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41 米 王助理的心理战

  杜昇颓废地斜坐在地板上。不知是天气炎热还是内心焦灼,额头的汗细细密密地冒了出来。

  墨心儿一直与萧瑟、温东旭等人坐在她的病房里,通过王瑞丰的手机视频同步1910病房的审讯情况。

  “说吧。”王瑞丰边说边慢悠悠地伸出自己的右手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胳膊脱臼不是大事,相信你能熬一阵子。不过如果局部软组织肿胀或者病变影响复位,那以后是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可能会经常复发。毕竟,你的手是要用来画设计图的。”

  想到刚才下巴复位时不舒服的感觉,杜昇眉头一蹙。他是一个出门需要上粉底化淡妆的男人,形象管理是时尚界人士的基本修为。

  “你的这点事也就这样了。再查,我们就从你父母着手,相信这么多年的管理工作,政绩捞了一些,把柄也没少留吧。不过你可能不会太在意。毕竟,这么多年,你们的关系一直很紧张。”王瑞丰淡淡的扫了杜昇一眼。连“再给你几分钟思考”的话都没说,直接告诉他,“那我继续查了。”低头开始摆弄手机。

  “等、等等!”杜昇双目紧闭,仿佛内心在经历着重大的煎熬。

  “你说吧。”王瑞丰动作轻缓,但毫不停留,“如果在我文字编辑完发送出去之前你先说出来,算你赢,我就放弃追查。”说罢继续低头摆弄他的手机。

  “我们是通过网络联系的。”杜昇快速开口。“我们有一个群,叫‘搬山大王’。群里的哥儿们大多都不认识,就是,就是通过我充值的那种网站被拉进群的。大家没事就交流些看片的心得,还会分享一些自己、自己录制的视频。”杜昇咽了口口水。

  自己录制的?是偷拍吧。不过,现在不是调查这些的时候。

  “说重点。”王瑞丰低头抬眉看他一眼,不急不徐,手下不停。

  “除了聊这些,群主老王爱收集古玩玉器,说是横山村经常会有村民在山里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经常去山里办点货,顺便给村民带一些日常用品用以交换。前段时间发生的横山村的案子,死的那几个人就是群里老王的哥儿们。”说到这里,杜昇明显犹豫了一下,嘴张了张又合上。闪烁不定的目光表示他话有未尽,但碍于某些顾虑不敢说。

  王瑞丰拿着手机走过来,让杜昇辨认他搜索到的几个“搬山大王”群。杜昇用手指确认了其中的一个。

  “继续吧。”王瑞丰语气平缓道。

  “没,没了。我,我就知道这些,全,全都说了。”杜昇像泄了气的皮球,颓废地坐在地板上。

  “你没有说完,你还有十五秒可以考虑,现在开始计时。”王瑞丰抬眼看他一眼。

  杜昇低头装死。

  “十四、十三……十、九……一”。王瑞丰手指灵活操作,毫不停顿。当数到一时,信息毫无犹豫地发送出去。

  杜昇无力地瘫坐一旁。

  “你的顾虑是什么?说出来听听。”小看了这个化淡妆的男人。王瑞丰闲闲地看着地上面色苍白的杜昇。

  “没,没有顾虑。我就知道这些。”杜昇面色灰败,有气无力。

  “好。你在质疑我的能力。那我们就坐等大约十分钟吧。你需要喝水吗?”王瑞丰突然客气地问他。

  “我,来一杯。”杜昇捉摸不透眼前这个男人。明明是在非法审问,有时又表现得很温和。

  王瑞丰递给他一杯冰水,“喝吧,凉快凉快你会清醒很多。”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那边一干人等镇定等候。墨心儿听到这件事与两月前发生的横山村命案有关,而自己又被牵扯其中,内心感受复杂,心砰砰直跳。

  萧瑟揽过她肩紧了紧,“不怕。”低头看她,小脸有些苍白。

  墨心儿点点头,头往她肩膀上偎了偎。

  温东旭有些看不过去了。直接起身坐到墨心儿身旁,递给她一杯水,冲她魅惑地眨眨眼。

  墨心儿无力地笑笑。

  自横山村事件后,虽然两月来除了社会报道引起人们关注了一阵子,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师兄与温东旭带回来的信息看似与此案有关,又不完全是此案的调查结果,错综复杂。但从那天几个歹徒不多的语言中感觉到,此事因自己而起,且并没有结束。

  那边王瑞丰已蹲在地上拿着手机比划着给杜昇看。

  “你上学时成绩一直平平,同学关系不好,初中毕业就开始铺垫走出国读预科的路子。当年你们全家存款不到三十万,房子还是单位分配的,呦,不错,一百三十平,住一家三口绰绰有余。当时的现状对于一个从无到有靠自己努力的双职工家庭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家镜了。但你出国读预科最起码要一百万起,短短不到一个月,你们家是怎么凑齐钱的?”

  杜昇的脸色已见灰白。

  “我们来看看当年你父母的银行财务往来记录。你看这里……”

  “够了!够了!!”杜昇几近嘶吼的声音平地响起,胸间呼吸像堵了块石头,沉重而阻滞。

  “这几年,你父母不光在当地,在京都也有自己的房产,都记在你名下。小伙子,条件不错哟,何苦走上这条犯罪的道路呢?你不是为钱。为的是什么?”

  杜昇双眼赤红,恶狠狠地瞪着王瑞丰。“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可以拿到这些信息?”

  “我是什么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我保证你告诉我全部,我停止调查。但是你没有做到,而我没有耐心了。你不说,我们还有别的途径可以查到。就这样。现在,我送你到警察局,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去那里吗?”

  “不!我不走!!”杜昇嘶吼道,“我全告诉你们,但你能做到不泄露他们的信息吗?”语气中已有请求的意味,但他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犹如溺水的人儿,明知道水面上乱抓不会救命,但出于本能也要抓几下。其实他与父母的关系一直很微妙。他们希望他走仕途,但他从小只喜欢五光十色的世界。

  “刚才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我数到一,你没有开口。调查是需要付出成本的,既然你不说,那我只能将调查结果交给有关部门捞回成本喽。”王瑞丰像在做商场谈判。

  “我说。我刚才有些头晕,真的。我说。你能为我父母保密吗?”杜昇真的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王瑞丰再次蹲到他身边,“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呀。”

  杜昇低头压抑的抽泣一声,悔不当初。

  看到防线全垮人至崩溃,王瑞丰又给其抛出了一点希望。

  “不过,我可以为你做的,就是让你的父母体面的退下来,其他的就看他们造化了。”

满目飞花万点说
今天结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嗯!   累得有些头晕。   谢谢你们的阅读。   早点休息,晚安

入坑41 米 王助理的心理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