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果然做到了!

  林欣雅手中一根银针入闪电般射向他,那种疼痛瞬间消失,他长长舒了一口气,带一切平静下来时,他面目狰狞起来:“有点手段,贱人,把本世子折磨得人狗不如,看本世子怎么收拾你!”

  林欣雅不为所动,冷冷抬头,那一个眼神,楚世子那种不详的预感再次袭来,他倒是奸诈,立马变了脸,陪笑道:“开个玩笑,肖大小姐切勿生气!”

  林欣雅懒得跟他计较:“十五日后,你还会再来求我!而那时,可就不是一顿饭能解决的事情!若是心情不好,你只能自求多福!”

  果然,她留了后手,只能好十五日?楚世子的脸色大变,暗自庆幸刚才没有真的杀了她,要不然以后谁来治他?他立马哭了起来:“肖雅琴,不带你这么玩人的,我都认错了,不该觊觎你美色,可是你罚也罚了,怎么不肯放过我?”

  林欣雅冷笑不语,放过你?只怕你未必放过我,治恶人,我有的是办法调教!

  楚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大男人居然哇哇大哭起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后悔极了,不该去惹肖雅琴,可是后悔也改变不了事实!

  青儿无语白了他一眼:“没听到吗?小姐都说了,她若心情不好,你就死定了。”

  楚世子连忙爬起来,仿佛看到了希望,连忙收拾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问:“说,肖小姐想要办什么事?本世子绝对办得妥妥的!绝对不让你心烦!”

  她幽幽抬眼,看着楚世子许久,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倒是把楚世子看得心里发毛,不敢直视她的眼眸!

  “肖小姐?肖祖宗?您在听吗?”楚世子悄悄唤了几句!

  “每日十车粮食三车药材,送到安王府!”她最终开了口,有了小霸王这个称号,他办事至少比她办事要方便!

  楚世子心头一喜,可是接下来她的话让他瞬间高兴不起来!

  “我要来路干净,偷的抢的,只要一颗粮食上染了人命和怨气,你就不用来找我了!”

  楚世子连连扣头,心疼不已,不能抢不能偷,也就只能自掏腰包,只能买,他到底造的什么孽啊,心在滴血,可是嘴上却保证着:“保证办到,保证办到!”

  离开酒楼,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觉得这里的场景如此熟悉,她低眉看着自己的手,仿佛谁曾经牵着她的手来过这里看花灯!那个人是谁?她的头一阵阵剧痛,她不敢再去想!

  “小姐,您的脸色不是很好,要不我们先回府吧!”青儿有些担心她身体扛不住!

  她没有听青儿在说什么,目光微微一沉,看着疾驰而来的太监身上,他手持圣旨,到她面前立马下马。

  “肖雅琴,皇上有旨,宣你入宫!”

  她微微蹙眉,随着太监入宫,那阴气重重的宫墙压的人喘不过气,她不喜欢皇宫高高的宫墙,悠长的长廊,冰冷得很压抑!

  宽广的广场倒是让她微微有些舒心,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踏着那冰冷的青石台阶,一步一步往大殿走!

  皇上揉着额头斜坐在那高高的龙椅上,只是额头多了一缕白发,但是那双目光却锐利锋芒!

  “参见皇上!”她行礼,却没有一丝卑躬屈膝。

  “定国公府的家奴是你抓到的?”他深深看着殿下较小的人儿!她一身红妆,仿佛一团火焰,可以烧尽所有的仇恨和是非!

  “是!”她比谁都清楚,皇上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他不需要知道细节,只需要知道答案,所以,她不必多费口舌,他若真的想要护住定国公,她多费口舌也是徒劳,倒不如日后再给定国公补上一刀!

  “听闻你一曲童笛,便让五百士兵葬身在田园之上?”他的目光似乎想要看穿她!

  她抬起头,浅浅一笑,笑容满是冷意和讽刺:“所以呢?皇上是想要为那些准备屠杀你无辜子民的恶魂伸冤?”

  “放肆?”皇上突然暴怒!

  她眼里丝毫没有一丝惊恐:“你可知就在离你不到三十里的地方,他的家奴有恃无恐屠杀村里的百姓,割据活人的手足,欺凌妇孺,就连孩子都不能幸免!都说他们是皇上您的子民,我看,您连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如此残忍,谈什么爱名如子?不过如此!”

  皇上的脸青筋根根暴动,恨不得将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女子碎尸万段!

  “你以为朕不敢杀你?”

  “皇上还有何不敢?还有什么没有做过?是皇上让臣女去安王府,臣女为安王府收复失地,却遇到恶人行凶,皇上不问百姓死伤如何?不问如何安抚他们?不问其他地方是否还有这样的惨剧,不下令制止这一切,倒是质问臣女一曲童笛杀了五百士兵?”她冷冷直视着皇上!

  皇上的脸上怒气微消,但是边上一个老将军站出来跪下:“请皇上恕罪,肖雅琴的兴趣只怕是随了她的父亲,忠言逆耳,请皇上宽恕她!”

  “岳将军,她弄不好是慕容逆贼的人,岂能放过?”定国公指着林欣雅怒道!

  慕容逆贼?呵呵……林欣雅抬头看着那高高的屋檐,心中满是冷笑,舅父,你一心守护的国,他们便是这样对你的!

  “慕容逆贼?定国公,逆贼倒是指的是谁?逆?迕逆国法,私自侵占安王田产,屠杀天泽国子民?贼?烧杀抢掠,只怕一个贼字都难以形容!你觉得你有资格在这里评判谁是逆贼吗?”她斜睨了一眼这个满眼狡诈的老人!

  “你……伶牙俐齿!皇上,切勿听信这小丫头妖言惑众,那日您也看到了,慕容逆贼对梁贵妃不轨,他的狼子野心人尽皆知啊!这小丫头劫法场,如今又为慕容逆贼抱不平,她一定是慕容逆贼的余党,留不得呐!”定国公的话戳到了皇上的痛楚!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自己亲眼见到的,他居然急切地脱下自己的衣服,撕扯着木子的衣裙,他无法忘记!双眸渐渐赤红,眼中满是嫉妒和恨意!

  林欣雅微微蹙眉?嗜心蛊毒?她立马回想舅父手心的那条心,嗜心蛊?皇上眼中的赤红,隐隐看到一只手满是红丝,如同情丝缠绕!

  岳将军看到皇上盛怒不已,立马跪下求情:“皇上,此事必有蹊跷,请皇上明鉴,看在肖峰将军为国捐躯的份上,宽恕肖雅琴!”

  定国公却狡猾一笑,他的目光如同当时要杀慕容玉书一样,看来这个肖雅琴,必死无疑!

  “来人……”皇上正欲下令将她拖出去!

  “启禀皇上,梁贵妃找到了!”白冥一身金色的盔甲跨入大殿,他的目光冷冷,但是余光却扫了林欣雅一眼!

捏花一笑说
亲爱的仙女们,看完记得随手纳入您的书架中收藏,谢谢………………

他果然做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