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40 米 王助理,牛人也!

  “做我的女人吧,如何?”

  温东旭坐在椅子上,身体前倾,双手交握放于膝上。一双深邃而魅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蹲在自己身侧的墨心儿,神情端肃充满期待,仿佛在等待一个重大审判的人,因之这个审判或生或死。

  这个话题可以说是旧话重提。近两个月来,没事就被他挂在口头撩她,今天尤甚。换做平时,墨心儿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可当下,面对他从未有过的郑重,也或许是他几次不顾一切的救护,在心底某处被深深地打动……墨心儿坚定的内心有些松动了。

  转念想到了萧瑟。师兄那边她现在还没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这样,不好。

  看出她眼中的犹豫,温东旭松了一口气,心放到了肚子里。

  看来做他的女人这事已不再是她拒之心门不可撼动的事情了。

  他知道在感情上他比萧瑟晚了不止一步,但,他不会让步!

  一点点击溃“敌军”的防线是需要智慧、勇气与耐力的持久战。为了终生幸福大事,这一切都值得。温东旭已料到今天想得到墨心儿一个首肯是难之又难,作为一个习惯掌握全局者来说,如果不能马上成就大的目标,那么有效分解小目标是非常重要的。今天,他如果能得到来自墨心儿一点点的回应或肯定,就算成功。为此,他低头一笑,看似做出让步实则又提出一个新的建议:

  “心儿,我知道你现在有些顾虑,这很正常。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你可以好好想想。不为难自己,好吗?”看起来,温大帅哥那么的善解人意。

  墨心儿松了一口气。她很怕他在此事上拿出他惯常的咄咄逼人。那样,或许她就可以顺势推舟直接拒绝到底了。

  “那,我们聊聊这周末的活动。”给了一个安抚,温东旭马上趁热打铁。通常人在这种“别人好意建立关系而自己不能马上接受”的情况下,会产生一定的“心理愧疚”,在这种“心理愧疚”作用下,对方再提出另一个相对容易接受的请求,被请求方会以补偿的心态选择接受,墨心儿也不例外。

  “那,好吧。”墨心儿蹲的有点腿麻,慢慢站起来坐在病床上。

  床的高度比椅子的高度略高些,为此两人视线上终于可以接近平视了。温东旭淘气地坐在椅子上挪动两条大长腿划过来,轻轻握住她一只手放在掌间掂了掂,感觉好软好轻,目光满是笑意,语气少有的平和温顺。

  “那,一会儿自己抽空试试衣服。你喜欢哪一款我就选哪一款。嗯?”最后的“嗯”简直是九曲十八弯,肉麻得墨心儿一抖。

  “旭哥,我可以不穿礼服吗?作为工作人员,我想穿得简单点。”墨心儿想抽出被温暖包裹的手,试了试没成功。

  “有什么顾虑吗?”温东旭在一些生活习惯上还是对她颇有了解的。比如她爱吃酸甜口的食品,口味清淡,不喜欢熬夜,特别注意早餐的营养搭配和外出进门必须洗手等小细节。在衣着上,她倾向于清新风,简洁,自然,保守。“大姐为我们选的衣服很得体,不会太夸张更不会太暴露。”这是他能想到的她的顾虑。

  墨心儿笑着摇摇头,她只是不习惯欠别人太多的人情。私心里,除了自己的亲人,她希望与人的交往是平等、无负担的。

  “好,都依你。”温东旭一幅“以后啥都听你的”小媳妇表情逗得墨心儿忍不住一笑。

  温东旭心情极好。

  当着墨心儿的面给萧瑟发了信息简单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希望他能赶过来一起听听王瑞丰的“询问结果”。他断定,小杜行动与近期跟进的案子有关。

  结果不到三十分钟,萧瑟和刘队还有一位同行的办案人员来到医院。

  萧瑟快步过来两手放到墨心儿肩膀上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确定无碍,吐口气揉揉她的头顶,“没事吧?”声音低沉,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没事,师兄。你们怎么过来这么快?”

  “正好路过。”萧瑟简单回答。

  “路过?”墨心儿虽然路痴,但也知道刑侦大队和医院的方向是南辕北辙吧?但涉及到案件的进展她也不好多问。

  那边王瑞丰的办事效率极高。大体情况已审问出来。

  杜昇,26岁,新锐设计师。M国某艺术学院毕业。进驻到温悦宁的设计公司不到一个月,实习状态。

  最初杜昇强烈抗议他们私下审讯,拒绝配合,强调法制社会要求将他送交相关部门。王瑞丰对这种无谓的抵抗见多了。一不解释政策,因为他不能轻易暴露个人身份;二不动情入理的与杜昇打感情牌,因为老板就给了他两小时时间;三不做任何刑讯拷问,毕竟“明不正言不顺”,组织纪录是底线,不能打破。

  他只做两件事:一是将此事通报温悦宁,并通过温悦宁那边的人事了解他的具体工作情况。二是联系相关人员搜集他的个人所有信用信息和生活信息。最后反馈给杜昇几点内容:

  一是他银行信用卡还款信誉良好,是个生活中自律且讲究信用的人;

  二是近三个月来,他借助工作之便经常私下约会模特开房约炮,男女通吃。

  三是他经常浏览SE情网站并是某几个国外网站的长期会员;

  四是他父母是紧邻京都某一线城市的公职人员,平时严于律己,注重人品作风问题,各自负责比较重要的管理工作。

  五是杜昇有一个经父母介绍处了半年多的女朋友,也是公职人员,两人目前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

  “如果你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袭击墨小姐,我会把你的所有信息通报给你的家人和朋友。”王瑞丰一幅黑社会催债的嘴脸面对杜昇。恶人需要恶人磨呀。

  “你们伪造事实,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杜昇还在做最后的抵抗。

  “当然不能我说什么是什么。你的开房记录、国外SE情网站充值记录我们都是有证据的,需要我现在提供给你看吗?”王瑞丰气定神闲。

  杜昇眼中已露慌张,“那又能怎么样?现代人谁没有点自己的私生活?”语调已不稳定。

  “是的。婚前种种大家你情我愿,非常能理解。不过小杜,你父母的面子要往哪里放?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工作?你的女朋友也能接受你的做法吗?还有,”王瑞丰蹲到小杜面前,笑得憨直又客气,“你睡女人还拍照要挟勒索金钱怎么说?”

  “你有什么证据?!你污蔑人!”杜昇已彻底被激怒。

  “证据显示,目前除了你工作的正常收入,每月还有三笔费用从与你交往的几名模特处汇来。总额比你的实际收入还多,以维持你奢侈的日常开支。具体名字要对一下吗?”王瑞丰边翻看手机信息边叙述,语气一直保持在一个小学生背课文的状态,有点机械,不掺入感情。

  杜昇彻底慌了。他很清楚这些事,如果有心人查不难查出来,但这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可以为自己争取很多的机会去思考下一步如何做更加有利。可是王瑞丰摆弄手机后短短不到二十分钟就拿到了他过往的所有隐私信息,再查下去,他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

  人性最容易被击破的弱点就是“失去控制”及“被洞悉感”。一个自以为做得小心谨慎的事情,一旦被人毫无障碍地全部抖落出来,人的崩溃感可想而知。而击溃杜昇本身的不是他的丑事败露,而是他发现与对方抗衡实力悬殊过大,不在一个层面,一种无力感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经。

  王助理,牛人也!

满目飞花万点说
天好热!大家注意避暑。   谢谢你们的阅读。   晚安

入坑40 米 王助理,牛人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