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30 米 小舅妈好!

  药效开始起作用了。

  望着眼前美到极致又孩子般纯净的笑脸,耳边除了她悦耳的声音仿佛还看到繁花无数……温东旭很想这样的时刻能永驻不息。

  他强睁着眼睛和药物所致的困倦感极力抗拒,身体的疼痛渐渐消散,身体放松下来。

  护士紧张又为难地看着已消耗掉至少二分之一的药液。这人的意志力/抗药性怎么这么强?换做常人早睡得不醒人世了。

  终于,温东旭还是沉沉地睡去。墨心儿悄声和护士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请她费心看护,打个呵欠回到自己的病房了。

  宁然已睡得四仰八叉了。

  而墨心儿却有些失眠的征兆。

  近来,生活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再不是她以为的岁月静好。师兄的特殊身份无形中给了她更多的担忧。这种担忧比之前以为师兄的长期在外作业不回家来得更甚。

  维护正义打击罪恶!生死攸关呀!

  师兄的情况爸妈知道吗?想来,他们应该是知道的。那爸妈在整个事件中又是什么角色?她不怨怼他们一直瞒着自己。她很清楚,这种隐瞒的背后有组织上的纪律要求,更有家人为自己考虑的成分。可,好乱呀!师兄突然对自己表白……还有温大姐的“催双模式”以及病中的温东旭对自己明显的依赖……

  突然间,墨心儿有了一种自己所面对的世界不是她所看到的那个样子的讶异。

  拿起手机想联系萧瑟。萧瑟刚到F国时已发来消息,让她一切放心,然后就没再联络了。考虑到师兄的工作性质想想又放下。

  她突然有一种领悟。成长,意味着许多事情不再是脱口而出的询问,不再是淋漓畅快的表达,很多时候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或担忧就直抒胸臆,成长意味着需要去忍受煎熬,去接受模糊不清的现状。

  对了,还有小灰灰……

  一夜辗转,早上护士例行查房时,墨心儿醒来,胡乱洗漱下就跑到护士站询问昨晚温东旭的监测指标。得知一切都很正常,放下心来。

  来到1910病房,看到温东旭还没有完全苏醒。吁了口气,轻轻走过来把窗帘打开,把花瓶里的花重新换水。然后坐在床边等着他醒过来。

  晨光一点点移动,差不多七点多,温悦宁一家三口和保姆推门而入。

  “温……大姐。”墨心儿赶紧站起打招呼。

  “哟,心儿也这么早。”温悦宁对一早看到墨心儿出现在弟弟的病房感到很是欣慰。

  墨心儿怕温东旭被吵醒,转头看他一眼,谁即发现他目光炯炯在看这边。

  “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温悦宁红唇轻启,语含珠玉。

  “小舅舅。”八九的男孩子,继承了父母的优质基因,帅气、软萌。

  “乖。”温东旭冲孩子点点头。

  “小舅妈。”男孩子很有礼貌地转头问候墨心儿。

  “……”墨心儿自闭了。

  温东旭轻咳了几声,眼带笑意,“过来。”他对小家伙说。

  “心儿,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林森,你就叫姐夫吧。这是我儿子林文。”

  墨心儿还没从自闭中挣脱出来,口齿有些木讷,不自然地冲他们点头问好。

  “那,那你们陪陪温总,我刚好有同学过来。我晚一些再过来。”低着头说完,墨心儿像有人撵着似的快速开门出去了。

  这边温悦宁摇头轻笑,“这是害羞了呀。”

  温东旭明显来了精神,“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来了?一会儿爸妈还要来呢。这事怎么能兜得住呢?这几天帮你瞒着辛苦死了。”

  林森拖过来一把椅子,温悦宁款款坐下。

  “和你说啊,昨天顺便和瑞丰通了个电话,目前公司日常工作开展顺利,你不用担心。但是家里这两位,你到时候可要好好安慰下。昨晚就闹着来,我硬生生给拦下了。我说好了,一会儿见势不好我们可就走人啊。”

  温东旭头疼。他有一个痴心不悔的老爹和一个爱哭爱唠叨的老妈。这二老一出现,他的清静日子又要玩完。

  “不过小旭,你也别太担心,一会儿到紧要关心,你把你有女朋友这事拿出来祭一祭肯定管用。”温悦宁无比欢快地支招。

  “小舅妈真漂亮。”八岁的林文真诚道,“我喜欢这个小舅妈。”

  “什么这个小舅妈?会不会说话呀?你难道之前还有别的小舅妈?”温悦宁纠正孩子的语病。

  温东旭一早还没开始挂吊瓶,右手还处在可自由活动中。伸手拍拍文硕的小脑壳,“今天表现很好,想要什么礼物?小舅舅给你买。”

  林文傲娇眼瞟爸妈一眼,“小舅舅,我最近特别喜欢一个漫威手伴,可是要一米多高,妈妈不给我买。”说完趴在温东旭耳边悄悄告诉他是什么。

  “没问题。小舅舅买给你。晚上回家就能收到。”

  耶!孩子得到了喜欢的礼物,给了小舅舅一个无比真诚的吻印在脸颊上。

  仓惶回到病房的墨心儿屁股还没坐定,那边刚洗漱完的宁然已走出卫浴室。“你这么早干嘛去了?”

  看墨心儿面色赧然,宁然一脸坏笑道,“不会是一早去看温大帅哥了吧?怎么,人家向你表白了,瞧你这害羞的劲儿。”

  “别瞎说。温大帅哥可是留着你来祸害呢,我可没这个福气。”这是真心话。墨心儿不擅于暧昧,往往来自温东旭的注视让她感到手足无措。

  还待要开口,房门被敲响,护士进来是不会敲门的,是温大姐。

  “心儿,过来吃饭吧。”温悦宁大方得体地招呼道,转眼又看到旁边的宁然,“哟,这是你说的同学是吗?一起过去吧。给你和小旭都煲了汤,还有几色小菜,味道比医院里的强些。”宁然是无所谓的,转头看墨心儿。

  “谢谢大姐。宁然刚才说想到楼下走走,我们就不过去了吧。”

  “吃完再走走不是更好?”温悦宁就是总有办法于笑谈中将事情定性。两个没啥太多人生经验的女生只好乖乖地来到1910。

  相互介绍后,温东旭面色依然不冷不热,给吃的就吃,给喝的就喝。待到看大家吃完喝完,开口对着大姐一家三口说,“吃完了?还不走?”

  这直男式的表达让人猝不及防。紧接着温东旭转头看向宁然,“还有你。”

  墨心儿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果然是那个行走于商、政两界运筹帷幄的温东旭吗?就这脾气和处事方式如何能保全自身的?

  随着“当当当”敲门声起,白烈伴着两位五十岁上下的男女走了进来。

满目飞花万点说
大约还有两三章的样子就要进入案件相关了。请大家耐心等待。   晚安

入坑30 米 小舅妈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