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送个蛋糕给他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泰戈尔

  你对死亡恐惧吗?有人这样问过夏静园。

  生命的最后一刻,夏静园浑身疼痛,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但是她咽不下气。

  夏妈一直哭:“园园,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啊。”

  夏静园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挣开耷拉在眼球上的眼皮,她只能从眼睛缝隙里看到微弱的光亮。

  恍然间,她好似闻到了一抹香甜。她好像漫步在麦田里,唱着四月的歌,如精灵般的到处乱窜。

  我有一个愿望,用亲手磨出来的面粉,做一个水果蛋糕,送给叶知秋。

  ——夏静园

  *****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跳进来,在夏静园的脸上蹦来蹦去,夏静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死了。

  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

  夏静园表示很难受,那种死亡的窒息的感觉,很痛苦。

  春天的麦田是绿油油的一片,远远望去,平坦的如同边塞草原。夏静园走在田埂上,四月的风吹动着她的发丝和碎花裙子。

  这是她的麦田。

  忽然,她觉得脑子里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妈妈呢?我怎么会拥有一片麦田?”围着麦田转了好多圈的夏静园终于想起来,她是蛋糕坊主地女儿,可是为什么她会拥有一片麦田?

  夏静园实在想不通,并且很快忘却了,因为新的事情发生了。

  夏妈一把揭开夏静园的被子,冰凉的手抚向了她的脖子。夏静园感觉脖子刺痛,如同坠入了冰窖。

  “起床,小懒猪,今天可不是星期六。”

  “哎呀,妈,让我多睡会儿。”夏静园拉过被子,往身上一裹,又是一条虫界好汉。

  夏妈多次“催命”无果后,决定使出杀手锏。

  “叶知秋都来等你了!再不起来,叫他看了笑话,你的淑女形象哦。”

  叶知秋!叶知秋是谁?这个名字好熟悉,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知道是惯性使然,还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夏静园竟然在叶知秋这个名字的鼓动下,本能地起床收拾好了一切。

  然而,她并没有见到那个叫叶知秋的人,她想问问夏妈:叶知秋是谁?可是她开不了口。

  叶知秋,叶知秋,叶知秋……这三个字一直回荡在夏静园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她的心有一丝的刺痛,轻悠悠的。

  照例是要上学的。

  夏静园在校园林荫漫步,来来往往的学生匆匆忙忙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教学楼就在前面不远,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跑呢?夏静园不明白。

  她来到教室,发现大家都端坐着,进入齐读状态。

  “小夏,身体好点没?上次看你走的急,没想到却出了那档子事儿。”忽然有个人在夏静园耳边说。

  她转过身寻找声源,却发现每个人都在认真诵读,根本没人和她说话。

  不知不觉她走到座位上,翻开书,却发现封面之下那一页写了三个字——叶知秋。

  怎么又是叶知秋?夏静园心里咯噔一下。这叶知秋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忘记了什么事情吗?还是之前出了什么事儿?夏静园这样问自己。

  她决定去探明事情的真相。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讲生命的故事,记得泰戈尔有一句诗,它是……有谁知道吗?”老师笑眯眯地在讲台上开始导入。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下方的学生异口同声。

  “不错……”老师很满意这个回答。

  夏静园陷入了走神状态,她坐在最后一桌的角落里,努力的把头埋在课桌上。

  叶知秋!

  夏静园哭了,泪流满面。

  死如秋叶之静美。

  叶知秋死了,死在上一个秋天。

  “如果我可以拥有一片麦田,当我在六月收获新麦子的时候,我将用磨出来的第一包麦粉,做一个蛋糕送给你,那一定是最好吃的蛋糕。”夏静园挨着叶知秋坐在树杈上指着一片绿油油的麦地,她手上托着夏妈新做的蛋糕。

  “哼,你会做蛋糕吗?不会做的人只知道假正经。”

  夏静园:“不要小瞧我,等着吧!等它熟了,蛋糕就好了,我要做世界上最幸福的蛋糕。”

  ******

  “叶知秋你松手吧,不要管我了,都是我不好,求你,不要管我了……”

  “不,你答应过我,我还要尝尝你做的蛋糕,你不可以放弃。”

  ******

  “叶知秋,他们查封了我家的蛋糕坊,从此以后我要来种地了。”

  “欢迎加入农民伯伯的团队……”叶知秋嬉笑着脸皮。

  “去你的叶伯伯!”夏静园一脚踢在叶知秋屁股上。

  ……

  夏静园走在一片坡地上,她去曾经叶知秋去过的地方。叶知秋是农场主的儿子,他有一片麦田,每到春天的时候,就是绿色的一片,夏天的时候,遍地都是金黄。

  这个国度,人人以蛋糕为乐,以做出最幸福的蛋糕为荣。

  夏静园也有这个梦,她想做出最幸福的蛋糕,所以从材料的根源出发,她认识了叶知秋。

  可是,叶知秋死了,就在夏静园最幸福蛋糕即将做成的时候,叶知秋死在了水里。他说:有时候,我想像风一般的飞翔,或者和鱼一般的自由,可是风不带我走,但是水可以。

  夏静园没有去看他死去的模样。叶知秋被装进铁匣子里焚化了,灰烬纷扬在了一个有风的日子。

  关于叶知秋为什么会死,或许只有夏静园一人明白。

  夏妈突破艰险,重新开了一家蛋糕坊,生意一如既往。

  “等我百年以后,园园来继承我为她打下来的家业,我也是知足的。”

  可是夏静园等不到夏妈百年之后了,因为她感觉叶知秋来接她了。

  叶知秋说:“我有一片麦田,麦子就快要黄了,你想来看看么?最幸福的蛋糕呢。”

  夏静园病倒了,突如其来的病,查不出原因,医生唯一能够断定的是,夏静园的日子不多了。

  “园园,恐怕有心愿未了啊。”夏妈在夏静园耳畔哭。夏静园浑身颤抖,咽不下气。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留恋的呢?妈妈,我舍不得你,我离开之后,希望你好好的照顾自己。

  夏静园微微睁开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到这个世界的具体事物,她只能看到一缕白光。

  叶知秋,一叶知秋,我想起了那个夏天的一切。

  叶知秋,你看,我说过要送你的蛋糕……

  

仙楂说
这是一个新的故事呢,这个故事……莫打我,有点中二……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懂……嘿嘿嘿????。我本来不想这样子写的,可是……就想写的模棱两可。

【三】送个蛋糕给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