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坑42 米 看来,我们是同行

  杜昇已彻底放弃抵抗,人萎靡地倒坐在地板上,低着头回忆事件的起源。

  自横山村女童剖尸命案报道后,杜昇所在的那个“搬山大王”群就炸开了锅!因为,现场被击毙的四个人还有草丛中一个狙击手都是群里平时玩得挺好的兄弟。

  兔死狐悲,大家不问缘由,只顾宣泄情绪,愤愤不平,嚷嚷着这世界的“残酷不公”以及要为兄弟们讨个说法。

  这时“老王”站出来,三言两语把这件事交待清楚了。舆情引导使大家更倾向于群情激愤!而老王抛出了一张现场激烈战斗的照片。照片中一个男人身后掩护着一个女人,面向着他们的“兄弟们”开火。因天色较暗、拍摄角度仓促,不是特别的清晰。但好在男人因有车灯和燃烧的火光映衬,较能清晰看出眉眼,熟悉的人基本可以断定就是常驻网络头条的温东旭温大帅哥。而女人一直被温东旭严严实实地挡在身边又长发蓬乱,面容看不清楚。但从那凹凸有致比例极好的玲珑身段上可以看出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这下群里更炸了!纷纷猜测两人的关系。也顾不得为兄弟们鸣不平了。这时,老王又站出来说,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当天不过是拜托几个铁瓷帮着进山收点山货,就那么倒霉遇到了女童剖尸案。兄弟几个当时不想惹事就绕着小道走,谁曾想都快走出命案现场了,据说走在后面的兄弟隐约听到一声女子尖叫,然后就有一群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方向摸得贼准。当时兄弟们联系老王问怎么办?老王建议摸回去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的?不会也是来山里抢生意的吧。几人趟着山路摸回去,看到就只一辆车停在那里,车灯亮着里边应该有人。兄弟几个气不过多走了这么多冤枉路还要再绕回来,就朝着车尾丢了个自制炸药解气,就是那种赶兔子吓野兽的杀伤力不是很强的火药。不曾想,车里的人就直接回击起来……一切变得不可收拾。

  “老王”义愤填膺地问,谁有兴趣把这个女的挖出来为兄弟报仇?大多数人沉默了。毕竟,来这个群里都是为着找乐子的,遇事摇旗呐喊者多冲锋陷阵者少。老王又开出诱人条件,挖出这个女人的兄弟可以给某个社交网站的终身会员。这时有人起哄架秧子道,挖到这个女的能不能让大家一起乐呵乐呵?老王马上同意,说可以玩个尽兴。

  视频那边,温东旭毫不避讳地爆了一句粗口,一拳打在铁柜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吓了墨心儿一跳,也掩去了她的尴尬和愤怒。毕竟,作为当事人,听到有人这样在背后歪歪自己,真恨不得上去扇他们几个耳光!而萧瑟目光阴沉得仿佛下一刻就会化身成为野兽或恶魔般,嘴角扯出一个冷森森的笑意。旁边的刘队和同来的办案人员相对平静,但看到他们的反应也是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然后你就接了这个任务?”王瑞丰依然一幅平静的状态继续问。

  “我本来没有想法,只是跟着看热闹。因为那时我已收到了现在公司的入职通知,还在群里晒了晒……”想到当时自己显摆入职通知的目的不过是想在群里炫耀未来他把的妹那可都是模特级别的。记得当时还有人抱他大腿,央求没事介绍几个玩玩。“群里没人真的回应老王。后来,是当天下午,老王直接私信我的。”他一口喝掉杯子里剩下的水,继续道,“老王说,我入职的公司就是温东旭亲大姐开的公司,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近他,顺便查出他身边的女人。只要我做到这个,他就会兑现在群里说的奖励。”

  “可是,他只是让你查,并没有让你直接采取行动吧?”王瑞丰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是,是没让我伤害她。”杜昇神色开始迷离,“实际上,我有两次机会跟我老板过来送饭见、见到过墨小姐。她,她真美!”说完他努力舔舔唇,目现贪婪,“从身材看我能断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她。我偷拍了照片传给老王了,老王感谢了我也兑现了他的承诺。今天我过来真的只是为了送衣服。我,我努力争取机会就是为了能多看墨小姐一眼。但她一直没有注意到我,还,她的拒绝让我非常生气。所有拒绝我的女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说到此处,杜昇的声线突然拔高,身体突然极不协调地抽搐了几下,面部表情瞬间扭曲又快速恢复正常,呼呼喘着粗气。

  王瑞丰转头朝视频镜头眨眨眼,考虑到当事人的反应他没有继续追问。很显然,放浪的个人生活以及过分的精神物质滥用使这个年轻人在认知上存在了偏差,在对异性的感觉上已开始往变态的方向发展。而依据他的个人经验,通过对杜昇微表情的观察,杜昇的话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可信性。

  “那,这个老王有没有给你继续安排工作?”王瑞丰抓住主线继续询问。

  “没有。”杜昇回答的很干脆。

  “接下来,你的一切工作照旧。等我们进一步的指示。明白吗?”

  杜昇连连点头,“好,好,我明白。”

  王瑞丰细心的为他整理一下歪斜的西装外套。

  “哦,对了。”杜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老王那天问我,今年的男装什么风格最拉风,他好像周末要去参加一个非常正式的颁奖活动。”

  “你有老王的联系方式或照片吗?”其实王瑞丰断定自己问也是白问。

  果然,杜昇摇头。他们都是网上联络,彼此都不认识。群里少有几个人会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公开来。就连杜昇在群里晒工作通知书也是将个人信息马赛克的。

  点点头,王瑞丰冲杜昇温和地笑,“就是这样,想到任何事情都要告诉我。”

  为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王瑞丰始终没有在杜昇面前与刘队等人见面。伸手扶起神情涣散的杜昇,亲手为其领带上别上了一枚时尚精美的领带夹。

  “戴好它,任何时候。直到我让你摘下来。”王瑞丰拍拍他刚复位的肩膀说。

  “这,这是什么?”近一天的折腾,让杜昇有些惊弓之鸟。

  “你知道的。别多问,戴好它就好。如果发现失去信号,你懂的。”王瑞丰依旧神色不改地冲他微笑。而他的微笑对杜昇来说一个隐形的不定时炸弹。

  在确认到杜昇今天的行为起初并没有预谋,纯粹是借送衣服找机会接近墨心儿的,因此并没有同伙的接应或进一步信息的接洽。为此,杜昇在这边耽搁的一天可以对外宣称是因为衣服的问题讨论了很久。而温悦宁那边的人事等涉及人员也做好了相关的交流。

  转回到1911墨心儿的病房,温东旭眸光冷肃,微偏着头环视病房一周道,“看来,老王是我们是同行。”

入坑42 米 看来,我们是同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