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12米 往事3

  哇塞!没想到陈年旧事中还连拉带扯出这么一段劲爆的秘辛!

  “师父师母一直恩爱有加。”萧瑟低头温声告诉墨心儿,也是在大家面前维护师父师母的意思。

  墨心儿当然知道。爸爸一直把妈妈当成宝,有时连她这个做女儿的都要妒忌呢。妈妈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但单从外貌看绝对不相信这是一个超过三十岁年纪的女人。听起来有些不靠谱,但时下这种现象也不少见。比如很多综艺节目中共同出现的母女俩,真的是从外形到气质上都相差无几。但墨心儿知道,为了节目需要,包装和化妆是少不了的。而自己的母亲一向素颜,只在一些重要社交场合会化点淡妆,但真的是风姿绰约,明眸皓齿。

  记得上大学一年级时,妈妈和爸爸公出回来第一次到学校看她时,宿管刘老师还和她说,“心儿,你姐姐来看你了,你俩长得真像,快去吧。”提起这事,爸爸总是眸底清亮,脸带笑意地瞟向妈妈,笑中带着骄傲与宠溺。

  “次年四月末,墨雨亭与楚心尘回京都,带回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大家都以为这个孩子就是楚女士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可我父亲知道,这不是。“

  萧瑟黑眸深沉,冷然开口道,“温老先生可真是事事了如指掌呀。”

  并不理会萧瑟言语中的讥讽,温东旭继续道“没错,这些年我父亲对楚女士一直念念不忘。思而不得,让他人也越来越消沉。当年,我父亲并不赞同在这种情况下再去沙漠探险。或许如果必须要去,楚女士可以留在家里待产。毕竟,关学术上主要还是依赖墨教授的。然而,一向疼爱妻子的墨雨亭教授不知道为什么态度非常坚决。我父亲甚至私下里找过楚女士,问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提出愿尽一切力量为其解决。可楚女士的回答是,这次出行是她坚持的结果。劝说无果,我父亲实在放心不下,就在他们同去的队伍中安插了自己的人,一名非常资深的妇科专家。”

  可能是坐的时间有点久,温东旭毕竟被萧瑟揍得不轻。招呼老白扶着自己慢慢躺下来。老白又很尽职地帮忙把病床遥控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又给他手里塞了杯水。

  “据我父亲安排的这个人后来回忆,一路上他们有带自己的日常保健医生。由于楚女士身材比较娇小,人又一直保养得宜,孕期身体情况一直还不错。同行的队伍中除了我父亲安排的人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外,另有一位保健医生是他们夫妇从京都带去的,一直负责二人的健康管理工作。当地驻扎头一星期里,楚女士开始出现一些不适的症状,他和那位保健医都过去检查过,基本属于孕期的正常反应。可能是头一胎,孕妇在感受性上会比较敏感。但没想到,半个月后孕妇流产迹象就非常明显了。可能是水土不服也或许是劳累过顿,虽然在来沙漠前都有做过充分的预防工作,但出于医生的负责还是建议他们到后方整顿休息。但夫妻两人不听劝阻,反而加快了工作的节奏和进度。某天晚上入寝前,按惯例清点人数,才发现墨雨亭夫妻二人不在队伍中。所有人都感觉刚刚大家还在交流工作,不知何时这两个人就不见了。因为上一次萧乐山夫妇的前车之鉴,大家反应迅速,但也焦虑得很,从山洞目前探知的最深处到一路过来的驻扎帐篷,苦找了整整两天。第三天晚上墨教授怀里抱着一个包裹严实的小婴儿,扶着一身疲惫的楚女士出现在大家面前。楚女士半身血污,整个人似乎已呈半昏迷状态。随行医生进行了紧急抢救措施,并于三小时后成功将人送到离此最近的医务所。好在当时考古队所配备的所有人员及设施都是当时最先进的。去到附近的医务所,不过是想在一个医疗环境中更好地看护病人。当时的情况是,任何一个人离队,必须要有明确的报告和命令。而墨教授面对同队人员的诘问,回复就是两人于夜晚散步,突然风沙狂至,往回跑了几步,发现两人所处的位置距离考古山洞会更近。当时妻子肚子疼得厉害,墨教授抱起妻子就往山洞跑去。到了山洞才发现随身没有带任何一件通讯设备。面对妻子一波强似一波的产前阵痛,无奈之下,两人在山洞中冒险而行。”

  又喝了口水,“听起来这有些不合逻辑。但有野外生存和探险经验人会知道,面对大自然的变幻无常,很多时候,人们的行为或决定是不理智的,即使他是一名教授。大家一方面理解当时情况的无奈,也非常同情在此情况下生产的楚女士,同时也认为墨教授人虽年轻,但在专业领域内的权威性是绝对的被认同,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而事后我父亲派去的这位医生却说道,其实让他惊诧的不是他们的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而是明明楚女士的种种迹象表明是流产,但大家看到的却是平安生产,而且还是个男孩。”

  不需温东旭更多的言语,大家的目光一致朝向萧瑟。

  “而那个男孩子,就是今天的你,萧瑟。”温东旭又调换了下姿势,等待萧瑟的反应。

  而萧瑟仿佛就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言语无波地回问她,“这和我师妹有什么关系?”

  墨心儿不知道爸妈当年有这样的经历。正满心心疼着他们,尤其是妈妈。看着娇弱柔美的妈妈,原来人生中也会有这样狼狈艰难的时刻。

  “八年后,楚女士再次怀孕。而也正是从她再次怀孕开始,那个自幼稚园以来就被老师们评价为聪明但孤僻,情绪稳定性差、易激惹、注意力难以集中、不听管束的萧瑟开始有了变化。每天早、晚两次必要拉着师母问起她肚里的小宝宝,有时还会把脸贴到师母的肚子上听听里面的声音。你因为期待这个生命的到来,开始变得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几乎可以不打折扣地接受师父师母的教导,脾气也变得和顺了很多。一直到这个孩子出生,萧瑟的人生不再孤单,为人也不再特立独行,你开始在努力成为一个所谓优秀的孩子,一个榜样,一切只因为在你的生命中,你有了想守护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你的师妹,墨心儿。而这个女孩子能在你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让你感受到平和。”

  萧瑟此时的目光渐趋冷酷,是一种被人洞悉了秘密后的防御与凶狠。

  “你一定会问,我怎么这么清楚你们的过往吧?”温东旭咧嘴笑道。“我说过了,我有一个几十年如一日一直暗恋楚女士的父亲。她身边的人和事,他总会想办法知道。”

  墨心儿心里感叹,还真是变态!

  “现在,你还要追问我为什么要把你师妹牵扯进来吗?”温东旭目光复杂,直视萧瑟问道。

  “不过是因为你。”

满目飞花万点说
回头理了理,在某些细节上做了一些微调,使逻辑更清楚,表达更准确。   谢谢大家的阅读。

入坑12米 往事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