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2 靳爷生气了么~~

  人没进饭店,可是那极具略性的视线穿透过来,让人背脊无端生凉。

  秦昊梗了下,就看见江笙竟然慌了手,手上筷子差点碰着盘子。

  简直叹为观止。

  面前这个人的年纪性别已经让他闻所动容,如果让第三知道她还会紧张,简直会惊悚到就地成佛吧。

  再侧头看向那两个气质强悍的男人,其中一个他认识,南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周家大公子,出了名的会玩,秦家有人时常嘲笑说他可以借着同样的爱色去抱个大腿来着。

  江笙抿着唇,心里好生奇怪,靳爷为什么在这里,他们也来吃饭?

  她为什么还有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靳爷是很好的人,他神秘,他君子,他雍雅,听说他还投姿了许多慈善事业,当然,最后一条,是她让第三查到的,还没准她告诉R,就是面前的秦昊。

  但是,周少先的手刚触到门,靳爷却顿住了脚步,隔着透明的玻璃门,那幽深清隽的视线若有似无的朝江笙这里一看,江笙的心就是一抖。

  靳爷没进来,还朝反方向走了。

  江笙捏了捏筷子,心虚感更强了,筷子一放,起身向门口走去。

  这么精细曼妙的人儿,路过的女服务员都不禁侧了目,不过很快被一个眼神给揪回来。

  “别看,她很危险。”

  声音玩味含笑。

  女服务员侧眸一看,顿时羞涩得红了脖子。

  “曲妙。”不远处有人在唤,她立马抱着手上的盘子点了下头,稳且快的走过去了。

  曲妙?

  秦昊有些熟悉在心里喃了下这个名子,自哂一声,又跟上了江笙。

  “靳爷,你来吃饭吗?真巧。”江笙追上了,好庆幸,靳爷腿那么长,她还追上了。

  少女扬着头,星眸清澈如谭,看着他,笑意如三月春花,烂漫又天真,崩直而更加流畅雪白的脖子更成了烂漫之景中的一抹剔透白雪,涤荡人心。

  大马路边,人来人往,靳爷穿着件棕色修身长款风衣,更衬得人帅挺拔,隽致如松,举手投足间,自动划分出一米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除了江笙,仍然看着他,在殷切的询问。

  语气软软酥酥的。

  周少先自动退一步,眼神盯着跟上来的秦昊。

  秦昊傻笑,一幅惶恐不解的样子。

  明明大街上,气氛却空间的寂静。

  “纪晓越很明白,没满十八岁不准谈恋爱。”靳爷半响,吐出一句话,听不出情绪,可是声线却比往日里低了低。

  江笙清澈的眸光晃了下,任她十八般无敌玲珑小心肝,也在此时从身到心的傻萌。

  怎么就说到了纪晓越?

  爷对纪晓越这么上心的吗?

  江笙心里有点不开心,不,是很不开心,说不出的酸胀感。

  于是,空气突然就安静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于是,不远处的周少先看着这边,挠头,玩头发。

  这两人搞什么,他还没从没看到靳爷这么阴沉到想说又说不出来什么的样子。

  秦昊更郁闷,他简直觉得看到了鬼,这真的是他心目中那个崇拜得可以为其上刀山下油锅的大神?外表就够让他不相信了,这会儿还这般不知所措的小可怜样儿……

  “你成绩好吗?”

  靳爷眼神望向前方,漫不经心的开口。

  江笙听到靳爷的声音,一下子来了精气神,面上又有了笑意,软软的答,“挺好的。”

  “嗯。”靳爷看着少女面上的笑意,心头有股郁气还是没全散,神色懒懒沉沉的,方话时,唇形极好看,“那好好学习。”

  “嗯。”

  “上大学前谈恋爱不好。”

  “嗯……”

  江笙点了头后又有些郁滞,上了大学才能谈恋爱啊,她现在才高二,不是还得等一年……

  又抬眸看着靳爷,她的睫毛又黑又翘,像柔软的小刷子带着香蜜蜜的风扫过那清澈明亮的眼睛,一片浅淡的阴影,更显得温软可人,冰雪之姿,

  是让人一见就觉得此生美好的光景,光景中又透着点小无辜。

  她无辜什么,小小年纪,知不知道社会险恶,就跟着男人出来吃饭。

  眼神倏然瞪向退得极远的秦昊。

  秦昊只觉得被一坨冰给砸得渗凉渗凉的,努力堆起很淡定的笑容,“那个,我是看她一个人在那么大的酒宴上挺孤单可怜的,小小年纪……”

  嗯,秦昊在江笙若有似无的打量下斟酌着用词,“小小年纪容易被人骗,就带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秦昊脸上带着笑,虽然有些怵,不过脸上还端得住,舌头也没打结。

  挺不错的,没给她丢人。

  江笙心里这样想着,又心道,在靳爷面前丢人也没什么。

  毕竟,靳爷是最好的。

  “你?”

  秦昊刚一脸善意的说完,周少先就横了他一眼,“南城一半的姑娘有你不认识的?”

  这话就是戏谑又有点嘲讽的味道了。

  秦昊假装没听懂,抬手拍着后脑勺,自嘲,“啊,周少过奖,我这种人要在豪门里立足,也就这点优点了是吧。”

  “啧。”周少先哂了声,倒是对秦昊另眼相看了下。

  能在他面前不狡辩不推脱,还承认得干脆的,也算是可以给个一分了。

  偏头一看,得,靳爷老人家还皱着眉呢。

  不就是担心人家小姑娘半天呢吗,这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却在和人吃饭,这追出来了是吧,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可是,爷啊,祖宗,就你这尊大佛,你让人家小姑娘,尤其是江笙这种单纯的姑娘领会得了什么深意啊。

  “那瓶跌打损伤药呢?”

  靳爷杵在江笙面前半天,问出这么一句。

  江笙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觉得她越乖,靳爷许是会越疼惜,因为,以前子叶哥哥也是这样的,于是认真点头,“在我身上呢。”

  “拿给我看。”

  “哦。”江笙老老实实的拿出来递给靳爷看。

  靳爷这一看,面色不见好,心气儿发像有些不顺了。

  竟然没开封?!

  竟然没有用?!

  她的胳膊不要了吗?

  这么不厚待自己。

  不擦药,还和男人来约会,笑得那么纯良,真是不知道世间险恶。

  “我有用。”

  靳爷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不爽,一把夺过江笙手上的跌打损伤药,转身就上车。

  明亮刚把车开过来,还没出声呢,就见自家爷脸沉沉的上了车,顿时静若寒蝉。

  周少先看了看江笙,自然紧巴巴的跟上,明亮温和的看了眼江笙,立马启动车子。

  车子很快开出老远。

  江笙还站在那里,手还僵在空气中,保持着递跌打损伤药的动作,清流透亮的眸子眨啊眨,睫毛晃了晃。

  靳爷……是受伤了吗?

  所以需要药!

  江笙快速的拿出手机,打开靳爷的微信头像对话框。

  【靳爷,你受伤了吗……】

  打完字又觉得这样太冒失,他们才加好友,还没有过多交谈的铺垫,这样直接的问,他肯定会认为她多管闲事的。

  又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江笙抿着唇将手机放进包里。

  “大神。”

  秦昊这时终于有机会插上话。

小当家说
靳爷,“我腿长,你还能跟上?”分明就是爷在等你。   江笙,“你要等我,为什么又要走啊。”   靳爷……   “这姑娘情商有问题呢吧。”   周少先,“爷,貌似,你滴情商也不是太高……”   小当家大人,“呃……男女主总是会遭人嫉妒哒。”

022 靳爷生气了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