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时光飞逝

  “谢谢你们,我会的。”初音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装着几个卤蛋的盒子,将卤蛋切了分给教室的人。她今天带卤蛋来是作为自己午餐的,分出去之后就要去食堂打饭吃了。

  本来大家都不怎么接受的,他们也知道初音这是要赚钱的,但是那香味实在诱人。于是大家笑着,拿了一块儿吃。

  “真香,从未吃过这么香的茶叶蛋。”

  “是啊,这是在哪里买的?”

  “你是走读生,可以自由出入学校,突然感觉这样好幸福。”

  几个人围过来,七嘴八舌说。

  “这是我自己做的,平日里卖两毛钱一个。”

  “两毛啊,好贵噢。”一人说道。

  “你真厉害,还会做这个赚钱。”另一个人夸赞道。

  初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多同学围着她。平日里卖钵钵鸡都是高声大喊排队的,很少出现围观的情况。

  “其实也没有,只要勤奋,都可以做到。”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张天一吃了卤蛋,拿着自己的铁水壶喝了一口,说道。

  “就是早上起床早,晚上睡得晚啊,天天如此。”刁民说过,在外人面前切不可抛出自己的私事,特别是和自己命脉有关的,初音一直记着。其实她说这话也没错,只不过很笼统而已。

  “这话一点用都没有,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们。”张天一道。

  初音点头,围过来的人四下散去,进入学习。

  等到七点,他们才正式开启早读,齐读之后,便是自己自由诵读。据说明年初二的时候,他们会开一门英文课,专门的英文老师授课。

  刁民每天让初音记下十个单词,这个习惯从八岁到十二岁,已经持续了快四年。

  初音现在越长五官越明朗,她的皮肤还是偏黄,但是不影响五官。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沉稳的气息,做事有条不紊,三思而后行。这都是刁民所传授的。

  在刁民的帮助之下,初音学了很多东西,她现在参加中考也没问题。刁民一直在帮初音树立三观,改变骨子里的那种怯懦。花了四年,才堪堪令他满意。

  这个年代校园生活异常朴素,初音去慢悠悠地食堂打饭。她从来没有吃过食堂的东西,只见那些人从锅炉房里出来,然后抱着饭盒子跑得飞快。

  等她随着人流到了菜堂,发现只剩下一些次等的菜了。

  好的菜看名字似乎是有肉的,卖一毛钱一份。次等的菜没有肉,也没有多少油,和水煮的差不多,只要五分钱。

  初音还剩一个卤蛋,她买了五分钱的菜,然后让卖菜的阿婆多打了一勺汤给她,然后就着菜汤吃了中午饭。

  饭盒只能回去洗,学校里洗饭盒似乎只有寝室可以。

  下午下课之后,初音照例不上晚自习,收了东西回到租屋,便开始捣鼓钵钵鸡。

  明日是周末,她觉得应该做点新花样出来。

  初音从内间角落里搬出一个坛子,打开之后,一股子米酒的香味喷进鼻腔,香甜无比。

  坛子里是她做的醪糟,初音决定明天早上做醪糟小汤圆加蛋。材料早就准备好了,只等初音开工。

  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钵钵鸡已经不止她一个人在做了,只不过因为配料的缘故,暂时没有人可以做的比她的正宗,但是毕竟人家是广东人专属口味,自己的还是偏向于四川风味一些。初音这款醪糟汤出去,人家马上就可以模仿。所以初音不打算自己独做,她要和包子铺老板合作。

  “这是四川美食,广东这边暂时没有大面积传播,如果可以,我们三七分成,你三我七,两年后这项技艺,成为刘叔的专属,我不再用它赚钱。”

  之所以初音可以和包子铺老板这样谈,是因为方全海提前和包子铺老板打了招呼。初音一个小孩儿放在这个世道,谁会相信啊?

  这年头这样大的孩子出来谋生的也不少,再加上有方全海这个神助攻,初音在镇上混的日子也比较太平,毕竟是做小本生意嘛。

  除了官方收点摊位费,也没出什么事儿,毕竟还不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那些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初音暂时没有见过。

  包子铺老板思索了一会儿说:“三七我接受,但是时间嘛,只能一年,这小吃的做法太简单,难免有人模仿。”

  “不,刘叔可不要小瞧了这个玩意儿,四川人制作的醪糟会那么好吃,自然有独门秘方,这个东西,现在的人可模仿不来。”

  最终包子铺老板在初音的三寸不烂之舌下,答应了初音。

  毕竟做小吃赚钱不是长久之计,初音不可能在这一棵树上吊死。或许未来她还会回到自己的家乡,或许永远都不会回去了。钵钵鸡她不会卖掉,这是她心底的美好。

  那是一个傍晚,初音被街头的小吃串串香味弄得直咽口水。她刚从地狱里爬出来没多久,一个人颠沛流离,乞讨为生。这香味使她越发的欲罢不能,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几个钵钵。

  那店主心善,不嫌弃她浑身脏乱,装了几串儿给她,从此她记住了这个味儿,这是她心底最后的纯净。

  她会做这个,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她记住了这个味道。等有了工作以后,便慢慢的偷师,小心领悟,废了好多心思,终于她也会做了。

  初音已经记不清她当初的执念与执着了,唯有这味道一直伴随着她,直到今生。

  万类霜天竞自由。

  今年的冬天,老天爷竟然打了喷嚏,飞雪了。

  初音也套上了柳明珍给她做的棉袄,她坐在灶台前烧火,火光将她的脸蛋儿映成了金黄色,略微带红。

  “阿音,这个季节正适合捉鸟。”方全海望着树枝上的那群麻雀,那渴望的眼神,令初音感到心痛。

  想捉,为何又不敢捉呢?

  初音不懂。方全海可以和她去山上打小动物,什么都可以,唯独不捉鸟。

  

仙楂说
仙楂在此说明一下,因为当年各地因为地区原因,物价是不一样的。大概很多东西都是卖几分钱,为了方便计算,仙楂把物价设定成了自己的体系,没有遵守原本真正的物价,大概就是自己预估的物价,请大家不要太过于相信哈。凭借记忆的创作也会出现很多bug。还有就是当时全国还通用粮票等各种票据,仙楂觉得那玩意儿也麻烦,就没有深入追究,就舍弃了粮票这个东西。

第十七章时光飞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