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25米 温大姐的强势助攻

  “看我做什么?”温悦宁虽已为人母,但因生活优越事事平顺,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脾气还是有的。现年三十有二,保养得好,看着也不过二十八九岁。

  “我刚刚说了,小旭从没为哪个女孩子这样付出过。你对他或许是不同的。”说起自己的弟弟温悦宁语气中透出温情。

  “你知道小旭人看着随性散漫,万事不上心,实际上只要他想认真做点什么就会从一点一滴开始全力以赴,最后的成果总是让人惊讶。”

  确认过眼神,这肯定是嫡亲的大姐,夸起自家弟弟来毫不手软。

  “不瞒你说,我让他来我家吃饭也不过是攒了个局,几个不错的女孩子想让他们认识认识。既然因为你耽误了时间又受了伤,回报总是要有的吧?这样的男人哪里去找?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温大姐侃侃而谈,为自己的逻辑点赞。

  墨心儿很想说,这事她是被连拉带扯地卷进去的(当时温东旭判断他们要留活口的原因不简单。而墨心儿认为歹徒当时说要“留下那个女的”只不过是见色生了不轨之心)。可转念一想,温东旭因自己差点没命是事实,直接反驳温悦宁似乎太不近人情,所以她想尝试解释。

  “是这样的,”墨心儿不知如何开口,双手连摆,“我肯定会报答温总的,请您相信我。但,但不是做他的女朋友。他的女朋友那么多,不缺我一个的。”因为话题太突兀让她的回答有些语无伦次,内心里最响亮的一个声音是“我这么低调,不想跟着温总的光辉事迹上头条呀“。

  “你居然不同意?”温大姐挑眉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这个弟弟最近行情不咋滴呀,不是据说被各路美女追赶的弟弟天天拿自己有女朋友这事来迷惑她们吗?怎么现在已沦落到送上门来人家还不要的,世事难预料呀!

  正不知怎么和温悦宁说清楚的时候,老白探头进来,“小墨,好消息!东子醒了,赶紧过去看看。“

  哦?墨心儿心底欢喜,忙起身对温悦宁说,“一起去看看吧。“

  温悦宁没理会墨心儿的邀请,转身站起来走到白烈面前,白烈假装刚看到她,乍然绽放一个笑脸,“哟,悦宁来了?哈哈~哈哈~”

  “白院长大忙人呀?!想找你都找不到。”温悦宁压根儿不给白烈面子。白烈虽长她几岁,但两家通家之好,彼此都熟悉,很了解温悦宁的性子只能软乎着来,不能动硬的。“唉,近来事情多,忙晕了。你嫂子还说你最近怎么没过去坐坐?你来了怎么也没人告诉我?工作不到位、太不倒位。”

  “我看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吧。”温女王昂首往前走,“我弟弟在哪儿?带路。”

  “唉,得了!”白烈递给墨心儿一个眼风,意思是“你跟上”。大家急忙往ICU重症监护室而去。

  为患者自身安全考虑当然不能允许家属走进ICU监护室探视。隔着先进的探视系统,温悦宁和墨心儿急切地上前观察温东旭的状态。

  温东旭确实醒了。苍白无血的脸好像瘦了一大圈,一双幽深的眸子正无焦点地注视着天花反。

  “小旭?”轻轻柔柔的一声召唤,温悦宁明显压抑又哽咽的声音响起。温东旭慢慢地转了转眼珠。待看到屏幕系统中大姐和墨心儿的脸,他仿佛才真正的清醒过来。试着动了动嘴角,可能是想笑笑。

  由于呼吸机还插在气管里,温东旭不能说话,向着大姐动了动右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双眼便定定地看向了旁边墨心儿。

  墨心儿也看着他。从知道这个人起,他向来都是一幅意气风发的样子,高大、俊美、霸气、邪魅,走到哪里惊起美女一片!但现在的他是苍白而无力的。心里有一股痛意。不知道是来自歉疚还是什么,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墨心儿努力摆出一个笑脸,在屏幕那边伸出一只手,翘起大拇指,比了一个“牛”的手势,重重点头。

  这动作有点幼稚但很好地回应了温东旭久久的注视。他僵硬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就那样定定地看着一身病号服、毫无修饰甚至因为额角和手腕处露出的结痂有点狼狈的她,感觉她真的是怎么样都很美。

  温悦宁已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稍带了点鼻音的声音通过系统传过去,“小旭,不要急着说话,也不要急着动作。你醒了就好。爸妈都不知道,你放心。你赶快好起来转普通病房,大姐天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香煎鲈鱼。”抹抹不小心掉下来的眼泪,努力笑着,“还有,”她往前推了一把只顾着流泪的墨心儿,“还有,小墨说等你出来她会每天都陪着你,陪你一起做康复训练,给你加油,好不好?”有点像哄她家十岁的儿子般的语气。

  墨心儿惊诧转头看她,自己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温悦宁也转头回瞪她一个“难道你不想报答救命恩人的责问眼神”时,墨心儿默了。想想,自己原本也打算能尽所有的努力让温东旭快速恢复起来的,不然这一生,她无法安宁。于是转头看着温东旭疑惑加求证的目光,笑着点点头。

  温东旭感觉自己的力量多少回来了一些,不再那么的虚弱了。又努力抬起右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老白催她们回去,探视时间不能太长,不能使病人情绪太激动,不然会影响病后的康复。最多再观察个两三天就能出重症监护室了。

  温悦宁在走廊里打了个电话后很自然地又回到墨心儿的病房。

  “小墨,小旭的身体需要最好的康复训练。我刚刚咨询过我的保健医,他说康复的过程很艰苦,甚至比忍受伤痛还要煎熬,很多人熬过了死亡却败在康复上,因此变得一蹶不振。”温悦宁表情严肃而诚恳,“他需要精神鼓励。我希望你能陪陪他,给他些勇气和希望。”

  “温女士……”墨心儿想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叫我大姐吧。“温悦宁打断她的话,第一次心平气和地面对墨心儿说话。

  墨心儿眨了眨氤氲的大眼睛,张了张嘴有点叫不出口。平时她嘴很甜的,但面对温悦宁的强势以及她的“硬生生凑对”的作法现在有些消化无能,总感觉如果叫了大姐,是不是代表着某些事情已被定性?

  面对墨心儿的尴尬温悦宁不以为意。她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想说啥就说啥,想做啥就做啥。而往往,她想说想做的事最后基本都成真了。所以,面对墨心儿的犹豫与抗拒,她认为完全不用考虑,事情总会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的。可以说,温大姐的内心是很强大了!

  虽然过往的“成真”更多是基于家族的力量而成,但也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在家被爹妈宠、结婚被老公宠的幸运女人。也正因如此,她的人生字典中没有不可能三个字,只有两个大大的成语赫然于上,那就是“心想事成”、“不必多虑”。

  甩下一句话,说明天再来,还要给她带衣服、带补品,没待墨心儿婉拒她的好意,温大姐拎包优雅地离开了。

  徒留墨心儿一个人懵逼地傻坐了一会儿。

  也不知何时睡过去的。

  清晨醒来,看到床边趴着的师兄。

  他又是一夜守在床边。

入坑25米 温大姐的强势助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