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耶律香

  “哦?”

  那个被称作公主的人正坐在帘子后面,帘子是褐色的纱做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儿妙曼的身姿。

  辛乙被放在一张椅子上,姿态被摆弄的很好。

  “你们出去。”公主耶律香说。

  “是。”

  耶律香从帘子后面出来,辛乙从眼睛缝儿里瞧了一眼。只见耶律香和她一般高,五官较为突出,皮肤微黄,画了点淡妆,配上头上的玛瑙石珠串倒别有一番异域风情。

  “我知道你醒了。”耶律香倒了两杯茶。被揭穿的辛乙睁开了双眼。

  “确实是小白脸,长的真好,竟然有男人比我还美,令人嫉妒。你说我是将你剥皮好呢?还是抽筋呢?”耶律香的手指抚上了辛乙的脸,并不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辛乙只是安静的看着她,良久之后:“你们是北蛮人。”

  “是的呢。”

  “这里是大齐的地盘儿。”

  “是的呢。”不过很快就是我北蛮的了。

  “哦。”辛乙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耶律香:“……”该死的小白脸,我竟然拿你毫无办法。

  (ー̀дー́)

  耶律香气冲冲的掀开营帐帘子,双手叉腰站在外面。

  “公主,那小白脸儿怎么样?”难道那个小白脸是个弱不禁风的?还是公主太厉害了……嗯,是公主太厉害了,没错的。

  耶律香:“哼!”

  (ノ=Д=)ノ┻━┻

  “公主,我们还抓了两个人回来,那两个人一个长的尖嘴猴腮,一个貌若石头,属下怕污了公主的眼,就关进地牢里了。”

  “哦?还有人?带我去看看。”耶律香来了兴趣,至于那个小白脸儿,待本公主待会儿再收拾。

  辛乙感觉到那个所谓的北蛮公主出去了,三两下给自己松了绑,对这营帐探查了起来。说是探查,不过是随便看看。这个营帐里的装扮很符合草原女儿家的身份,辛乙自是看出其中的不同。

  刁民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辛乙不管他。她看到架子上的大齐地图,上面大齐的版图上面画着一只乌龟,显然那公主对大齐很是不屑。辛乙笑了笑,搁下地图,眼睛一撇,只见案几上放着一封信件。

  这上面的字用的是北蛮的蛮语,辛乙看不懂。不过她本能的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便将其一笔一划的记在了脑子里。

  不得不说,学医的就是有两把刷子。她这些年背了好些医书,早就已经练就了过目不忘的本事。

  忽然外面一阵脚步声,辛乙赶忙恢复之前的模样。不愧是杀手的灵魂,伪装起来也是惟妙惟肖,之前的绳结三两下就给自己捆上了。

  之前那些人把辛乙绑的像个粽子,送到营帐之后只绑了手,其余的都撤掉了,这大大的方便了辛乙行动。

  辛乙闭着眼睛,仔细聆听脚步声,发现和之前的公主不是同一个人。从声音上感觉,进来的人端着东西,还喘着粗气。

  是侍女。

  她放下东西,将辛乙抗到了床上,还掖好了被子,似乎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才出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ロ゜)???

  为啥子他们对一个俘虏这般好?仅仅是因为自己可以满足某位公主的兽欲么?辛乙脑袋中闪过十万个为啥。最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乖乖躺着。

  有一招叫做敌不动我不动,表面不动,暗中行动。

  北蛮已经光明正大的穿上了大齐的衣裳,装作大齐的人。从而混淆视听,然后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大齐,最后改朝换代。

  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可爱的大齐还不曾发现。

  辛乙觉得一种叫做脸蛋的东西大齐已经丢了,太特喵丢人了。

  ……

  “公主就是这两个,在里面呢。”莽汉说道。

  所谓的地牢,就是传说中的地窖,只是里面五面都是石头,任凭如何都只能从上面一个出口出去。吃喝拉撒全在里边儿,下暴雨还有水灌进去,要是运气不好,水漫地窖,还可以免费洗个澡。

  耶律香从地牢的缝隙里看进去,只见两双亮堂堂的眼珠子盯了来,这逆着光的眼刺得耶律香脑袋疼,她甩了甩头,道:“给本公主关着,哈,丢点小玩意儿下去玩玩。”

  莽汉呈上来一只死老鼠和一条奄奄一息的蛇。

  耶律香手势一挥,莽汉将其投了进去。

  底下顿时传来惊叫声。

  “哇,我的娘啊,蛇!”

  耶律香哈哈大笑起来,又扔了些死虫子,吓得尤大尤二扒着墙壁,双腿发软,险些失禁。

  “大爷,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那小白脸儿我们也不找她报仇了,求求大爷们行行好,放我们出去吧,我们再也不干坏事儿了,啊!娘啊!”

  尤大在地牢里嘶吼。耶律香嫌弃刺耳,便回了营帐。结果她看到了躺在她床上睡得正香的辛乙。

  气炸了!

  “来人啊,把这个给本公主吊起来。”

  外面立刻有人进来将辛乙给吊了起来。

  “好啊中原小白脸儿,你别以为你长了张好看的脸,本公主就真的喜欢你了,你做梦吧!居然给本公主脸色看,还睡本公主的床,看本公主不打的你皮开肉绽。”

  耶律香指着辛乙鼻子一通的话,随后她朝门口的侍卫吼道:“拿鞭子来!”

  霎时间辛乙睁开了双眼,痞里痞气的道:“等等,可不是本公子睡得你的床,本公子本来在椅子上睡得好好的,忽然进来一个人把本公子抱到床上的,好像是个女人,本公子还以为是你呢,所以……这才安心睡了。”

  耶律香本来就红的脸蛋儿,听了辛乙的话之后更红了,一鞭子甩在辛乙的手臂上,怒道:“你胡说,本公主才不会干这种事。”

  “得了吧!”

  辛乙白了一眼耶律香,她感觉自己的手臂隐隐作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渗出来了。侧脸一看,果见嫣红的血透过柳皮色的布衣一点一点的晕开。

  这蛮族女的真心蛮……

  “呵,小小的一鞭就出血了,中原小白脸可真够呛的。”耶律香幸灾乐祸的睨视着辛乙。

  

第九章耶律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