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带你走

  林欣雅并不理会慌忙逃离的肖琼华,俯下身检查那个老婆婆,这虚弱的身体长期营养不良,还经常被虐待,身子骨却也因祸得福,比同龄人!

  院子里只有一个吓得尿裤子的侍女站在院门口不敢动弹半分,若是她刚才也向她们一样上前打她,应该也是这个模样。

  “把她抬到屋里去!”林欣雅冷眼看她一眼,她留着她可不是为了让她在那里发呆的!

  那个侍女颤抖着唇:“是……”

  背着瘦小的老婆婆进屋,屋里十分破旧,除了一张破烂的木板床,什么都没有!

  “去取银针过来!”她冷声命令!

  “是!”那个侍女像逃命一样准备跑。

  “若不回来,下次见到你,我废的就不是四肢那么简单!”林欣雅自然看得出那个侍女想要跑,可是她又能如何?如今的她虚弱到了极点,累到了极点!吓唬吓唬她,有时候言语比武力有用!

  果然,那个侍女脸色一白,捏着一把汗连忙去药房!不一会儿的功夫,取来银针,见肖雅琴拿了银针的手轻颤,而且神色疲惫不堪,身子摇摇欲坠,那侍女便起了歹意,在院子里找了一块砖头。

  感觉到身后的侍女有异样,她暗暗咬牙,在那砖头砸向她脑袋的时候,她手中的银针已经射出,直插那侍女的咽喉!

  那侍女眼中布满惊恐和后悔,本以为趁着她虚弱能下手,没想到……七窍流血,瞬间倒地!

  在老婆婆身上行了针,她已经精疲力竭,靠在冰冷的墙边,看着破旧的屋子,这就是她的新生!她的舅父还在牢狱之中,等着她去救!也许没有了牵绊,舅父会跟着她回皇朝,实现她天下再无战事的愿望!

  她轻笑一声,舅父的性子她很清楚,他不会同意的,天下安定前的血流成河,他不愿意看到,这也是他不愿意支持她的原因。

  “小姐……”刘婆婆醒来,连忙爬起来,浑身疼痛,却只顾着肖雅琴:“小姐,她们可有欺负你?有没有伤到?”

  她的心微微一颤,没想到肖雅琴这个身份还有一个贴心爱护她的弱者!似乎弱者也有强大的一刻,比那些口口声声喊打喊杀的莽夫强多了。

  “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苍天有眼,保佑我家小姐。”老婆婆谢天谢地地叩谢苍天有眼。

  林欣雅斜睨了她一眼,她从来不相信苍天有眼,若是苍天有眼,她的母后不该承受那么多痛苦,她不该被人毒残在母后腹中,她的舅父岂会受这无妄之灾?

  苍天,不过是最无情的!在这个世上,只有弱肉强食,在她的眼里,只有两种人!不是善人和恶人,而是强者和弱者!

  但是看着这个老婆婆,不知为何,她心里突然有了新的概念,善人和恶人!

  她闭目养神,淡淡道:“阿婆,帮我去查一下慕容玉书被关押在何处。”

  刘婆婆一怔,欣喜若狂:“小姐?你终于好了?小姐?”

  她幽幽抬眼,那刘婆婆立马下了床,开心地离开:“小姐好了,将军,你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

  她翻了一个白眼,她有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就这么走了?算了,她还是另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肖琼华会带人来找她麻烦!

  刘婆婆一出院子,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还有一个七窍流血的倒在门口,吓得腿软,连爬回来,可是房间里已经没有肖雅琴的身影。

  夜幕降临时,将军府祠堂里,点灯的仆人发现祠堂里的祭品似乎少了!

  “怎么少了一块桂花糕?”

  “这个也少了一块芙蓉糕。”

  “这边也少了一块糕点。”

  “这里的也少了一个苹果。”

  四个家仆都纷纷检查一遍,祭品都只是少了一块!

  “难道将军显灵了?”

  “算了算了,今夜不太平,没听说吗?今夜要处决慕容玉书。”

  “今天不是又拉回去了吗?怎么又要处决?”

  “估计是皇上故意羞辱慕容玉书,也许是故意试探安王是否真的重伤昏迷!也许是因为慕容玉书说的一句话,你怕了吗?”

  “啊?他还敢这么说?不等于找死吗?”

  “是啊,是啊,没看到公主一直没有回来吗?估计是去刑场了,要说恨,估计公主才是最恨慕容玉书的那个人!”

  突然一道闪电,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吓得四个家仆连忙缩成一团。

  “别说了别说了,看模样真是要出大事了!”

  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照亮屋内!一个女人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吓得那四个家仆瞧瞧抬头看房梁!

  一抹火红的身影,披头散发地坐在那里!

  “啊……鬼啊……”

  “鬼鬼鬼……”

  吓得那四个家仆屁滚尿流,她跳下房梁,一把揪起那个消息最灵通的人:“你说今夜皇上要行刑?”

  “是……是……是……听说……是皇上去天牢里看他,他质问皇上,怕了吗?皇上一怒之下又要砍他的头了!”吓得那个家仆的舌头都打结了!

  “带路!”林欣雅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他扑通便趴在地上,吃了一嘴土,连忙爬起来,惊恐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连忙带路!

  给鬼带路还是头一回,战战兢兢地在前方走。

  刑场早已经是人满为患,她看到刑场上跪着的人,已经四十了,却依旧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明明一身血痕,狼狈不堪,却难以折损他的气度和傲骨,正是白日见到的慕容玉书,她的舅父!

  她环视四周,那高高的城墙上,坐在龙椅上的男人,精瘦无比,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的脸色苍白,却有着一双很可怕的眼睛,容颜有些憔悴,可是眼中的妒火却难以消灭!

  而跪在他身边那个女人,满面泪痕,额头磕出血痕,却难以求得这个被妒火吞噬的男人的一丝善心和理智!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梁贵妃!

  “杀无赦!”皇上一挥手,那把大刀高高举起,即将落下,林欣雅手中的银针射向那把大刀,大刀被打落在地上,那个拿刀的大汉一怔,瞪向人群。

  “有人劫法场!快把逆贼拿下!”霓裳公主大喊站出来!

  林欣雅从人群中飞过,她一身红装,青丝垂落,在风中,稳步前行,却在慕容玉书面前跪下,满是伤痕的手轻轻伸向慕容玉书,轻颤的唇喊道:“舅父……”

  慕容玉书紧闭的眼眸猛地睁大,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她不是肖雅琴吗?她刚才叫他什么?可是这个眼神,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疑惑地唤一声:“雅儿?”

  林欣雅红唇微微扬起,眼泪却滚落了下来:“我带你走!”

我带你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