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月华光

  眼见得日薄西山,初音拖着一大捆柴从山上一路滑下来。

  有人怕初音捞了他们家林子,便在路边说着些酸话,还怕初音听不懂,故意一字一顿的。

  初音的灵魂毕竟不是八岁,这些话能听不懂么?只是无论那些人如何骂的难听,初音也只能受着,拖着柴笑着打了招呼回了梁家。

  郭珍珍果然不高兴。

  “你这个打短命的,去捡个柴也要这么久,也不晓得早点回来烧火煮饭,还有猪草也没割。”

  初音把柴放到柴屋里,急忙剁了猪草倒给猪,郭珍珍看她今天这么上道儿,也就没在追究,骂骂咧咧的去灶屋将米下了锅。

  “怎么不说话?”郭珍珍拿着锅铲在锅里戳着。

  初音坐在灶前面无表情的抬头,她不知道该不该说话,有什么好说话的呢?说什么话?有意思么?她迅速低下头往灶孔里添柴。

  “你这个表情给哪个看?是不是不服气嘛,说你两句,你还敢给老娘摆谱了是不是?”

  郭珍珍有些火大,在她看来初音就是在给她脸色看,一个短命娃娃儿敢给她脸色看,但是初音又没实质性的错误,郭珍珍再有火气也得往肚子里按。

  灶里的柴噼里啪啦的烧着,如同一个女人头发那么浓盛的火须子直勾勾的贴在锅底上,偶有缝隙。

  “火烧那么大干啥子?没看到锅里冒青烟了啊?”

  初音被郭珍珍吼的心烦意乱,偏偏还不能有任何怨言。她现在的武力值,半个郭珍珍都敌不过。初音将柴火退出来了些,拿着木棍在灶洞里捣了捣,一股子烟气从灶洞里冲出来。

  郭珍珍撒气似的将灶台上的菜倒进没多少油的锅里,把锅铲一扔。

  “你来炒菜,看我炒了那么多次,也学着自己炒一下。”郭珍珍把初音从灶前赶出来,自己坐在凳子上,就这么盯着初音。

  初音的身子本来就属于营养不良的状态,八岁才刚刚长到灶台高,拿着锅铲根本看不到锅里。无奈,她只好从堂屋里搬来一条凳子,踩上去,才拿起锅铲炒菜。

  她不想和郭珍珍说一句话。

  “放辣椒,放盐,加点水……”

  郭珍珍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至于份量,初音才“第一次”炒菜,炒的难吃,很正常……初音敢打包票,若是她第一次成功了,以后做饭就是她的事儿了。

  家里的家务活都是她的了。除此之外,她还要劳作。

  这个年代,像她这个年纪就地里家里两边转的孩子根本没有。初音活在这个家就像提线木偶,被人提来提去,没有人考虑过她的年龄。

  郭珍珍的意识里,初音应该是和她自己的年岁一般大的,可以做除了嫁人之外的很多事情。初音是个女子,注定是赔钱货,无法给她养老送终的赔钱货,还是儿子好,儿子是她的种,可以传宗接代,可以养老送终。

  就是这中种思想造就了郭珍珍对初音越发的不待见。仿佛初音身上流的不是她的血脉似的。

  吃饭时,郭珍珍果然变了脸色,骂骂咧咧的说了好多难听的话。她说初音就是个没用的废物,炒个菜都炒不好,也是白养了这么多年。

  在外做工的梁家栋回来了,带着一身的汗臭,疲惫的神态。梁祝宝也放学回来了,他今天因为得到了一角钱,春风得意的了一个下午,告别了他的所谓朋友,蹦蹦跳跳着回来的。

  “哎呀,说啥子嘛,这不是第一次炒菜嘛,炒成这样已经可以了。”梁家栋抿了一口酒,吃了两筷子菜,皱褶眉头说。

  “妈,我不喜欢吃这个,我要吃鸡蛋羹。”梁祝宝啪的一声,把筷子按在桌上,将嘴里的菜吐在地上,抬脸对郭珍珍道。

  郭珍珍勒了初音一眼之后,宠溺地对梁祝宝说:“好,你把碗里的饭吃完,妈给你蒸鸡蛋羹,把今天中午的肉披在面上,一起吃。”

  听到有肉,梁祝宝笑着端起碗开始扒饭,嘴里包着饭说道:“那你快点啊妈,还给爸弄点儿。”

  “他吃什么吃,他就吃菜。”郭珍珍骂骂咧咧地到厨房蒸鸡蛋羹,等蛋调好,入了锅,她喊道:“音妹仔儿,快点来烧火。”也不管初音同不同意,她反正出来吃饭了。

  梁祝宝幸灾乐祸的盯着初音。

  初音夹了几筷子菜进碗里,将碗搁在灶台上,边烧火边吃饭。她不明白,梁祝宝在高兴什么?是因为有她这个姐姐在前面当牛做马,可以让他生活的更舒畅一点吗?

  夜晚,猪圈里的猪终于没有再叫唤了,它们都熟睡了,还发出噗嗤的鼾声,一阵一阵的。它们休息了,可是虫子没有休息,虫子们才开始声嘶力竭,奏响华丽的乐章。

  初音心思飘远了。

  她想,怎么样才能摆脱这样日复一日的束缚?也可以说,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个家的钳制?她想读书,大神不能实现她的梦想,她只能靠自己努力;她想拥有一个家,大神不能让她拥有一个家,她只能自己努力。

  而现实是,身体只有八岁,却拥有三十八岁的灵魂。上辈子加上这辈子都没拥有童年。

  初音没有快乐过,她不知道真正的笑是什么,她不知道幸福是什么。这辈子她只想要幸福。

  但是真的好难。

  夜渐渐深了,虫子的音乐逐渐隐去,初音陷入了梦境,梦中似乎传来了一声太息。

  月亮隐去了它的华光,云朵聚集,万籁俱寂,不一会儿,天空飘下一场雨,淅淅沥沥地。还未至黎明,月亮竟然又闪耀起来了。

  村子里的公鸡开始打鸣,远远望去,一阵薄薄的轻烟从山间升起,将整个村子笼罩起来。

  初音已经醒了,她睡觉很浅,时常被惊醒,这是已经深入灵魂的困病了。

  昨夜那场雨只会让山上竹林里的竹笋长势更好,无论如何她都要出去,偷偷的挖竹笋。

  初音回头看了一眼紧锁的屋子门。

  对,没错,初音一个人睡猪圈,他们一家人睡在屋子里,初音的爷爷奶奶和大爹住。分家时,分了三间屋子加灶房猪圈给初音家,分了五间屋子加小菜园给大爹家。

  小姑姑嫁出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第四章月华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