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6 我有罪,我愧疚,我削苹果

  江笙就这样莫明其妙的住院了。

  还是顶楼的专属病房。

  看着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她都差点认为自己得绝症了。

  “靳先生,我们已经对江小姐全方位检查过了,她除了胳膊上有一条血痕和一些淤青外,并无其他。”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竟,认真叙述着,生怕自己一个字没吐清,面前这位看着年轻,却气场强大的男人让他再全部检查来一遍。

  不过,这男人到底是谁啊,要劳动院长将正在休息的他紧急调回来。

  也不怪医生不认识靳爷,毕竟,作为南城的神秘传说,爷一向主张“低调”。

  医生又再一看那小姑娘……跟个小花瓶似的,精细漂亮的过分。

  “淤青?”

  靳爷喃了声,眸中深深沉沉,灰色过膝风衣,显得他周身更加冷俊一分,看一眼医生,“严重吗?”

  医生……

  立马回神,又推了推眼镜,“这个,真不严重,寻常人时不时都是会有点淤青的,毕竟,再仔细的人也会有没注意的时候,再加上江小姐的皮肤极其敏感,所以,一旦碰到撞着,就比较明显。”

  “嗯。”

  见这位祖宗再没话了,医生几乎是逃也似的,加大步出了病房,心里念念着,年纪轻轻气场这么强。

  病房里并不止江笙和靳爷两人,还有明亮,梅四,上官安,周少先。

  几人就这样各有千秋的看着靳爷。

  看着靳爷一个电话,差点把整个医院的关系都调动了,只是给个小姑娘检查出来淤青……

  打脸吗?

  好宠哟!

  “小江笙,得爷如此宠爱,你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周少先手插着兜,眉梢挑着,抑扬顿挫的,明显的吃醋模样。

  江笙垂着眸子,低着头,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病床上的薄被。

  是呐,靳爷对她真是太好了,这是宠爱吗?

  只宠她一个人吗?

  可是他是gay呢,他和周少好像情比金坚的。

  有些苦恼了。

  没人知道江笙脑子里在想什么,她看着像一张白纸,却又真真猜不透她的心绪。

  周少先看了眼盯着江笙瞧的靳爷,倒还不忘拍拍上官安的肩膀,“我想起来,你才是伤者啊!”

  “过奖了,只是擦伤。”上官安觉得说这话都是对他的侮辱。

  看看江笙的待遇,再看他……

  他可算明白“江笙”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了,家里上官俊那小子提过,就是得到世纪洒店的小姑娘。

  虽然说,如今还挂在靳爷头上……

  “靳爷,医生也说我没事,我想出院。”

  江笙还要去巫山,不能待在医院,对上靳爷那深深的目光,不自觉的就敛了眼波。

  少女温温软软的这样看着你,任何人都无法拒绝。

  “好。”

  靳爷点头,那认真专注的沉雅模样,真是好看,一回头,视线扫了眼正倚在门口的梅四,指着他,看着江笙,“认识他吗?”

  江笙抬头,白瓷般凝润的小脸上,清亮的眸子定了定,很乖很乖的点头,“认识,之前在酒店门前贴砖,现在是我们学校新来的心理辅导老师。”

  “嗯。”靳爷轻挑了下眼皮,“记得,以后在学校有事就找他。”

  江笙张了张嘴,然后点头更乖了,“嗯。”

  梅四嘴皮子抽了抽。

  爷,你还记得我是做什么的吗……

  “老四,你真幸运。”周少先阴笑阴笑的看他一眼。

  老四一把夺过他的鼻梁上的平光镜,“呸,不许在老子面前耍帅。”

  “医院要安静!”

  上官安一脸持重的开口,意味深长的看一眼靳爷,再度扬了扬手,挺自嘲的,“爷,我伤得不重。”

  “嗯,没死。”

  上官安……

  再周正的脸上也露出了受伤的表情,装模作样的转身,“我走了,别留我。”

  “记得交费。”

  上官安牙齿一紧,爷,你缺这点儿钱?!

  梅四扯了下领带,靠近靳爷朝上官安扫了眼,轻轻说了“曲家”两个字,便也撤了。

  曲家……

  靳爷俊脸凝着,墨眸轻漾,情绪莫测。

  “不送啊。”周少先双手插兜,觉得自己在靳爷眼里就是与众不同的。

  “滚!”

  靳爷懒幽幽的声调,周少先笑容一僵,滚了。

  明亮身为靳爷的专属司机兼保镖兼下属,自然不会走,还不知什么时候变出一袋苹果和一把水果刀来,拿着苹果就给江笙削。

  姿势挺熟练,配上高达威武的身躯……有些违合。

  明亮是自责呢,他诅咒别人次次都不灵,为何这前就暗戳戳的想了下,江笙小姐就出车祸了呢。

  幸好没出大事。

  所以,他要削苹果,努力的贡献自己一份力量,让江小姐感受到他的诚意温暖。

  可是,为什么如芒在背,一抬头,对上靳爷那忽而就有些幽暗的眼神。

  “爷,你也想吃苹果,我给你削。”明亮笑着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

  手上这个可是给江笙小姐削的,爷你不能抢啊。

  但,靳爷脸更臭了。

  明亮缩了缩手,苹果还是不能给。

  “手太粗。”爷说。

  明亮脸皮子一抽,是他错。

  ……

  江笙想必是南城入院和出院最快的人了。

  身后。

  “蒋主任,那小姑娘什么人啊,这么重视?”

  刚来的实习生看不懂,很好奇。

  刚给江笙检查的主任想着方才那受人敬仰的院长提到这男人时端重恭谨的表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气淡淡的,“不是你我能开罪的。”

  倒是那位小姑娘,才上高中的年纪吧……总觉得,有些面熟。

  ……

  “哒哒哒……”

  江笙刚跟着靳爷要上车,不远处就响起熟悉的高跟鞋接触水泥地面的声音。。

  江笙抬眸,江太太拧着包冲向医院的优雅脚步一顿,也看到了她。

  “靳爷,我妈来接我了,再见。”

  江笙已经先一步和靳爷挥手告别。

  靳爷立在车旁,出没阻止,只看着小姑娘跟小仙子似的,飘走了。

  细胳膊细腿,大大的校服也遮盖不了那细得可人的小身躯。

  突然好想用手丈量丈量……

  “爷,江家的人……”

  明亮请示,江家的人很可恶,是江小姐的水深火热,需要他过去揍人吗。

  “她不喜欢我和她的家人接触。”

  靳爷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了一句,拉开车门上车。

  明亮怔了下,哦了声,然后有些不舍的转身开车。

  听着车子在身后离去的声音,江笙唇角方才微微牵关。

  “江笙,这,怎么回事?”

  江太太要气死了,这个江笙看着是最乖最乖最好控制的,怎么这才多久,她刚把学校的事情摆平,她就又出事,上下打量一下江笙,长舒一口气,“幸好,没伤到脸。”

  江笙心里凉淡淡的,面色依然温软,“嗯,没事。”

  “不是让你在家待着,你怎么跑出来的。”

  江笙垂着头,声音轻轻柔柔的,“我想着家里闷,出来走走。”

  一辆车这时在二人身旁停下。

  是江家的车。

  “江笙。”江太太没有上车,想到什么,声音正厉了两分。

  江笙看向江太太,不明所已,“嗯?”

  “那个靳爷对你除了酒店收益,有没有说过其他?”

  她方才当然看到了靳爷,就是因为怵得慌,心里又想不明白,这才没走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立马想上前套近乎时,人已经走了。

  可这事儿,她必须得问清楚。

  “嗯,靳爷是想过问我的收益花销方向。”

  江笙说着,拿着手机晃了下,意思是这是她的新手机,也变相的警告江太太,以后她的东西,你最后别乱砸。

  江太太懂了,可当然不认为是江笙在故意给她传达这个信息,而是她自己领悟到的。

  可,这个靳爷……

  到底是个什么神仙人物,行事太难猜了。

036 我有罪,我愧疚,我削苹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