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35 米 咱们回家

  案件中,往往最表面的线索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线索。

  谁曾想到,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年龄、不同生活背景的近二十位女性,公历生日从一月到二月不等,看似毫无规律可言,但其中却隐含着另一种历法的共通性呢?

  正月十五日,元宵节。

  古人称“夜”为“宵”,正月为元月,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即为元宵。在汉文化圈影响的范围内是华人最为重视的传统节日之一。依据各民族、各地区习俗不同,节日间的庆祝方式也各具特色、丰富多彩。

  而在正月十五燃灯的习俗却与佛教东传有关。在这一天张灯为“燃灯供佛”,代表着佛家灯火遍布民间,佛光普照的寓意。而目前所抓获的罪犯中全部是宗教信徒,其中绝大部分为佛教信徒。

  “往生”与“元宵”都与佛教有关,内里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看似线索千丝万缕但又毫无头绪!

  所以说,现代办案对刑侦人员的要求及考验是前所未有的严峻,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都要兼顾。专业的刑侦技术对他们来说只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刑侦人员要有活到老学到老的进取之心,处处留心、处处思考。一个经验丰富的刑侦人员可以说是一个“杂家”,上晓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得通人情事故。很多优秀的现代化刑警在案件侦破中,面对高智慧、高科技犯罪往往更加容易追踪线索与之斗智斗勇。反到是这种看似简单、粗暴、线索不典型的案件,如果在最关键的两个环节,即现场勘查与案情综合分析上没有充分的线索,在犯罪动机又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案件调查往往会陷入僵局。

  好在国际刑警组织近三个月来对“国际神秘连环杀人案”的大量侦察工作不是全无收获。最起码,在世界范围内连端了几个黑帮及重大走私犯罪团伙,破获了几宗搁置多年的大型人口失踪案等。并且在现场勘察与线索的追踪上也还收获了一些其他的线索,如被害人亲属或朋友中有宗教信徒、被害者与施暴者同样面临着当下生活的窘迫等。

  几人在医院病房中将案件共通过了一遍,在医生几次严肃催促病人需要休息的情况下,大家决定“散伙”。

  目前所有案件进展依然统一由警局刘队直接负责并报告。萧瑟与温东旭要做的就是解决其难以解决的问题。具体点说就是坐镇协调,必要情况下直接参与调查。具体调查行动由警局负责,但如案件侦查过程中触及了一些关键、敏感的人、事或群体时,以及随时需要调用国际资源时,他俩需要各方面协调与干预,保证案件的顺利进行。如果必要还会亲自参与审讯。同时,萧瑟更是就案件中相对神秘的未知部分多方与各专家组交流,尤其是他的师父墨雨亭教授。

  “那我们就先走了。”萧瑟冲大家点点头,转头对墨心儿说,“收拾一下,咱们回家。”

  “哦。”墨心儿正合心意。

  “等等。”变化来得猝不及防。温东旭深幽的眸子看向墨心儿,“你不是说会一直陪着我?”语气中有不悦、有委屈,还有一丝的失落。

  老白内心叹息,手扶额头。看来老天是公平的,人无完人呀。商、政两界玩得转不代表在情感上也兜得住,这一幅被抛弃的怨男状呀……如果他的那些红粉知己看到一定会以为他们的梦中情人温大帅锅是被人调换了魂儿了吧。

  不待墨心儿回应,萧瑟看他道,“你不是都恢复了?”声音冷淡自持。

  温东旭突然后悔这么拼命地训练,为什么不让自己的恢复进度慢一些呢?此刻,他竟无言以对。

  “旭哥,我明天一早就会过来陪你训练。”墨心儿笑盈盈地看着他,比了一个努力的姿势,“加油!”

  “不行。”温东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好说晚上如果不和她聊会儿天就感觉一天过得不完整呢?

  “温东旭,心儿的工作是八小时工作制。”萧瑟在他面前晃一晃拳头,“你护着她受伤,我们欠你个大人情,会慢慢还。心儿这一个多月也都在忙前忙后照顾你,现在你恢复得很好,心儿也需要自己的空间。”

  说完朝着大家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不理会温东旭的抗议,轻拥着墨心儿朝门口走去。

  门刚关上,温东旭一拳砸向墙面,“咚”的一声,声响极大!吓得白烈一愣。这幅暴躁老哥的状态是白烈前所未见的。

  “东子,”老白看不过去了,觉得有必要安慰安慰这个小老弟,拍拍他的肩膀,“俗话说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莫强求。小墨这姑娘确实万里挑一,难得,难得,但也要看看她的意思。”

  话说得很委婉了,意思就是人家姑娘现在意味不明,你就别自己玩单恋了。

  在萧瑟出现在他们面前之前,温东旭认为两人近日相处的非常融洽,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曾想萧瑟的出现,一句“咱们回家”这死丫头连个招呼都不打,连问都不问他直接就答应了,置他于何地?难道这些天他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

  为了她,住院期间多少之前的红粉知己要来探视都被他严辞拒绝了。一幅今后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惹出了多少闺怨,这都是为了谁?

  冷凝着俊脸,温东旭语音坚定,“她的意思固然重要,但我绝不放弃!”

  老白只能摇头,“东子,身体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唉,看来这只近三十年不开花的老铁树是要开花了。只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只能是一物降一物呀!

  ……

  “所以……”回去的路上墨心儿转头看萧瑟,“师兄你让我继续留在医院也是因为提早知道了什么吗?”

  萧瑟肩膀背着自己出行惯用的双肩背包,正提起墨心儿的大拖箱拾阶而下,步履轻缓,没有半分负重的自觉,看上去男友力爆棚。旁边路过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也不是。那时刘队还没得出关于生日时间这个结果。我只是隐约在担心。”说罢抽出胳膊揽住她瘦小的肩头,“毕竟我的人力部署不见得会比温东旭身边的人手多。而且他不是每天都粘你粘得够呛?”最后这句问话有失萧大队长一贯的沉稳风度,透着酸涩。“所以,留在医院你是最安全的。”说罢低头看着墨心儿。

  原来如此。

  男人的行事风格果然与女人不同。目的直接而明确。

  假如有一天,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自己是否也能如师兄般将爱人托付于与自己有竞争关系的、比自己更有保护能力的人呢?

  墨心儿默了。

满目飞花万点说
唉,运动!运动!好辛苦!

入坑35 米 咱们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