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26米 以身抵债吧

  墨心儿刚欠了欠身,萧瑟就警醒地睁开眼。

  “心儿,你醒了?”边说话边扶着心儿倚床坐起。

  “师兄,你怎么又不去好好休息?”看着他脸上冒出的胡茬,墨心儿着实心疼着。

  萧瑟转身去倒温水,“先喝点簌簌口。”

  接过水杯,“师兄,我真的没事了。你看,”边说边伸手撩起刘海,“就等着这一丢丑丑的结痂掉了就好了。”墨心儿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萧瑟上前仔细看看,点头认可,也给她一个暖心的笑容。

  然后墨心儿迫不急待地将温东旭转醒的消息告诉了萧瑟。萧瑟知道这事对她的意义,拍拍她肩,“这是个好消息。”

  其实,昨天老白也第一时间给他发消息了。

  虽然萧瑟不满温东旭将墨心儿置身险地,但对他的不畏生死舍身相救还是抱以十足的感谢。假如那天师妹真的出了意外……

  至今午夜梦回,萧瑟会被这个想法激得突然醒来,一身冷汗。他真的不知道如果那样自己会怎样?师妹之于他生命中已是骨中骨,肉中肉,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简单的洗漱,两人一起用早餐。

  “明天我要去F国参加国际刑警组织的会议。”一边说着一边往墨心儿的盘子里夹菜,“这次的案子,因为案情特殊、涉及范围广,国际刑警已确定联合办案了。”这算是个进一步的消息吧。

  “哦。”看着柜子边师兄的行李箱墨心儿已猜到师兄差不多又要出门了。虽然内心满满的不舍,可还是表现乐观地道,“师兄,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你一个人……我实在放心不在。还是让阿姨过来陪你吧。”这个问题他俩探讨过。

  “宁然后天就回来了,她说会来陪我的。阿姨年纪大了,跑来跑去的我还得担心她。放心吧师兄~”。边说边撒娇地抱着萧瑟的胳膊一脸的乖巧。

  考虑到这里的医护条件周备,萧瑟也只好如此。

  望着眼前极致美丽的面庞,他目光一沉,不禁低下头来想亲吻她樱粉的唇。这些天他很想念那柔软香馥的味道。

  墨心儿却低头不自然地躲过。

  自从那天突然被师兄吻过(坦白说,那也不能叫真正意义上的吻。因两人都没啥实战经验,这一吻也不过是萧瑟用力将自己的唇贴到了她的唇上),墨心儿感觉虽不讨厌,但总是怪怪的。在没有理清自己的感情之前,她不想给师兄更多的期待或......误解,她需要好好想想。毕竟,他对她很重要,她不想伤害他,更不想失去一个兄长。

  “师兄,”墨心儿低着头,不敢看萧瑟的眼睛,“你那天问我的话,我可能还要想想。”胆怯地看一眼萧瑟,她又低下头去。

  内心被揪紧,可萧瑟依然低声温柔地看着师妹,“心儿,师兄吓到你了。”说罢手自然地拂上她白嫩的小脸,“不要有压力,师兄可以等。”

  点点头,墨心儿为自己不能马上给到师兄一个满意的答复而自责,可是,她真的没想好。为了这个愧疚,她突然上前紧紧抱住萧瑟,“师兄,一切要小心。我和爸爸妈妈都不能没有你。你知道吗?”抬眼处,泪光已浮出眼眶。近来她比较脆弱,可能是应激事件后的创伤反应,也或许是近来离别、受伤较多。

  萧瑟亦紧紧圈紧怀里娇小柔软的身躯,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呼吸着她的气息沉默了许久,“为了等你的回答,师兄一定好好地回来。”

  别离,是亲人间不愿面对的事情,总是让人伤感。

  还有半天一晚的时间,墨心儿不想让师兄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中,她牵着他去看温东旭。

  两个男人隔着ICU探视系统用目光注视了足足十秒以上。

  萧瑟点点头,告诉温东旭自己明天的行程,“我会和你同步案件的全部进展。”温东旭亦点点头,伸出手比出个OK的姿势。

  “所以,心儿的保护工作我已做了周密安排。但她在日常工作中你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如果回来她再有个磕磕碰碰的,我饶不了你。”墨心儿想捂脸,师兄一向气量不浅,独独在自己的事情上有时过于不近人情。

  而温东旭这家伙可能是受伤影响了大脑,居然扯着半个嘴角艰难地笑了笑。男人之间的交流,墨心儿没研究过。但她知道,这两个男人都是能给她极大安全感的人,也是极力维护她的人。

  临走前,萧瑟告诉温东旭,“好好休养,给你配备了全球最好的康复保健医。早日康复。”高大修长的身躯拥着身边柔美的她转身离开。

  老白说,明天温东旭下午就可以拔掉所有的管子,明晚或后天就可以出重症监护室转普通病房了。

  这是个好消息。大家都很高兴。

  下午时分,萧瑟因要继续参与刑侦大会,匆匆离去,说晚上尽量提前回来。

  墨心儿午休后又联系白烈想去重症监护室再看看温东旭。

  这次,只有她一个人。

  温东旭醒来后,精神一直不错。一小时前呼吸机已被撤掉。

  “心儿,”以往低沉磁性的嗓音可能因这些天病痛的折磨有些撕裂的感觉,但声音中难掩愉悦。

  他的确在笑。为了能够醒来和再见墨心儿。

  “温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这也是墨心儿第一次自己来看他,并且能相对稳定好情绪和他说话。

  温东旭一直浅笑望着屏幕中的她,明媚殷切的双眼直直照进了他的心里。这让墨心儿感觉多少有些不自然。但也能理解,刚醒过来的病人基本上都反应较迟缓,墨心儿自己安慰自己道。

  “我刚刚问过白院长和我师兄,他们说你恢复的非常好。明天就可以出来了。”墨心儿小手无意识地在玻璃阻隔物上轻扣,经视频传导过去,画面软萌可爱。

  温东旭笑意更浓了,“好。”他依然话语不多,但眼神愈发澄亮。

  “那个,医生不让我和你多说话。我马上就得走了。你要试着睡一会儿,如果疼就找大夫,知道吗?”

  温东旭用力合上眼睛点点头,表示听到。呵,这个一身戒备疏离有礼的妞儿,终于开始关心自己了。

  而在顶层走廊上,墨心儿遇到了温女王。正和一位阿姨提着一堆的东西出现在电梯口。

  “去看小旭了?”温大姐的直觉一向无敌。

  “嗯。”墨心儿点点头,然后看到温大姐眼里的激赏。

  “温,温大姐,”墨心儿还是喊得不太顺口,“您不过去看看温总?”

  “你不是刚看过?”温悦宁脸带笑意,“我晚些过去,不然一波又一波,怕打扰他休息。”

  医生也是这样建议的。看来温大姐在重要事情面前相对理智,不会完全以个人情感和意愿为先。

  来到病房,温悦宁一幅大家长的作派。食品、鲜花、衣物放哪里都指挥着阿姨妥妥地安置清楚。

  墨心儿有些无语。

  “温,温大姐,我师兄已给我带了衣物,真的不需要这些。”墨心儿礼貌地开口。

  “小墨,你看这几套应季服装既有设计感又舒适不拘束,我的设计理念就是要让职业女性在展现美的同时能够舒服、惬意。”温悦宁边说边一套套展现着自家设计的服装。

  确实美!有点商务范儿,正式场合或商务活动交流都可以穿。

  哪个女孩不喜欢美美的?墨心儿也被打动了心扉。可无功不受禄,她试探着问,“确实很美。那,多少钱?我转给您。”她诚恳地表示。

  “付钱?这可都是时装周的爆款,你想买还买不到呢?”温女王极为自豪。

  服装周爆款?墨心儿小嘴圆睁,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接话。

  “惊不惊喜?感不感动?”温大姐款款坐下,边欣赏着自己刚做好的指甲边徐徐道来,“不用你掏钱。如果实在过意不去,那你就以身抵债吧。”

满目飞花万点说
第一次写文,每天早起查看阅读增量已成为一种习惯。虽然增量不多,但很稳定。感谢大家能把休闲的时间放在读我的作品上。   关于与案件相关的情节就快出来了。   然后想解释一下关于我理解的“玄幻”:我的“玄幻”可能不会天马行空波澜诡谲。因之日常的专业训练,在我的意识中,所谓“玄幻”往往藏匿于现实当中。这并不割裂。比如从无交集的两个人隔空意识的连结等……太多未经科学验证的“真实”都在我的“玄幻”当中。而我期待能以一种方式去表达。   也期待能与大家一起交流。   晚安

入坑26米 以身抵债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