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疯了!

  “是,不过皇上又改了注意,押了回去……”那个男人指了指身后那长长的,押运的囚车满是秽物,烂菜叶,淤泥,石头。

  “砸死他,砸死他!”好多百姓不断向那囚车狂砸!车内那人紧闭双眼,满身鲜血,身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舅父!林欣雅猛地推开众人冲过去,可是,拥挤的人群混乱起来,有的要砸,有的却护着!

  “我砸的是奸臣,你打我做什么?”

  “他是我们的丞相,为我们做了多少事情?岂能容许你们这般羞辱?”

  “关你什么事?老子就要打,要不是他关了老子的赌场,老子怎么会活成今天这样?”那人继续拿着粪桶继续泼向囚车!

  护着囚车的那个百姓脸上肌肉狠狠跳动,撩起袖子将那人一顿胖揍!人群混乱不堪,斗殴,撕扯,互相打砸!

  她好不容易挤出人群,可是囚车已经走得很远,她站在大街上,看着舅父的落魄的身影,她暗暗咬牙。

  曾经,她央求他回皇朝,一他的才华,定能助她拿下整个天泽国!可是他却选择了站在她的对立面,隐姓埋名,每年都偷偷来看她。却给了她不存有过的关爱,父爱!

  舅父,若是你知道天泽国的肖雅琴是皇朝的嫡公主,你可还坐得住?

  “肖雅琴?”一个不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马车上缓缓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雍容华贵!

  “公主,小心地上的秽物。”她身边的侍女低声提醒着。

  霓裳公主拿着手绢捂着鼻子,看了一眼肖雅琴:“将她带回府中!看模样庸王府的人也都是废物而已!”

  这话很明白,霓裳公主想借着庸王府之手杀了肖雅琴?

  “我看谁敢?”林欣雅提高音量,目光灼灼,那些侍女突然害怕,不敢上前!

  霓裳公主微微蹙眉,这才细细打量着她,觉得那双眼睛太冷,那种眼神,她只在皇上眼中看过!难道肖雅琴被琼华和霸天打傻了,这次被庸王府的人给打聪明了?

  她扬起头对着众人说道:“我是肖雅琴,肖将军的小女儿,我爹临死前留了一封遗书,求皇上给我一个善终!因为他知道霓裳公主并不待见我,我心智不全也是受了外力所致!”

  霓裳公主一怔,遗书的事情,她根本没有上陈给皇上!肖雅琴怎么知道遗书上的内容?

  “你胡说什么?”

  她抬头看着霓裳公主,还有其他一脸茫然的众人,不用猜也知道,遗书中途被霓裳公主拦截了!

  “见过遗书的人不少,因为这封遗书是由关外皇朝以国书的形式送回来,途径每一个驿站,若是没有传达皇上耳边,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欺上瞒下,拦截了这份遗书!”这封遗书是她当年感念肖将军的功德,特意以国书的形式送回来,没想到尽然成了自己的救命符!

  霓裳公主身边的侍女见霓裳公主的脸色极其不好看,连忙上前说:“还不快带回去?被打傻了,胡言乱语起来了?”

  “公主,你可想好了,这件事情关于一个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英灵!知道此事的可不止是天泽国经手的官员,还包括皇朝的人!日后被皇上追问起来,你可想好对策?”林欣雅在提醒着她!

  霓裳公主的脸色极其不好看:“春杏,把她押回府中,等我回来再处置!”

  “是!”

  林欣雅嘴角微微勾起来,她相信很快会有很多将领闻风而来,追问遗书的事情,因为当年肖峰以一人的命救了他们,若不是看在他英勇无畏,视死如归,她也不会答应他帮他把遗书寄回来!

  被两个侍女拉扯着离开,经过墨子弦身边的时候,她停下脚步,没有抬眼特意看他,只是漫不经心地开口:“看我的热闹,倒不如想想看如何把热闹闹大!”

  墨子弦的眸光碎裂,她说话的神情和方式,那么像她!他胸膛那处隐隐作痛,沉寂的心再次跳起,她在暗示着他将此事闹大,传得满城风雨。

  看着她娇小的身子被那两个彪悍的侍女带走,他还是决定先去做这件事情!破落的院子,她被那两个侍女一把推了进去,她险些没站稳!

  “好好在这里呆着,等一会儿公主回来,有你好果子吃的!”那个侍女冷哼一声。

  “小姐,小姐,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一个泪眼婆娑的老婆婆冲了过来,满身淤青。

  林欣雅看着她,她是谁?是肖雅琴生前的谁?怎会穿得如此残破?她这一身的伤又是怎么回事?新的旧的,数不清。

  “小姐,疼吗?”她心疼不已,连忙在院子里打了一桶清水,熟练地为她脸上的血痕和手上的伤!

  她摇了摇头,其实很痛,但是对于她而言,不算什么!

  那老婆婆蹒跚着脚步痛哭不已:“都是我不好,没能护住小姐,这府里都是吃人的人。”

  “那个贱人在哪里?快给我找出来!”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那老婆婆可谓闻声色,脸色煞白,拉着林欣雅躲到院子里一个地洞里!

  “小姐,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都不可以出来,捂住耳朵,什么都不要听!”她慈爱地示意她握住耳朵,关上那草坪盖子。

  “刘婆婆,那个贱人在哪里?”那个声音很响亮。

  那个婆婆颤抖着声音哀求道:“不知道,大小姐,求您放过她吧,她什么都不是,如今脸都被毁了,就留她一条命吧!”

  肖琼华一脚踹开那个老婆婆:“本小姐本不想和她计较,可是春杏说她刚当街顶撞娘亲,大逆不道,我今日非打死她不可!让开!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大小姐,求您了,她已经不能再挨打了,那身子骨经不起!”刘婆婆哀求着,可是肖琼华根本不为所动。

  “给我打,将刘婆婆打死,我就不信她不出来!”肖琼华一声命令,她身后七八个侍女纷纷上前!

  拳打脚踢撕扯着,可是那个老婆婆就是不松口,连叫都没叫一下!

  “给我狠狠打,让那个贱人听到,敢跟我娘作对就是这样的下场!”肖琼华一跺脚,那些侍女又是掐又是抓,疼得刘婆婆昏了过去,却不敢发出一个字,怕惊动肖雅琴,她会傻乎乎出来挨打。

  “真是没用的老婆子,给我搜,我就不信那个贱人还能跑了!”肖琼华两手叉腰,踩了一脚昏迷不醒的刘婆婆!

  林欣雅静静看着这一切,原来这就是肖雅琴的生活,任人欺凌,可怜这个老婆婆,往死了护着她,她身上的伤都是这么来的吧?

  她推开草坪盖子,从地洞里爬了出来!

  肖琼华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贱人,还学会钻地了?难怪每次来都找不到你!看今天我怎么教训你!”

  肖琼华的巴掌还没有打过去,脖子已经被人狠狠掐住,惊恐地盯着林欣雅!她灵敏的反应和杀招,不需要内力也可以杀人于无形!

  “你!”肖琼华惊呼,却被她一把摔在地上!气急败坏的肖琼华哪里肯这么算了,仗着人多势众喊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这个贱人!”

  “打人很有意思吗?今日我来告诉你们,作恶是要付出代价的!”她折了一枝树枝,在手中轻轻一弹,迎着那群侍女便挥舞起来!

  侍女冲过来,只觉得四肢被什么打了一下,疼得不听使唤直接倒在地上!

  “啊……”

  “疼……”

  “啊……”

  纷纷打滚在地上,嗷嗷惨叫,可是四肢慢慢渗出献血,动弹不得,只有如同地狱里传来的哭喊声!

  “疼啊……救命啊……”

  “大小姐……”

  “救救我们……”

  “……”

  肖琼华脸色大变,看到这情形,她连爬带滚连忙跑开了:“疯了,那个贱人疯了……”

捏花一笑说
小仙女们,记得收藏哟…………么么哒……

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