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流浪

  刁民会帮她守夜,初音放心地睡了过去。

  天刚蒙蒙亮,露水姑娘已经开始工作了,柴草点不着了,初音只好生吃自己带的红薯作为早饭。

  然后毁灭昨晚的燃烧痕迹,按照刁民的指示,她要继续赶路了。

  一路上遇到一丛野竹林,她挖了几棵竹笋,又摘了一些可以吃的野菜。

  没有锅,煮不了东西。都只能烧着吃,更没有盐。初音忍着吃完了。

  火柴还剩十几根,必须省着点用,身上的衣裳她也没敢换,怕最后没得换。

  等到了第四天地时候,初音的鞋子已经走烂了,她用树皮做绳子,绑了两块榆木树皮在鞋底上接着走,终于在第五天的傍晚,她走到了一个灯火繁茂的地方。

  初音这一路走过来,喝露水,吃野菜,刁民帮助她捉到过一只野鸡,她把皮子撕了,就地烧了吃。

  现在初音和逃难的没什么两样了。浑身上下一片肮脏。

  她返回林子里,找到了一个水潭开始梳洗,换上了唯一一件干净的衣裳。将脏衣裳洗了挂在树枝上。

  上辈子那么窝囊,这辈子也算疯狂一回了。

  “大神,现在我远离原来那个地方了吗?”

  刁民道:“你这四天,也才走过了几座山而已,还早着呢,这里还是C省地界,不过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找不过来,你可以在这里逗留一段时日。”

  初音轻轻呼了一口气,她怕自己像上辈子一样被抓回去。

  话说初音出走后的第二天,梁家栋红光满面的回到家中,却发现门未掩,黄土墙上还写着一行字,梁家栋是读过小学的,识字儿。

  他粗糙的手抚摸上墙上的黑字,一遍又一遍,一次比一次重,直到手都擦破皮了。

  梁家栋这才往外跑,他一路跑到柳河边上。

  三月柳河上游的雪山融化,水势湍急。河水带着雪山的冰雪精华,寒冷刺骨。

  梁家栋望着茫茫河水,那流动的波纹之下,躺着初音。

  初音是被郭珍珍逼死的……初音……初音死了,她跳了柳河,被河水冲走了……

  “初音啊!”梁家栋双手抱头,整个身子曲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嘶吼。他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脑袋,觉得有些发昏。

  初音怎么会写字的?难道是阴谋,是人贩子把他绑走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哪个人贩子专门上门绑人的?难道是初音自己偷偷学的……梁家栋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陆陆续续有人来,从梁家栋只言片语中得到了初音跳河的信息。不过半个小时,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梁家二儿子的大女儿梁初音跳河死了,而且死不见尸。

  听说昨天还被她妈郭珍珍差点儿打死,今天真的死了。

  郭珍珍的娘家离夫家不远,只是大队不同。她得到自家那个女儿跳了河的消息,顿时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她匆匆忙忙的跑到“事发地点”,却没有看到尸体。只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梁家栋一人。

  村民们对她指指点点。“这做妈的也太狠了,居然逼的人家跳了河。”

  “是啊是啊!”

  “我家那个女儿,我还没对她怎么样呢,要是稍微动点粗,岂不是也要学着这个跳河的。”

  在场的妇人意识到自己家里还有女娃子,瞬间觉得应该要对女娃好一点,至少要送学校去,以后嫁人也可以嫁个有文化的。

  柳河正值汛期,再加上河里有大鱼,初音的尸体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到呢,估计找到了也认不出来了,小孩子实在太小了。

  郭珍珍这么想着,拉上梁家栋回了家。郭珍珍经过强烈的思想争斗之后,果断的抛弃了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亲生孩子所拥有的天性。

  “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是个女娃子,我养了她那么多年,居然是个白眼狼。不过我们有祝宝就够了,计划生育卡的严,还好没上户,当年为了生祝宝,东躲西藏的,还好赔钱货没上户,不然祝宝赔的更多。”

  这边梁家国听到初音跳河的消息,忍不住的叹息,好好的一个孩子……自家生了两个男娃,也没个女娃子,二弟家呢儿女双全,这才是一个好字。

  以后女娃嫁人了,也可以弄到一笔彩礼钱,也不知道二弟家的那个媳妇怎么想的。

  梁奶奶听到这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一个女娃子死了就死了。只是以后她家小孙孙没个姐姐照料着,还真是可惜了。

  不然叫老二家的再试试,多生孩子总比只有一个好。若是生了女儿,悄悄咪咪地沉进池塘里,要是生了男娃,皆大欢喜。

  初音的“死”,在这个村子里,也仅仅是热闹了三天,余温之后,便没有了半点涟漪。

  梁祝宝这几天心情颇为不妙,他姐一跳河,班上的人都说,他妈是个母老虎,逼死了他姐姐,他是杀人犯的儿子。梁祝宝不懂什么是杀人犯,便将此事说给了郭珍珍听,气的郭珍珍扇了他一巴掌。

  郭珍珍当场就悔恨不已,她不停的拍打自己的脸,又向哄着梁祝宝。

  “幺儿不哭,妈没想打你,真的没想打你,妈给你一角钱,你不许再哭了。”

  梁祝宝一听有钱,马上止住了哭声。

  ……

  初音收拾好自己仅剩的家当,手上的23块钱巨款,其中20块钱,封在自己的衣裳内包里,剩下三块,准备去吃点热腾腾的餐饭。

  她故作镇静进了城,寻到一个包子铺,要了两个馒头一碗稀饭加泡菜花了二角钱。刁民告诉她,她的身子亏欠太厉害,一时之间不能吃好点的东西,只能吃这些。

  刁民道:“现在是81年,改革开放不久,沿海地带最先发展,我建议你南下去到广东省,不过光靠脚程不知道要走到候年马月,所以可以在此处稍作停留,想办法赚点钱再南下,到那边城里再弄得一个户籍,边打工边上学,所以你也不要怕。”

  “嗯,有大神在,未来的路怎么走都不怕。”初音忽然觉得,她这辈子真的和上辈子不一样了。饭后,她在城里闲逛了起来。

  

第八章流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