞,江太太的眼里,江笙的成绩是挺烂的,可是为什么眼镜李当时会说江笙成绩不错呢……啧啧啧……

009 靳爷这人,软绵绵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