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无可奈何

  柳明珍似乎看出了初音的疑惑,她解释说:“大灾那几年,饿啊,老头子在院子外头打了个小雀儿,因为和邻居的地界沾了边儿,两家因为这个事儿闹得不可开交,说来也是个笑话,若是放在富贵年,这二两都没的东西,谁要呢?从此以后,老头子再苦再累都没打过鸟。”

  “原来是这样。”

  “别看老头子一天畏畏缩缩的,他啊,年轻时候可是打猎的一把好手,还没解放的时候,还帮着给军方传递过消息,危险的事儿也没少干,老了还算安宁。”不难看出柳明珍浑身所带幸福感。

  初音觉得方全海和柳明珍两人相互扶持走过这么多年,很幸福,很好。这样男耕女织的日子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有呢?

  如果她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以身作则,教他们良善,教他们读书写字,然后带他们走遍世界。初音深深地意识到眼界开阔之后那种舒适,所以她希望,若是未来会有一个幸福的小家了,一定要好好营造。

  ……

  转眼就是新的一年。

  这一年初音十三岁,而方洋十岁了。

  最近初音活的很煎熬,她不在做钵钵鸡,只做好卤蛋和醪糟汤送给包子铺老板,随后匆匆吃了早饭便去学校。

  煎熬的是方爱国果然如同刁民所说的事故死了,而她知道真相,但是无力挽回。

  方全海如同一夜间老了十岁,柳明珍更是憔悴了,方洋亲眼见到自己父亲死在面前,当时就吓懵了,杨桂芬倒是哭了几场之后,开始讨事故赔偿。

  对于方爱国,初音无法拯救。她违背了刁民的劝告,她去救了。可是就在行动的时候,她就像遇到了鬼打墙似的,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人,不止是方洋,她也是看到方爱国死亡的目击者之一。

  但是她救不了。

  这种自责与悔恨一直萦绕在初音心里。

  “我都说了,你作为一个变数,受到天道的庇佑,自然可以不被天地法则绞杀,可是方爱国不一样,他不能成为你的变数,所以你救不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初音听不出刁民的喜怒,但本能的觉得刁民生气了。

  “可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面前,却不作为,我这良心过得去吗?我是个人啊!有感情的人啊!”

  初音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在路上奋力奔跑,企图这样消磨她心中的那种不安,对亡灵的愧疚。

  “唉,人怎么就这么奇怪呢?”刁民不由得大叹。初音就是在极度的痛苦中还保留着一份良知,再加上智商问题,又没读过什么书,才没有化身为病娇恶魔。想到这一茬,刁民又觉得庆幸。

  要是初音重生之后报复性杀人,报社的话,他的存在也没什么意义。天道自然会毁灭这股邪(ー̀дー́)恶的力量。

  食客们还奇怪,为什么这家钵钵鸡不做了,初音只好立了个牌子,上面写道:“有事暂不营业。”

  这样的流动小吃摊儿,初音想办法钻了空子,营业执照是没有的。

  “初音姐,爸死了,妈要改嫁了,我怎么办?”

  转眼间初音十三岁,方洋十一岁了。

  自从方爱国死后,杨桂芬就带着方洋回老家,并把方洋送到了初音所在的初中。因为有方洋的存在,方全海和柳明珍总算还有点盼头,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后,把焦点都放到了方洋身上。

  初音索性把自己租屋隔壁的小屋一起租下来,方全海自然不愿意再让初音花钱,他每个月给初音钱,说是方洋的生活费。

  就这样,方洋住在初音隔墙的屋子,姐弟俩相互照应。

  杨桂芬把孩子送回来之后,留了一半赔款给方全海,剩下的自己存着,继续在深圳工作。

  经过几年的相处,她觉得初音是个不错的孩子,方洋给她带也没问题,时不时还寄点钱回来。

  直到前不久,她带回来一个她要改嫁的消息。

  方洋慌了神了,自己的老爹刚死半年多,妈就要改嫁,摆明了他成了多余的了。

  “妈要改嫁,这是她的自由,她有问过你要带你走吗?”初音问道。

  “妈没说。”

  “这件事就由你来选择了,选择跟她走,还是留下来?或者是妈也留下来,或许你可以和她谈谈。”

  初音基本上是两个星期回村子里一次,而方洋则是每个星期都会回去。这会子杨桂芬在老家呢。

  明天星期六,正好放假,初音打算和方洋一块儿回去看看。

  “你说什么?要嫁人了?”柳明珍惊诧道,浑身颤巍巍的,方全海赶紧扶着她。

  “对方是江苏人,是我同事,条件还好。”杨桂芬也就30来岁,平日里打扮时尚,整张脸还有年轻的光景,素来受人喜爱。

  “你真的决定好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走了,洋洋该怎么办?我们这把老骨头还能奋斗个一二十年,可是孩子呢?你走了,他不仅没了父亲,他母亲也没了啊。”柳明珍抹着脸,哭了起来。

  “我……我问洋洋的意见,对方也挺喜欢孩子的,洋洋可以跟着我一起走。”

  “不行,洋洋是我老方家的孩子,绝对不可以给别人养。”柳明珍一口否决。

  方爱国轻轻的抚了抚柳明珍的背,对杨桂芬道:“你自小就养在我们家,也没有娘家人,我们自认为对你已经是无微不至了,这么些年我们也感激你,你和爱国赚钱养家,还生了洋洋,为我们老方家留了一个香火,也罢,爱国已经走了,你想去哪儿便去哪儿吧!洋洋我也不会让你带走的。”

  “妈,你真的要抛下我?妈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离开。”方洋毕竟还只是一个11岁的孩子,他不仅有青少年青涩的成熟,也有未脱离孩童的天真。面对这种事情,那由心里散发出来的痛恨,以及无法阻止的悲怆一起迸发。总之就是四个字:无可奈何。

  初音默默的站在门外。

  她也无可奈何。

  “洋洋,妈只是去一个新的家庭,如果你跟我走的话,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答应妈好不好?”杨桂芬仅仅抓着方洋的手。

  “不,我不会跟你走的,这里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我的家,其他地方永远都不是。”

  方洋挣开杨桂芬的手,发疯似的跑了出去。初音给方爱国和柳明珍挥了挥手,立刻追了出去。

  

第十八章无可奈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