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4米 惊逢

  晚上的聚会虽然安排在本市最有名的悦来酒店,且因有合作关系,商家特意同价升级给安排了VIP超级贵宾室,吃、喝、玩、乐于一体,面面俱到,但气氛一直没有调动起来。

  原因很简单,迟来了约半个多小时的两位同事林峥和徐静婉,带来了现场的部分消息。虽然两人说因现场严重封锁,他们只是跟着刑侦队长屁股后面获得了一些现场消息,但寥寥几句,已让大家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仰头灌入一大口啤酒,林峥晃晃头,凌晨出外勤一直到现在,已经是二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超量的体能消耗使其疲态尽显。

  “艹!我工作八年多了,见过命案现场。但特么的这次总感觉有些邪门儿。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一个九岁的小丫头片子,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能把人家小女孩霍霍成这样!残忍!太特么的残忍了!”说罢又灌了一大口酒,重重地顿下酒杯。洒意熏红了他的眼睛,眼中红血丝愈加的明显。

  徐静婉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静坐在那里,也是二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平日里活泼的性子此刻也显得安静异常。时不时地缩一下肩膀,不知是因为冷还是被吓到了。

  墨心儿微不可察地朝徐静婉身边靠了靠,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静姐,你冷吗?”

  这样轻柔的动作也激得徐静婉一抖擞,“哦,心儿,我不冷,谢谢。”

  “静姐,你要是想和大家说说,就说说。要是感觉不想说,就吃点东西、喝点酒吧。”

  墨心儿很清楚,因之每个人内在力量的不同,面对同一事件的反应各有差别。就命案或灾难现场,真的说不好对受难者来说伤害更大还是对参与救援工作的人伤害更大!记得当年那场国人尽知的大地震,她一个学长怀着满腔热忱自费驱车前往救援。那样艰难的环境,山道堵塞、路面坍塌,学长一个人背着30几公斤重的物资就靠两条腿走进了灾区,咬着牙参与了三十几天的救援工作。后来实在因浑身长满了湿疹不得已回到后方。但救援时的激情热血回来后冷却成一汪死水,连续三天三夜这位学长不吃、不睡、不说话。后来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才算是缓过来。

  所以看到自己的伙伴这种状态,墨心儿很是担心她。

  “咳咳”,似是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徐静婉拍拍墨心儿放在自己肩膀的小手,“心儿,没事。我只是越来越感觉到生命的脆弱。我接受不了一个这么稚嫩的生命就那样没了,而且很明显,死前她遭受过很多磨难。”她跟在法医后面偷看了现场照片。

  说到这里,徐静婉的眼泪已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大家赶紧过来安慰她。

  本来为墨心儿转正、调组而准备的蛋糕就晾在那里,上面已点燃的六根蜡烛此刻亦在自己的微光中映照着流下的烛泪。

  “这个跟访上面让我们停下来,交给你们组了。”林峥转头看向墨心儿。而墨心儿并没有马上领悟到林峥言语中的含义。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机灵点?给你们组了,你们万能的社科组。”大美女徐丽娣补充到。坐在首位的夏时雨今晚话出奇的少,脸色隐在暗处,看不出他的情绪。

  “哦!”墨心儿才刚反应过来,此组非彼组呀!“那,那社科组谁来跟进这个案子呢?”

  “那只能看上面的安排了。明天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这边还是可以跟进报道一些案件的发展。其他的我们目前没有办法深入介入。但这件事本身刑侦组也说有些玄乎,疑点太多。他们需要一些高科技技术手段介入。”夏时雨总结、定性的发言,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

  “可是,高科技技术手段警察局肯定有很多资源呀。为什么还要转给社科组跟进呢?”

  墨心儿话问出口,大家皆以一幅“你美,你问啥我们都不会嫌你白痴的”眼神向她行注目礼,好心的珊姐叹口气。

  “心儿,咱们机构呢水深着呢。到了社科组,可别以为那里就是收集、报道与社会科学、科研成果相关的部门。具体呢,我在这里服务了12年也说不清楚社科组具体是干啥的。但你以后工作上真要多个心眼儿,先学会保护好自己。不让你知道的事别多问,让你知道的事多想想。”

  说罢,珊姐以一脸慈母式的微笑碰碰她的杯子。内心里她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简单、脾气好,但是漂亮得有些过分,注定于人群中是个被高度关注的角色。未来怎样,谁也难说。但愿她一生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渡过。希望人世间多一个美丽一生、顺利一生的美好人生吧。

  实际上,每个人对墨心儿都抱有一些不确定的态度。虽然这女孩毕业名校,努力工作。但说到底也就是个大学毕业,学历不是很高。虽然为人漂亮有气质好脾气,但说什么也不至于就这么三个月不到破格调到“社科组”这个全集团的核心小组中去吧?

  外界对集团的各种揣测经年不息,各种版本皆有。什么说是国外势力控股的跨国集团,意在身处国都收集我国情报的,后台贼硬,所以从外交和高精尖领域上来说会有很多的特权和高科技支持;有的说是国家中央的特设机构,负责一些国家机密问题解决的;甚至有人说堪比美国第七区,专门负责处理外星人事务的……。

  而墨心儿以为这些揣测都太剧情化了!这样的地方就算她想去,难道凭自己的资质人家会录用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严重路痴,唯一的优点就是到哪儿都不失眠、跑得快!就算这样他们能接受,难道不用经过特训的?我的天,这孩子还真是非常严肃地自我幻想了一番,将电影007中女特工们遭遇的各种非人训练镜头在自己身上过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姐干不来这么变态的工作!

  就这样,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不过短短两个小时,因之昨晚发生的命案怎么也难以将情绪调整到一个嗨点。枯坐无味,眼看已近午夜,墨心儿不好说什么,珊姐因为着急回家照顾孩子和老公,主动提出大家散了吧。

  彼时国家安定,治安良好。在这座集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于一体的国都,近午夜时分依然是车水马龙。墨心儿好不容易约到车回到住处。于开门时,陡觉身后有异!

  未待她拔出钥匙,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完全凭着直觉,墨心儿一个侧蹲加后跃,定身处已是将自己置身于家门十米外。此处左临电梯,右逢安全出口,是个逃跑的好所在!尤记当年爸妈谆谆教诲,唯上之计,自保第一!

  其实如果她用侧蹲加后翻的动作可能会更飒爽些,只是要顾及到背包里的小灰灰,怕压到熟睡中的它。没错。那货贪睡的紧。且,近来看着没怎么长个儿,可是愈发的重了,刚刚带累的她一个趔趄差点一个没站稳。

  门灯因之这样的动静自动亮开。门口暗影中缓缓走出来一个高大威仪的身影。

  墨心儿正衡量对方的身量与自己的差异,跑路看来在所难免,电光火石之间,对方的面容已显露出来。

  “师兄?!”墨心儿惊呼!

  对面显出一个笑容,白牙森森,眸光烁烁。

  一个健步冲过去,墨心儿照着萧瑟的右肩就是一记老拳。“大半夜的你要吓死我呀!”

  惊怒中带着娇嗔,让其原本清丽的明眸更加的明亮。粉嫩的樱唇紧抿,看起来是真的被吓到了。

  对于墨心儿花拳绣腿的攻击,萧瑟一向是听之任之享受之。打小就习惯了。熟稔又宠溺地揽住她的肩头,“丫头,长高了不少呀?哈哈”。爽朗地笑声多少安抚了些心头的颤动。

  虽嗔怒于师兄的恶搞,但也知许久未见,师兄也是有意考教自己一番。虽看起来意态恣意,俊美威仪依旧,但从衣服的褶皱、脸上湛出的青须可以看出,师兄赶得有些风尘仆仆。墨心儿赶紧打开房门把师兄让进屋里。

  “师兄,你饿不饿?”一边招呼着师兄换上拖鞋,一边把熟睡的小灰灰抱出来轻轻放到狗窝里。

  “随便弄点吧。我真的有点饿了。”

  切了一盘低糖水果、两片烤好的全麦面包,一杯柠蒙水整齐地码在厨房餐厅上。

  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柠檬水。阔别了这么许久,平时还好,一见到熟人,一肚子对爸妈的思念已经要迫不亟待地宣之于口了。

入坑4米 惊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