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5米 夜谈

  “师兄,近来过得怎么样?“墨心儿关心地问着萧瑟。

  “师兄很好。“

  定定地看着墨心儿清澈明媚的大眼,此刻萧瑟很想抽根烟。可不知怎么想拿烟的手指变了方向,挟着抹温柔抬手摸摸她的发顶。丫头长高了,样貌更加的夺目,但也瘦得下巴尖了。

  “那我爸妈现在怎么样?他们现在哪里?“这是她更加迫切想要的询问,话一出口,墨心儿的眼圈已红了半片。

  不是她私心,与双亲阔别九个月,于她的生命中还是第一次。

  无尽的惦念。

  “心儿,师父师娘都很好,你放心。他们很惦记你。“

  压在心底的惦念总算有一米米的松动,眼泪亦随着思念横肆溢出,附着其斜飞微挑的眼角,洇着其卷长浓密的长睫,脆弱中强撑着坚强,分外的让人怜惜。

  萧瑟的心里无端地融化了一角。为转移话题,伸手拍拍墨心儿的小肩膀,“怎么,就不想师兄了?”

  毫无形象地擤了一下大鼻涕,“想,怎么不想。可是你们谁也不搭理我呀?”

  说到这里墨心儿委屈得孩子似的抽泣得更猛烈了。

  “以前工作也没有要求这么严吧?怎么这次连个电话都不让随便打?没有人性!走时爸妈让我放心,上上个月让你送来小灰灰也说让我放心,怎么就不能和我通个话呢。“

  说不委屈是不可能的,墨心儿低头对着手指,一抽一抽的抱怨着。

  打小爸妈的宝贝女儿,一下子就这么被晾了九个多月。墨心儿从没离开爸妈这么久过,以前最多是两三个月而且还是每天都能聊聊天听听声音的。虽然她已习惯独立了,但因分别日久,心里的惦念、不安搅和得心里动荡难平。

  “就连师兄你也是,这么久也不联系我。要不是看着小灰灰一天天长大,我真的以为这么久你们重来都没有想过我。“

  心儿的鼻头已因擤鼻涕拧得有点泛红。两串子小瀑布又见磅礴倾泻之势。在人前她可以假装平和,在师兄面前,无所谓了。据说打小尿床师兄都帮着料理过。

  可能是分别日久的缘故。萧瑟发现师妹的情绪越来越能影响到自己。平时稳重自持的钢铁硬汉,不由得伸出双臂柔柔地将她拥住,大手在她后背轻拍帮她顺气。嗅着她发间的清香,不由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丫头,别怪师父师娘。他们想你不比你少(我也是,他内心里说)。任务很艰巨,高度机密。我们身边没有属于自己的通讯设备。所有都是团队共用的。一个人的任何信息都必须与所有人同步。我们每通一个电话都会被监听和调查。师父师娘是在保护你,知道吗?唉~“。

  说到此处,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萧瑟不由地叹息。

  其实墨心儿何尝不清楚爸妈虽然是教授,实则参与的都是国家级重大考古项目,属于国家高度机密工作。只是情何以堪?不过经师兄几句话的安抚,再三确认爸妈现在健康平安,墨心儿的心也就放下了。

  想抬起头给师兄一个“我好了”的微笑,可发现师兄两只有力的臂膀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和小灰灰相处得怎么样?“萧瑟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边说边看向那厢呼呼大睡的肉团子。

  果然,墨心儿提起小灰灰心情就转晴许多。

  “它好着呢!这就是一个吃货。不过,我很喜欢它。这些日子要不是能照顾它,我都不知道怎么过!“

  “恭喜你找到人生的伴侣了!“萧瑟逗着墨心儿。

  “你的人生伴侣才是狗呢!祝你早日找到一个能一顿吃一锅的嫂子!“墨心儿的情绪彻底释放完了,开始日常与师兄的互怼了。

  萧瑟眸色深了深,双手扶住她的双肩拉出怀抱与之正视道,“心儿,说真的,没想到你会到煦旸集团工作,表现还这么优秀,三个月就转正了。当时师父没有过问你的工作问题,就是想着你能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上班,过着轻松自在的日子。可,呵,一切都是天意吧。“

  “怎么?煦旸集团有什么不好吗?不是国际知名机构吗?“

  “当然好呀。只是相对复杂。“

  “师兄你很了解煦旸集团?“

  “嗯,我们之间有过一些合作。好,心儿,好好干吧!我和师父无论怎么护着你,都希望你能独立起来。这到是个能锻炼能力的地方。万事有师兄知道吗?”说罢又宠溺地抱抱怀中香软无骨的小身子,萧瑟有些不舍地松开。

  脑中一记灵光乍现,“不对!!师兄,我转正就是今天的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快?“墨心儿自叹着自己近来越发的聪明了,边眯着大眼睛拷问萧瑟。

  “傻瓜心儿,所以你看,你的一切我和师父师母都时刻关注着。你以为我们就这么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说罢大手食指屈起,刮了心儿一鼻子。

  “那,那“,墨心儿突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你们这是搞监视吗?师兄你确定你们什么都能监视到?那我睡觉说梦话、打鼾、放屁你们也能知道?“

  真的是拿自己的师兄不见外了,这样的话墨心儿也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萧瑟当然喜欢师妹可以这样毫无芥蒂地和自己聊天。不过听着这天外飞仙的神问话,惹得萧瑟抑制不住地仰头哈哈大笑。

  话一出口,墨心儿已意识到言语的豪放与不妥。毕竟男女有别,就算自己的亲哥哥,这口无遮拦的胡诌也让自己红了脸。

  “心儿睡相很好,不说梦话,一挨枕头就着,既不打鼾也~不~放~唔……屁。“

  还没等萧瑟说完墨心儿已手疾眼快地抬手捂住了师兄的嘴,有些羞臊地佯怒。

  可是话说回来,真的是这样无时无刻在别人的监视下生活感觉不是很好耶!必须要使出各种手段了解清楚!

  于是萧瑟在师妹各种残酷的手段威逼下,如挠痒痒、脖子里放冰块等,终于给出了答案。

  大手一捞,萧瑟将墨心儿带起。

  “你看,大门、客厅、卧室窗外,能看到吗?“边说边细致的指引,”这几处都装了针孔摄像头。包括你的手机定位系统我们也都随时监测。放心,能接收到你所有信息的只有师父师娘还有我。你的隐私我们绝对尊重。至于你的工作情况嘛,是听温东旭今天发给我的信息知道的。”

  倾诉了思念、问清了疑惑,墨心儿感觉今天的信息量真大,有点累。

  “师兄,那你这次回来要呆多久?”

  “看工作安排吧,我随时等师父的指令。”

  看出丫头的疲惫,萧瑟不免心疼。

  环视这间位于二环内,不足70平米、五脏俱全、装修简洁、极具品味的房间,萧瑟想,师父也真是煞费苦心,为了师妹的方便安全特意在选址、装修、安全性上做足了功夫。

  “师兄差不多能陪你几天。我就在客厅沙发上睡你不介意吧?”

  “嗯,委屈师兄了。”也只好如此了。

  父母的房子在城郊交界处,是一个独栋的小别墅。也是墨心儿与师兄打小成长的地方。但确实交通上有些挑战。以前都是爸爸或妈妈开车接送他们。

  “师兄,我还有好多话想问你呢。今天你也累了。我给你放洗澡水,你先去洗个澡解解乏,明天我们再聊好不?”

  ”师兄随时待命!保证知无不言~言而无信~~“

  一个抱枕抛过来,”师兄你今晚小心点儿你的人身安全!哈哈!“

  待萧瑟洗浴出来后,发现舒服的沙发上已放置了松软的枕头和被子。钻进去,嗅着带有师妹气息的味道,萧瑟几个月来头一次睡得这样深沉。,

入坑5米 夜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