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29米 很想拥住

  面对温东旭的无理要求,墨心儿灵机一现,“旭哥,你等一下哈。”

  轻快地回到自己的病房,把师兄带给自己的一只佩奇小猪拿过来放到他的身边。“旭哥,你抱着它,手感好,还特别柔软。”

  温东旭连疼带气地拧眉,想自己一伟岸男人怀抱一只粉色佩奇小猪的画面,想想就够了!他头一歪,不接受也不说话,那神情有点像和大人置气的孩子。

  墨心儿人虽单纯但是不傻。恩要报,底线更要守。温东旭花名在外,这亲亲抱抱的于他可能只是伸手就来,于墨心儿来说,这可是男朋友才能有的专利。

  午餐是温悦宁差保姆送来的煲汤,家里孩子有点不舒服没有过来。特意嘱托让他俩都喝点,又加了几个清爽的小菜。温东旭这些天每天至少八瓶的点滴不停的注射根本不觉着饿。

  保姆给他盛汤他根本没胃口吃,保姆想扶他坐起来他也不同意,那别扭的样子看得墨心儿有一种“地主家的傻儿子忒任性”的感觉。

  好歹是温大姐的一片心,墨心儿坦然坐下喝汤、吃菜。温东旭看她吃得香甜,苦涩的嘴里好像也生出一点滋味。

  “扶我起来。”他冲着墨心儿说。

  摇摇头,墨心儿放下碗筷,在保姆的帮助下,摇起床,扶他仰坐起来。

  “这样坐着伤口疼不疼?”墨心儿问他。

  别扭地斜一眼墨心儿,也不回答她的问话,只示意要喝汤。

  很明显他不待见保姆,自己手又不能动,墨心儿便耐心地一勺一勺喂他。

  “喝的那么香我以为有多好喝。”温东旭嘟囔道。

  “少爷,您这些天口苦吃东西没味是正常的,过几天就好了。”保姆在旁边好心地提醒道。

  温东旭又朝小菜努努嘴,表示要尝一尝,墨心儿慢慢夹给他吃。不知不觉喝进小半碗汤,吃了两口菜,到觉得胃里好受了许多。

  直到宁然发来信息说已上电梯,温东旭才算放墨心儿回病房。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心儿,一会儿过来。”

  “哦。”墨心儿知道他现在的情绪状态不好,说话总有点小赌气,随口应了一声。叮嘱护士照顾好这里,匆匆离开。

  宁然是墨心儿初、高中、大学的同班、同届同学。两人一起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彼此从熟悉到欣赏,三观一致,性情相投,后来成为好朋友。大学宁然读政法,墨心儿读文学。两人选的专业看似毫无交集,但不影响两人的友谊不断深厚。

  “心儿,怎么瘦成这样儿?”宁然一看到她就拽着转了一圈,“看来萧师兄没有好好照顾你吧。出院去我家吧。我妈在家可以好好调养你。”宁然清楚墨心儿家里的情况。

  “不麻烦阿姨了,我基本上都好了。只是近期要住在医院里,主要是我们老总要做康复训练,工作上的事都得在医院处理呢。”墨心儿去其隐秘,大概将自己突遇坏人,温总为了救自己被歹徒伤得很厉害,现在刚脱离危险,需要一段时间做复康训练的事情大致说了下。于公于私,她都得陪在温东旭的身边。

  “唉,说起来人生事真的是难预料。”宁然老气横秋地说。

  “怎么呢?”墨心儿被她的语气逗笑了。

  “你说,当时我们这一批人多想进到煦旸呀?可就你成功了。可谁知道出了这摊子事。看来你们的工作有时候还挺危险的,和我们看到的岗位职责不完全一样嘛。”

  想想报到那天师兄和温东旭的对话,墨心儿想,何止不一样,是里外两层皮呀。“呵,是呀。我也想不到会这样。”

  “那你还会继续干吗?”宁然关心地问道。

  “我不知道。先熬过这阵子吧。看老板的身体情况,毕竟他救了我,我也不能甩手就走。以后……谁知道呢?”墨心儿这是实话。

  “咦,心儿,说起温老板你咋满腹心事的样了?你不会是被你们老板的英雄救美刺激的要以身相许了吧?”宁然最喜欢看言情小说了,那套路门儿清。

  “许你个头呀许!”墨心儿不客气地伸手点她的额头,“唉,你这一天满脑子都想些什么呀?”

  “想给我们家容貌、性格天下无双的心儿妹子找婆家呀?怎么样,我手里几个大帅哥,了解一下呗……”好闺蜜的私下交流永远都是八卦为先、毫无遮拦的。

  “咦,我记得某人一直将我们老总视为男神呢?怎么样,要不要近水楼台呀?姐现在可以帮你哟~”墨心儿腻歪着脸坏坏地看她。

  “好呀!”宁然来者不拒。她是那种有啥说啥的坦荡女孩,羞涩,有点吧。可是羞涩不当饭吃呀?温大帅哥,天下谁人不识君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这村没了这店呀,“走,去看看。”

  墨心儿潋滟的大眼充满笑谑地瞅着她,她很喜欢宁然的率性,“你这脸皮城墙般的厚,我们温大人可是很矜持呢,你别吓坏他。”

  “哟,这就护着他了?”宁然揶揄道。

  现在都晚上八点多了,她不确定温东旭有没有睡觉。略犹豫了下,告诉她明天带她过去。

  “切,德行!”宁然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晚上九点多,护士轻轻推门进来,“墨小姐,您休息了吗?”

  墨心儿正躺在床上望天。本想和宁然多聊聊这几个月的离别,但宁然很懂事,坚持以病人需要多休息为由把她推到床上,自己去陪护室歇着了,但实际上墨心儿的神经还处在见到好友的兴奋中。

  “有事?”

  “温先生那边现在疼得睡不着又拒绝打镇痛药。”护士有些为难地搓搓两手,“和他解释了现在用药的必要性,这是经过专家会诊的结果,可他,他的脾气好像不太好。”住在VIP病房的病人非富即贵,护士年纪轻轻,也不好什么事都麻烦院长亲自过问,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和你过去。”墨心儿果断掀起被子。

  推门处,看到整个病房灯光已被调暗,温东旭略向右侧倾斜躺在床上。一头有些长且凌乱的黑发,一双有些深且忧郁的眸子。

  “痛得睡不着?”墨心儿轻声问道。

  温东旭拧着眉紧闭着唇,显然在和疼痛做着抗争。看她近来爱搭不理。病痛中的人情绪极其微妙,盼着能有人陪,又想和陪着的人释放些情绪。

  墨心儿伸手轻轻在他额际按揉,“你今天还有最后一瓶镇痛安眠的药要打,不然你就算扛得过疼痛,但不能好好睡觉对身体的恢复会有影响呀。”

  “你怎么才过来?”温东旭疼得额际都出了汗,有些任性地怼她。

  墨心儿一愣,有点不好意。她答应过他要过来,她把这茬儿给忘了。

  “抱歉啊,我刚刚和同学聊天耽误了时间。”墨心儿陪着小心,“咱们先打上药好不好?”

  “那你陪我。”

  “好。”

  想了想,温东旭抬眼看她,“可是你不休息吗?”

  “没关系,我睡够了。”

  一旦抵抗意志松动,疼痛就变得更加的不可遏制,温东旭感觉到疼痛更加的难忍。“等我睡了你就回去休息吧。”他忍着疼痛说,那样子有点可怜。

  护士赶紧过来消毒、扎针。

  “嗯。你放心。等你睡得呼呼的,我再帮你调一调舒服的姿势,还给你掖被子,然后就离开。明天你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我。”墨心儿哄孩子般连比划带戏谑想逗他开心,语气极是温柔。温东旭半合着眼睛望着她,感觉她身上透出一股子比她的容貌还要美丽的东西,他很想去拥住,紧紧地拥住。

入坑29米 很想拥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