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初出茅庐

  “哦?竟然还有此法?”

  “这有何难?你不知勾栏里的唱曲儿的男子还能捏出女声儿来呢。”刁民在辛乙胸前的布包里翻了个身,舒舒服服的窝着。

  “那我该如何?”辛乙问。

  “练啊!”

  辛乙:“……”

  一人一猫到了镇上。

  辛乙先去妙医堂与坐馆秦大夫见了面,两人聊了几句。辛乙又劳烦秦大夫对自家师傅多加照顾,因为她此去不知何日归来。顺便将自己在路上采的黄精卖给了妙医堂,得到了几两银子。

  她的目标是去郑州,听说郑州瘟疫闹得厉害。对于辛乙来说,这些都是她功德瓶里面的水啊!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Ψ( ̄(エ) ̄)Ψ

  于是乎,辛乙租了马车,聘请了车夫,给了定金,购置好粮食,便踏上去郑州的路。

  外面早就不是太平盛世了。

  一路上车夫给她讲些趣事奇闻,什么是官府又在征兵啊,抓人啊,徭役和兵役加重。最令人反感的是,国君在这个时候还派人到民间寻找美女。

  现在家家户户都不敢让自己的女儿抛头露面。

  很多大家长怕夜长梦多,早早的就将女儿许配出去,也不管女儿的心上人是否家境优厚了,只要两人举案齐眉便可,倒是成了许多才子佳话。

  辛乙对这种八卦并不持相信的态度,听着也就一笑了之。

  风飒飒兮木叶落。

  辛乙似乎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两个衣衫褴褛的人从灌木丛中蹦出来,拦在了马车前。一个高头壮汉,长的有点喜人;一个骨瘦嶙峋,双眼迸发精光。

  壮汉扛着一根圆木棍,双手吊在上面,嘴里还叼着一根杂草。

  “车里的人听着,你已经落到了我们丛林双煞手中,乖乖儿的下车,交钱放人,桀桀,否则就死!”

  瘦子手持弯刀指着马车,一双罗圈腿做出马步状,屁股撅着,仿似杂耍团的。

  车夫原本很是淡定,只是看到了瘦子手上的武器,以及壮汉的身体,他不敢确定能不能干得过了。

  “公子,怎么办?”

  辛乙道:“无事,无名小卒,不足为惧。”

  前两天遇到一伙抢劫的,辛乙三两下就震慑住了。那伙人是附近村子里的老弱病残,聚众出来讨口饭吃。

  辛乙教了一些保命法子,还用医术救了几个病危的人。

  那伙人将辛乙奉为活菩萨,保证了不再出来劫财了,好好守着度日。

  今日碰到的这两个,辛乙却知道,不是农民那么简单。这两人定然是做过不可见人的勾当。

  车夫听到辛乙的话才放心下来,朝马车两丈外的两人喊道:“你们离开吧!不要招惹车内的人,你们惹不起。”

  这丛林双煞一听就乐呵了,你一个被打劫的不怕强盗就算了,还叫强盗离开……我们是谁啊(҂⌣̀_⌣́)

  我们是强盗!

  哪里有强盗不抢劫还让路的说法?

  挖槽!本强盗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骨瘦嶙峋对壮汉道:“弟弟,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把钱叫出来。”

  “好嘞,哥哥。”

  壮汉将肩膀上的木棍往地上一立,骨瘦嶙峋如同猴子一般蹿了上去,站在圆木顶上,成金鸡独立势。而壮汉则是一手扶着棍子,一手插在腰上,双脚与肩同宽。

  “车里的人听着,交出钱财,脱下衣裳,自己离开,否则就不要怪我们双煞无情了,杀你们个片甲不留。”瘦骨嶙峋高声道。

  “咦呀呀呀呀呀呀!”壮汉则是在下方助威。

  两人像是每年在族里戏台子上演戏的戏子……

  辛乙和刁民扯了扯同款嘴唇,心里道:“这莫不是傻子?”

  “哥哥,为啥子车子里的人不出来?是不是外地来的,听不懂我们说啥?”

  瘦子的鬓角上的一粒汗珠子落在地上,他咬牙切齿道:“胡说,我们说的是官话,怎么可能听不懂?”

  辛乙揭开深蓝色的马车帷门,低头抬脚下了马车。车夫下车安抚了一下马儿之后,牵着马往旁边走,将马从车架上脱下来,到溪边喂马去了。

  留下强盗二人组和辛乙对视。

  辛乙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笑眯眯地,一句话也不说。

  但就是这个表情让强盗二人组心里发怵。

  一时之间,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他们深刻的意识到自己败在了话多上,人家一句话不说,就把他们打败了。

  “哥,我们还要不要抢?”

  “抢什么抢?没见到这个人强大如斯么?我可怜的小心肝良心啊!喵了个咪,回去。”

  “噢。”壮汉摸不着头脑,但是他明白,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٩(ˊωˋ*)و✧

  “诶,别走啊!”

  辛乙浑厚的带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吓得强盗二人组撒腿就跑。

  “刁民,我有这么吓人么?”辛乙问。

  “不吓人,只不过那两个是个蠢人,要是专业点的强盗,绝对二话不说,上来就杀,这两个废话连篇……最后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

  ( ̄∀ ̄)

  “这就是你所说的心理战术?”

  “聪明,用在战场上最佳,让敌人琢磨不透,最后杀他个措手不及,猝不及防,巴拉巴拉。”

  “公子,那两个强盗呢?”车夫牵着马回来,边套马车边问。

  “跑了。”

  “公子果真厉害。”车夫对辛乙竖起了大拇指,辛乙只是微微一笑,进了马车。

  小插曲告一段落,辛乙已经进入了郑州地界。

  据说郑州瘟疫之前恰逢干旱,田间的死了很多老鼠,被人拣回去吃了,最后便得了传染病,死了很多人。

  而郑州之外的祁州又是边关地界,本来边关战事吃紧,而郑州又瘟疫了,等于切断了边关的后备粮仓,让边关祁州腹背受敌。

  这就是辛乙来郑州的缘故。

  救了郑州,就等于让祁州有了喘息余力。

  一旦祁州被北蛮攻下来,整个郑州毫无缚鸡之力,北蛮可直捣国都临安。

  大齐,亡。

  辛乙不愿意北蛮打进来,私心里,她是大齐的人。

  

仙楂说
由于处理不当,这一卷有两个章节小朋友跑到外面了。

第五章初出茅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