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第一章洗清罪孽

  辛乙是一名杀手,她手上沾满了鲜血,她的愿望是来世不要再过这样的日子。

  因为罪孽深重,不能投身于人道,天神格外开恩,让她这辈子投身于一个寡家。

  那家人死的只剩下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若是生下来是个死胎,必定会一尸两命。所以天神格外开恩,并且交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功德瓶里面装满了水,便洗清了她前世的罪孽。

  来世将会获得幸福。

  *********

  “柳娘子,是个女娃子,我见着这孩子颇有灵性,哭声可响亮了。”辛乙被一双大手摆弄着,洗干净身上的污秽,包在一块儿布里。

  床上躺着一个气息微弱的女人。她浑身被汗水浸透了,发丝零乱的贴在额头上,一脸疲惫。

  虽然没多少力气,但是她还是拼尽力气说要看看孩子。

  抱着辛乙的老婆子将辛乙放在了柳娘子身旁,随后便收拾起柳娘子下身起来。

  柳娘子全身心都在辛乙这儿,任凭那婆子摆弄。受到婴儿躯体的限制,辛乙暂时五感不足。柳娘子妥当之后,也从辛乙那里清醒过来,她撑起身子,下了床,从柜子里摸索出一个箱子,颤巍巍的打开,拿出半两银子来交给那老婆子。

  “从现在起,我只有儿子,没有女儿。”

  那婆子愣了一下,接过银子,掂了一下,将银子拿到嘴上一咬,旋即一笑,谢过后说道:“恭喜柳娘子生的一个男娃,柳家后继有人,锅里还有些热水,上面蒸了些饼,我且走了,柳娘子自安。”

  柳娘子拿布包了头,送了那婆子出去,抖抖嗖嗖的进来。

  模糊间,辛乙觉着嘴里被塞进来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她本能的吸了起来。

  日光很暖,屋子里凉爽,柳娘子哄抱着辛乙。

  “孩子,你是柳家唯一的孩子,从现在起,你是男子,我柳安氏虽未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几个字,从今以后你叫柳辛乙。”

  柳娘子想哭,但是她一直憋着泪。她在坐月子,不能哭,要是坏了眼睛,以后就要苦了辛乙。

  而不过十几日,那接生的婆子竟然死在了家中,死因不明。

  转眼春华秋实,辛乙七岁了。

  在她五岁的时候,刁民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以一只奶猫的形象。

  辛乙上辈子是杀手,接受能力还算强悍,对于刁民的存在也没有太多的大惊小怪,更多的是掩藏起来的敬畏,不能对一只猫点头哈腰的不是?

  柳娘子这些年种了几亩地,平日里还种桑采叶,养蚕出丝。对于辛乙则是日日教导她掩藏男子的身份。

  寡妇门前本就是非绕不清,柳娘子是个刚烈性子,直接以自杀为威胁手段,逼的那些图谋不轨的汉子望而却步。

  辛乙从小扮作男孩儿,五岁就进了族里的学堂。她本来就是个冷冰冰的性子,只对柳娘子面带有温柔。

  刁民天天蹲在辛乙的布包里,混吃混喝。

  柳娘子养家本不易,当年若不让辛乙扮作男孩儿,入了族谱,她们娘俩儿可能已经被赶出来做了乞丐了。

  辛乙下学归家,为柳娘子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例如做饭盥洗等。虽然柳娘子会不高兴,但是辛乙坚持,柳娘子本对辛乙有所亏欠,怎么可能舍得对她气恼。

  正当辛乙沉浸在这“天伦之乐”中不可自拔时,刁民在黑夜里对辛乙严肃道:“不要忘了你此行的目的,功德瓶还一滴水都没有,当年那个接生婆因你而死,此行极有可能……”

  “知晓了。”为了来世,辛乙觉着她上上辈子应该是好事太多,否则也不会有这等好事等着她。

  刁民继续当着他的猫,吃吃喝喝,顺便被辛乙撸。

  辛乙没有放弃武功,她每天偷偷摸摸的在树林里练武,刁民时不时指导一下,这让辛乙受益匪浅。

  最近几年朝廷苛捐杂税越发的多,甚至强行抓壮丁去打仗。

  辛乙所在的国名唤齐,齐国北有蛮夷捣乱,西有狄国虎视眈眈,东是广水一片,唤为东海,南方则还有未收服的壮南山甘兹一族,其形势可谓四面楚歌。

  乱世将至,辛乙须得做好准备。

  柳家是河塘村有名的乡绅大族,拥有田地七百亩,整个河塘村大半的地块儿都是柳家的。

  辛乙是柳家嫡系旁支第六代六房长孙,只可惜上头的亲人都死了,这一系之留下柳辛乙这一个种。

  这里就不得不夸赞一下柳娘子的头脑了。她是个果决之人,知道如果自己肚子里是女胎,必定会被族祠收回田地,赶出柳家,无枝可依。痛心之下,她将辛乙扮作男子,好歹保住了性命,以后的事,从长再议。

  “最近皇帝越发荒淫无道,任由奸臣左右朝政,唉!齐国最终是要败坏在四代了。”

  族学里的两位夫子谈论着,言语间有着惋惜和痛恨。因为族学已经下了学,所以两位夫子便肆无忌惮的谈论起国事来。

  “当初要是王澜不死,齐国也不会落得这边境地,可惜了,可惜了,简直是昏庸,愚蠢。”

  其中一个叫辰的夫子越说越气愤,身旁的人赶忙劝说道:“莫气莫气,每逢乱世必有人重振起来,只要不是北蛮或者西狄做了龙椅,其他的汉人我都接受。”

  辛乙在门外头听到了这话,感受到屋内的声音越发的浅,辛乙赶忙缩了缩身子,躲到了墙根后面。

  随后有一老一少从屋子里出来,面上带着微笑。

  辛乙捂着嘴巴,她今天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变天了。

  得在乱世中活下来。

  辛乙跑回家,柳娘子正在织绣。

  最近柳娘子觉得她越发的力不从心,她浑身乏力,织的布也没有以往厚实了。柳娘子担心自己身子出了问题,让辛乙一个小孩在这世道上活不下去。她想到自己床底下的瓮里存的那些银子,或许可以去找大夫看看。

  “娘,我回来了。”辛乙小心翼翼地将书本放进木柜子里,才来向柳娘子说安。

  (。•ˇ‸ˇ•。)

  

仙楂说
仙楂实在是困的不得了了,明天补上。

【八】第一章洗清罪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