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18米 走近(二更)

  墨心儿轻盈地走过来,“温总,这是您的公文包。”

  看温东旭没什么反应,墨心儿有眼力见儿地将护理床上的餐桌打开,将电脑拿出放在他面前。

  “您要喝点水吗?”墨心儿继续小心问询。

  温东旭见过她和萧瑟的交流,再看她对自己如此疏离有礼心理别扭起来。这人一别扭就会失了气度,没了气度好听些叫“傲娇”,通俗点叫“使性子”。总之他自己也说不上什么感觉来,只是期待墨心儿能拿出和萧瑟说话时的亲近样子对自己。

  “扶我起来走走吧。”看窗外阳光正好。

  “您现在可以下床吗?”昨天医生不是说他要静养的吗?

  温东旭无语,用手拍拍床,示意她过来扶自己。墨心儿犹豫了一下,礼貌地说,“那我找护士吧,您稍等。”说罢就要往门外走。

  “墨心儿!”在身后叫住她,看她转身过来温东旭挑挑眉继续道,“你昨天的胆子呢?我说过,昨天是个意外。”

  “哦,温总,您别误会。”墨心儿马上明白他的意有所指,“我只是没护理过病人,怕不小心碰到您的伤。”

  “没事,我心里有数,你搭把手给我。”温东旭不耐烦地道。

  “哦,好的。”墨心儿只得走过来侍候温大爷。

  多少还是受昨天的事情以及师兄的一再告诫影响,墨心儿甚为注意与他保持距离。说是扶他,也不过是用手虚虚地在旁边意思了意思,就怕他一个不得劲儿摔倒,并没有真的去扶他。

  慢慢站直身体,温东旭试着深吸一口气,然后转头看身边的墨心儿,“过来。”

  “哦。”墨心儿笔直走到他对面等他指令。

  叹口气,温东旭只好自己调整了下姿势,然后右手捂着胸口,左手很自然地搭在墨心儿的肩膀上,朝前努努嘴,“就在房间里走走吧。躺了一天,身上都快长草了。”

  墨心儿站得笔直,把自己想象成一根电线杆子。此刻,这根电线杆子上正栓着一枚傲娇的帅哥在遛弯。

  低头瞅瞅只及自己肩膀高的女孩,温东旭想,白白长得这副样子,不温柔体贴,也不会撒娇发嗲,更别说什么风情万种了,对人客气疏远,是个木头美人,真是可惜!

  老白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不太和谐的画面。他一脸的堆笑,“哟,都在呢。”

  墨心儿打了招呼又赶紧服侍大爷到床上躺好。

  “东子,报告出来了。”举举手里的化验单又转头看看墨心儿。

  墨心儿马上心领神会,“哦,那我去看看温总的午餐。”说罢转身就要出去。

  “一起看吧。”从装“化验单”的纸袋里掏出的是九岁女童命案现场的几张拷贝照片。血淋淋的现场赫然呈现于眼前,吓得墨心儿一个机灵。她突然想起前晚林峥和徐静婉当时的样子。

  “我们社科组常接触这一类案子,一方面是挖掘素材,结合某一专业视角引导社会舆情。另一方面,如你昨天所知,我们身负使命与职责,会处理一些特殊的案件。”温东旭此时脸上公子哥的傲娇神情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冷杀肃然的面孔。

  点点头表示明白,可并不代表她能忍受胃里的翻腾,摆摆手直接冲到卫生间大吐特吐了起来。

  老白摇头笑笑,“不容易。一般人见了都受不了,何况半大个孩子。”

  摇摇头,温东旭扯了扯唇,“看着温顺可人,一接触木头一个,硬撅撅的。”

  老白转头朝着卫生间方向瞄了瞄,“硬撅撅就硬撅撅,你请人来不过是怕请不动萧瑟这座大山。再说你不是也观察了几个月,看着这姑娘为人处事都还踏实又有能力才要过来的吗?是来做事的,不是让你看着顺眼的。你身边想让你看顺眼的人还少吗?你想让她们怎么顺眼她们就怎么顺眼,还差这一个?”作为大他几岁的哥哥,老白说他从来也都不留情面。

  “你妒忌?”温东旭痞气地揶揄道。

  “现在也只能妒忌妒忌了,哈哈。”谁都知道白烈是妻奴,现在更是六岁儿子的儿子奴。

  “东子,不是哥说你,有一句话叫做‘爱一个人从看对方不顺眼开始’,你听过吗?”

  温东旭嗤了一声不置可否,但内心里却咯噔一下,这话听之无意却拨动了心底的某根弦。

  “刘队长怎么说?”温东旭茬开话题。

  “目前排除了仇杀和奸杀的可能。孩子父母都是从乡下过来做小生意的。每天赶路两小时到市区,风雨无阻卖早点。家里两个孩子,这是大女儿,还有一个儿子今年六岁。两口子平时为人老实厚道,没和什么人有过争吵。大女儿平时跟学校班车去上学,周末父母出摊,她就能在家和弟弟睡个懒觉。失踪的前一天是周末,他们回家就发现孩子不见了,一边报警一边四处找人。第二天早上在家附近的一处废弃的厂房里发现了孩子的尸体。刘队长说由于现场没保护好,破坏严重,可调查的线索微乎其微。“

  “你看这张和这张,”老白边说边挑捡出两张照片指给温东旭看,“孩子除了心脏及所有脏器被掏空外,没有其他外伤,身上也没有挣扎、捆绑或博斗的痕迹。”

  “有没有可能是被药物迷倒?”温东旭道。

  “起初也是这样怀疑,但尸检报告中没有查出药物成分。”老白揉了揉太阳穴。

  “也有可能是被深度催眠。”刚吐完出来的墨心儿苍白着脸插嘴道。

  “说说你的看法。”由于动作幅度有点大,温东旭咝地一声咧了一下嘴。

  “深度催眠可以让一个人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被引导。在那个状态中,人的感官是非常敏锐的,甚至能感受到平时感受不到的东西,比如能听到更细微的声音,闻到更清淡的味道。当然,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就随便一说。”说完墨心儿看向白烈,“白院长是医生,应该有看过一些相关的文献资料。”

  “确如小墨所言。但目前争论还很大。”白烈补充道。

  “是的。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此时电话响起。温东旭接起听完放下。

  “横山村又一名女孩失踪了,14岁。”

满目飞花万点说
今天是我坚持写文的第17天。人生中还从来没为一件事这么坚持过。   期待能看到你们的反馈。   再次祝五一节快乐!晚安。

入坑18米 走近(二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